當前位置:首頁 > 女神的近身護衛章節目錄 > 第八百三十四章 等她的林朝天!

第八百三十四章 等她的林朝天!

    丟下這句話,蕭正緩緩轉過身,面帶微笑的走向林畫音。…,

    而林畫音,亦是心平氣和的等待著他。就像等待自己征戰沙場的男人。冰冷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只要他開心,就算在場所有人都不開心,那又如何?

    她給了董壁君機會,一次又一次。只是對方不知道珍惜而已。

    蕭正抬起手臂,她亦很從容的挽住蕭正的手臂。就像他們一起走進生日宴現場那樣,一起走下了舞臺。

    “龍組兄弟,今晚對面金帝酒店一切開銷算我的。大家不醉不歸。”蕭正豪爽道。“誰敢掉鏈子,軍法處置!”

    “是!教官!”

    龍組戰士齊聲高呼。

    蔣青的美眸深處,卻彌漫著一絲黯然之色。

    他是如此的春風得意,財大氣粗。而她,又是如此的美麗動人,傾國傾城。他們走在一起,挽在一起,根本就是天生一對,地設一雙。羨煞旁人,也讓蔣青自慚形穢。

    直至此刻,她才看見蕭正口中所說的大領導,看見她絕世容顏,看見她驚人的家世。

    甚至,這個蕭正口中的大領導為了他,竟可以與家人決裂,為常人所不能為。這份堅定,這份膽魄,試問這世上有幾人可以做到?

    蔣青隨著身后的龍組戰士回應著,卻只覺得滿嘴苦澀,心情黯淡。

    而蕭正在經過她身畔時,卻是微微一笑,口吻輕柔的說道:“蔣大隊長,今晚辛苦你了。待會一定要多喝兩杯。”

    “一定!”蔣青利落的回答。

    是的。她今晚一定不會和蕭正客氣。一定會不醉不歸。

    越過龍組戰士,蕭正挽著林畫音,大步走向葉藏花和陸大山,臉上帶著感激之色,微笑道:“陸叔,老葉,麻煩你們了。”

    “叫老舅!”葉藏花站起身來,板著臉說道。

    蕭正莞爾一笑,說道:“叫什么都行。回頭來龍鳳樓喝兩杯,我親自敬你們。”

    “行了。”陸大山笑罵道。“跟我就別來這套了。有空來我家喝兩杯茶,比什么都實在。”

    蕭正點頭笑道:“一定。”

    說罷,蕭正轉過身來,領著林畫音,向在場所有名流富賈九十度鞠躬:“小子年輕不懂事,今晚如果有什么得罪之處,還請大家海涵。”

    蕭正鞠躬,林畫音也陪著她鞠躬。好一個夫唱婦隨。

    說完這句話,蕭正挽著林畫音,轉身,徐步走出了宴會廳。頗有幾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的灑脫。令人神往。

    商瑤瞇眼凝望著蕭正離去的背景,唇角忍不住勾起一個玩味的弧度。好一個蕭正,好一個要么悶不作聲,出手便如驚雷的蕭正。今晚之后,燕京還有誰敢瞧不起你?

    可與此同時,商瑤也深刻地知道,今晚之后,蕭正將與常逸山公然宣戰。而同樣,也打破了他和林朝天本原本還算理性的關系。

    打了老婆的臉,人稱林老妖的林朝天會善罷甘休?

    看起來,今晚蕭正一雪前恥,宣泄了心中積郁,卻也同樣拉開了歷史大帷幕,未來等待他的,也必然更為艱難。

    那么——他是否會更需要幫手呢?

    商瑤很期待。

    在場的無數名流,也很期待。

    今晚之后,蕭正和林朝天,會處于怎樣的局面?而林家的內部矛盾,又會升級到何種地步?

    往大了說,葉家會卷入這場風波嗎?陸大山呢?

    一個蕭正,卻牽一發而動全身,能做到這一步的年輕人,燕京除了他,哪還有第二個?

    生日宴還沒開始,就散了。

    沒人還有心思留下來吃這頓不痛不癢的晚餐。最精彩的大餐已經提前享用了。宴會主人也表情茫然又憤怒的離開了現場。這群看熱鬧的客人,又哪里還有留下來的必要?

    陰暗心理作祟,今晚這場好戲,看得在場絕大多數人暗爽不已。林老妖今晚這個臉,丟得夠大啊。

    第一夫人今晚這場人生巔峰的生日宴,也辦得真是驚天地泣鬼神啊。接下來的日子,她也許連家門都不會再出了吧?

    回家的房車上,董壁君雙手捧著一杯溫水,表情復雜而微妙。而在她的對面,卻坐著臉色依舊平靜的常逸山。

    這是在停車場時,常逸山主動提出的要求。送她回家。

    車內安靜極了。

    董壁君則是一口又一口的喝著溫水。她好像很渴,又看上去很不安。

    這一切,常逸山都盡收眼底。但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董壁君自己的選擇。誰也幫不了她。

    其實他和她都清楚,蕭正之所以容忍,是因為林畫音。而一旦林畫音不再忍,蕭正也勢必爆發。

    爆發的蕭正和林畫音,董壁君絕對不是對手。因為和他們斗,董壁君失去了最大的仰仗。林朝天。

    車很快就到了林家。屬于林朝天和董壁君的林家。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

    今晚,她比任何時候都恐懼回家。盡管她在外面受了委屈、欺辱。

    “要不要我陪你進去?”常逸山提問道。

    他看出了董壁君的緊張。這讓常逸山頗為不解。他唯一能給出的解釋,就是林朝天有一個外號:林老妖。

    一個人擁有這樣的外號,他的性格會有多古怪?多讓人揣摸不透?

    據常逸山所知,林朝天本該在開席之前抵達宴會現場。但最終,他選擇了不來。

    林朝天為什么不來?他是怎么想的?他又會怎么看待今晚這件事?

    就像所有和林朝天打交道的人都猜不出他的心思一樣。常逸山也不能例外。盡管他是如此的聰明、智慧。

    “不用。”董壁君輕輕搖頭。煞白的臉上分明還殘留有宴會上引發的慍怒。但更多的,卻是面臨家門的緊張與不安。

    她有一萬個理由向林朝天哭訴林畫音和蕭正的罪行。但同樣,她仍然有一萬個理由害怕林朝天今晚的反應。

    直至今晚,董壁君才發現其實自己和所有人一樣,對這個同床共枕二十余載的丈夫,竟然一點也不了解。

    她走下車,穿過別墅前的院落,而后推開門,走進了客廳。

    因為林朝天今晚沒有去宴會現場,那么,這個時間他最有可能在的地方,就是二樓的書房。

    董壁君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掐著,就連最普通的呼吸,也十分艱難。但某些事情,她一定要面對。尤其是她的身份,是林朝天的妻子。現任妻子。

    咯吱。

    她推開了二樓的書房。

    林朝天,正在書房等她。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