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神的近身護衛章節目錄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凌籟陛下!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凌籟陛下!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凌籟陛下!
  
  聽胡一山的潛臺詞,他似乎想把唐青山之死爆出來。『可*樂*言*情*首*發()』『言*情*首*發』』天』籟小說w.⒉3t但又怕惹火燒身,被林朝天瘋狂打壓。所以找來蕭正商量一下。
  
  當然,這所謂的商量,無非就是一次試探。他想確認唐青山之死,究竟和林老妖是否有關。可除了林老妖,又會是誰要殺唐青山呢?
  
  忽地。
  
  胡一山的余光從蕭正臉上滑過。心頭咯噔一聲。
  
  難道是他?
  
  可蕭正又有什么理由殺唐青山?
  
  盡管他有這個能力,但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胡一山深信蕭正不是那么魯莽之人。沒有足夠的理由,輕易不會動手。
  
  那么——
  
  胡一山忽然雙眼放光,寒聲說道:“我知道是誰了!”
  
  “誰?”蕭正目光微微閃動。身上泛起一抹寒意。
  
  “董壁君!”胡一山咬牙道。“一定是她!”
  
  “看來胡哥你也知道董阿姨為什么要殺唐青山?”蕭正瞇起雙眸,死死盯著胡一山。
  
  胡一山聞言,卻是一愣。
  
  他能感受到從蕭正身上釋放出來的濃郁寒意。心下微亂之下,搖頭說道:“你我都知道,唐青山應該和董壁君有什么約定。<>甚至抓住了董壁君的把柄。”
  
  這番話,分明是在洗脫自己的嫌疑。
  
  “董壁君有足夠的理由殺人滅口。”胡一山咬牙道。“對!一定是這樣!”
  
  蕭正笑了笑,反問道:“所以呢?胡哥打算怎么辦?”
  
  “我能怎么辦?”胡一山吐出一口濃煙,意味深長的說道。“這是他們之間的私事,和我無關。我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把巨峰網絡帶回巔峰。其他的事兒,我不關心,也沒有興趣。”
  
  “這才對嘛。”蕭正笑了笑,緩緩說道。“個人恩怨哪里比得上集團利益?唐青山行差踏錯,結果誤了性命。有這個前車之鑒,胡哥可別重蹈覆轍啊。”
  
  這話聽起來是勸說,可胡一山哪里聽不出來——這根本就是威脅!
  
  以他蕭正絕對的武力值為底氣,進行最露骨的威脅!
  
  蕭正雖未明說,但胡一山不是傻子,從蕭正身上流露出來的寒意,包括他那分明有暗示性的話語,均是讓胡一山心頭一顫。
  
  董壁君要殺人滅口?
  
  那么董壁君又哪來的能力去殺唐青山?
  
  除非——是蕭正替她殺人!
  
  如果是這樣,那就好解釋為什么唐青山被砍掉腦袋了。手無縛雞之力的董壁君可沒這個刀法!
  
  心念至此,胡一山再看向蕭正那堆滿笑容的臉龐。便不由自主的頭皮麻,心跳如雷。
  
  談話結束,蕭正臨行前深深看了胡一山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眼中那若隱若現的淺笑,卻是令胡一山渾身抖。
  
  他要干什么?
  
  他知道董壁君被唐青山陷害,有自己參與么?
  
  如若不然,為什么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樣?
  
  胡一山手心滲出冷汗,他很清楚以蕭正的恐怖武力值。要殺自己無非是手起刀落。盡管會有一定的后遺癥,但若是真惹怒了蕭正,對方未必不敢下手。
  
  離開胡一山的會所。蕭正緩緩行駛在馬路上,扭開音響聽著舒緩的音樂。心情異常紛亂。
  
  隨著他一步步走向巔峰,身邊的人與事總是以措不及防的度變得物是人非。令他來不及生出感慨,已被命運之手推向全新的人生軌道。
  
  葉世官被阿四荒誕捅死。
  
  趙四爺‘一顆紅心’,卻根本得不到政府方面的重視。最終,也慘死于蕭正刀下。
  
  顏登奎、常逸山、冬藏,包括遠在海外的天雄太子,以及蕭正第一個斬于刀下的侯賽因,以及其師傅索羅斯…
  
  這一個個人物如同珠子,串起了蕭正驚心動魄卻又令人向往的人生。
  
  現如今,就連林氏二號人物唐青山,也慘死于蕭正刀下。
  
  下一個,又會是誰?
  
  蕭正腳下的這條路,又會走向何方?何時,才能終結?
  
  何時,才是終點?
  
  蕭正心情莫名沉重,卻又隱隱充滿期待。<>
  
  他已經在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雖然疲累,可沿途風景也并不令人失望。他不可能后退,也沒有退路。不論是使命還是責任,又或者是無數強敵林立,早已封鎖了他所有退路。
  
  這條路,蕭正會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除非有一天,他像常逸山、冬藏、唐青山這些大人物一樣,被敵人碾壓致死。否則,他一步不退。
  
  叮叮叮。
  
  車載電話突然響起,驚醒了沉思中的蕭正。
  
  看了眼來電顯示,竟是許久沒有聯系的凌籟內親王。蕭正微微一笑,接通了電話。
  
  記憶中,凌籟內親王于上周繼任天皇,造成全球轟動。也創下了日本數百年以男性為主導的天皇鐵律。被譽為推古二世。
  
  “天皇陛下…”蕭正充滿善意的笑道。
  
  “蕭先生,您怎么也拿我打趣。”凌籟內親王——或許,應該稱呼其為凌籟天皇更為合適。要知道,很多執掌大權的人物是很忌諱稱呼的。一個不小心,就會招來殺身之禍。
  
  “這可不是打趣。”蕭正笑道。“陛下威名遠播,早已世界矚目。我就算與陛下有些舊交,卻也不敢唐突。”
  
  凌籟陛下輕嘆一聲,柔聲說道:“我本來想與蕭先生說說心事。卻不想…”
  
  “陛下有什么心事?”蕭正好奇問道。
  
  “我明晚將抵達華夏,卻不想住在華夏官方指定的酒店。不知道蕭先生有沒有更好的安排…”凌籟陛下惹人遐想的說道。
  
  這種要求換做其他人,只怕會第一時間為凌籟陛下分憂。畢竟,凌籟陛下此番訪華,可不再像以往那么隱蔽。而是昭告天下,帶著政治任務前來的。能接待凌籟陛下,對自身影響力也是一次大大的提高。
  
  可蕭正一聽,卻頓感頭疼。只覺得這是個天大的燙手山芋。忙不迭婉拒道:“陛下安全要緊,還是下榻官方指定酒店吧。”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陣,頗為遺憾道:“這樣一來,我只能向林小姐說聲抱歉了。”
  
  “嗯?”蕭正有點回不過神來。
  
  “我已經向華夏方面提出要求,希望蕭先生能在我訪華期間全程陪同。”凌籟陛下口吻中帶著一絲促狹。
  
  蕭正頭疼道:“我很忙啊…”
  
  “忙到連招待日本天皇的時間都沒有嗎?”凌籟陛下莞爾笑道。“這一次,我可是為華夏民族帶來了一個好消息。甚至在歷史上來說,都是足以銘記的時刻。”
  
  ~~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