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神的近身護衛章節目錄 > 第一千兩百八十三章 最毒婦人心!

第一千兩百八十三章 最毒婦人心!

    凌籟內親王進屋之后,正在吃點心的蔣青放下了筷子,然后很自然的起身。
  
      這是對凌籟內親王的一種尊敬。同時,也是代表她自身的修養。
  
      但反觀蕭正,卻只是悠閑的喝著茶,完全沒有起身的意思。微微抬手,笑道:“親王殿下請坐。”
  
      凌籟內親王也沒客氣,款款落在了蕭正的對面。
  
      因為人數訂好了,算上商瑤也才四個。所以蕭正也沒闊氣的整張大桌子,也方便聊天。
  
      落座后,凌籟內親王左右看了一眼,贊美道:“這龍鳳樓的格調真高。”
  
      “湊合吧。”蕭正暗忖:廢話,大部分基調和擺置,都是老林親自拍板,能不高嗎?
  
      凌籟內親王一出現,蔣青就遠不像剛才那么自然。也許是關心這次談判的成敗,又或許是被凌籟內親王的強大氣場震住了。她只是眼觀鼻鼻觀心的坐在椅子上,偶爾喝上一口茶。全程沒有言語。
  
      蕭正也不急著切入正題。只是緩緩問道:“親王殿下,是商小姐聯系你,還是你聯系的商小姐?”
  
      這是一次試探,蕭正也希望更完善的掌控全局。
  
      凌籟內親王能和龔部長打對壘而完全不落下風,她又怎么會無端端把底牌亮給蕭正?
  
      “我和商小姐本就是老同學。這次來燕京,一直沒機會和她吃頓飯。這次也算是沾了蕭先生的光。”凌籟內親王不僅不回答,甚至沒有打太極。而是直接把話題引到了商瑤和她的同學關系上。
  
      “老同學?”蕭正微微蹙眉,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兒了。
  
      這大概是商經天的安排吧?
  
      其目的,也是為了打入日本皇室?
  
      商經天為什么要把手伸那么遠?
  
      很簡單。商經天曾是獵狐亞洲區負責人。與伊藤打交道的地方肯定不少。而伊藤本身就有皇室背景,所以商經天才做出這樣的安排。可謂是未雨綢繆,老謀深算啊。
  
      頓了頓,蕭正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親王殿下,我想問您一個問題。”
  
      凌籟內親王聞言,輕笑點頭:“請說。”
  
      “您這一身忍術,據我觀察或許還在康央之上。”蕭正微微瞇起眸子,唇角卻溢出一抹笑容。“我相信,你身后一定有高手指點,對嗎?”
  
      凌籟內親王并不否認,頷道:“的確如此。”
  
      “而且。并非日本三大主流派系。”蕭正一字一頓的說道。“不論是伊賀流、服部、或者百地,他們的忍術風格,和親王殿下的手法相差甚遠。”
  
      凌籟內親王微微吃驚,抬眸看了蕭正一眼:“想不到蕭先生對我們日本忍術流派如此了解。真是令人驚訝。”
  
      “親王殿下,如果您有心查過我的資料。應該很清楚我以前干過什么。”蕭正微微一笑,并不隱瞞自己的過去。
  
      又或者說——以他現在打交道的那些大人物,只要他們愿意,完全可以查出自己的底細。畢竟,自己做的那些事兒,在普通人看來或許很不可思議,很神秘。但在凌籟內親王這些人眼里,卻很普通,很正常。
  
      唯一不同的是——蕭正做的很好,很優秀。
  
      凌籟內親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似在沉思什么。可沒等她開口,蕭正繼續說道:“名古屋花間派。”頓了頓,蕭正微笑道。“親王殿下,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素來從容自若的凌籟內親王見蕭正這般說,登時雙眸一亮,唇角溢出古怪的笑容:“蕭先生竟然聽說過花間派?”
  
      “數百年前,花間派一枝獨秀。把伊賀流這些在現在看來的傳統流派壓得死死的。”蕭正笑瞇瞇的說道。“結果好景不長,花間派如曇花一現,于一個風平浪靜的夜晚,所有高手一夜之間暴斃。從此煙消云散,沒了蹤影。”
  
      頓了頓,蕭正直勾勾的盯著凌籟內親王:“親王殿下,如果我猜得沒錯,在背后指點您的,就是花間派高手?”
  
      蔣青聽得懵懵懂懂。但瞧著凌籟內親王的臉色,卻是在談判桌上從未出現的。
  
      可以斷定,蕭正一下子就拿住了凌籟內親王的命脈。讓她吃了一個大虧。
  
      這份功力,恐怕連龔部長也未必擁有吧?
  
      心中微微興奮,認定蕭正今天肯定能談判成功。
  
      凌籟內親王放下茶杯,短暫的震驚之后,她恢復了平靜:“蕭先生見識過人,令人欽佩。”
  
      這種回答,基本認可了蕭正所說的真實性。
  
      蕭正卻沒有任何意外,只是繼續說道:“親王殿下,既然您身后有花間派高手指點。而且能把您提高到今日之實力。想必那位高手的實力,也絕非——”
  
      “蕭先生。”凌籟內親王恢復了從容之色。莞爾笑道。“您是好奇為什么我身后明明有花間派支持,還反復邀請您出手,對嗎?”
  
      蕭正不置可否的盯著凌籟內親王。
  
      他當然好奇。
  
      以凌籟內親王的實力,若說她背后的花間派高手沒達到絕世強者的境界,打死他也不信。
  
      只有足夠強大的強者,才能在短時間內培養出強者。而且,這還得看被培養者的天賦和潛力。
  
      比如白無雙,空有一身被龍手熏陶出來的絕世強者氣質。實力卻還差了一截。
  
      這就是名師有了,欠缺天賦的典型。
  
      “蕭先生說的沒錯。在我年幼時,的確得到一位花間派強者的指點。而對方開出的條件,是希望我幫她復辟花間派的輝煌。”凌籟內親王微笑道。
  
      “然后呢?”蕭正追問道。
  
      “然后她死了。”凌籟內親王言簡意賅道。
  
      “嗯?”蕭正眉頭深鎖,不明所以。
  
      “花間派根基已散。不可能死灰復燃。”凌籟內親王緩緩說道。“再加上,她始終留有一手,十八之后,我在忍道上的境界止步不前。幾次協商無果,我只能用強硬的手段逼她教我。”
  
      逼迫一個絕世強者教她?
  
      怎么逼?
  
      怎么教?
  
      蕭正腦海中浮現無數種可能性。但無一例外,都很危險。
  
      可凌籟做到了。
  
      不僅做到了。還殺了對方。
  
      而她為什么留百地三井到現在?因為百地一派雖然式微,卻仍有利用價值。
  
      真是最毒婦人心啊!
  
      ~~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