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極品帝王章節目錄 > 第39章以心換心

第39章以心換心

    柳玄遠離開,三人繼續吃飯,不過慕容夢菲心中早已換亂,面對美味佳肴行同嚼蠟,食不知味。

    記憶中,常常是燕國晉國使者北上,獻上金銀美女求和,部落卻沒有外派使者南下過,更沒有把公主嫁給外族的先例,今天,部落竟派來使者,不是態度強硬要求林楓釋放自己,賠罪,反而準備商談她與林楓婚事,她不由得心驚,難道部落真的遇到麻煩?

    她不相信,死也不相信,抬頭起,偷偷瞄向林楓,卻看見他正笑瞇瞇的吃飯,眼神不經意從自己身上掃過。

    心中大駭,又不服又難以置信:“狗皇帝,你少糊弄我,讓若我戎族使者來黑旗關,你敢讓我去看看部落使者嗎?”

    “也好,讓你見見也無妨,好讓你死心塌地留在朕身邊!”林楓賊賊發笑,卻被旁邊皇后白了眼。

    慕容夢菲沒有久留,立刻起身離開了。

    飯后,林楓陪著皇后,把半年來在蒼巖山練兵之事,燕國朝堂問題,及他接下來準備做的事情,毫無保留告訴了皇后。皇后沉默,表示永遠支持林楓,隨即林楓嘴角仿佛抹了蜜糖,甜言蜜語哄著皇后開心,絕不辜負皇后情義,皇后倒也通情達理,嘟著櫻桃小口,含情脈脈靠在林楓懷里。

    難的有空閑,兩人溫存了整個上午,午飯時,慕容夢菲沒有顯身。陪皇后吃過午飯,皇后便推著林楓離開了,言明戰事為重,此刻,不適合談情說愛!

    林楓戀戀不舍離開,想到皇后的寬容賢淑,舔了舔嘴角,余香猶存。

    去了書房,展開地圖時,慕容夢菲竟主動前來,面色蒼白,神情毫無生機,仿佛落敗的公雞,與早飯前嬌蠻,不可一世的樣子,有天壤之別。

    也不怪慕容夢菲失落,一直來,在她心中部落騎兵絕非燕國能阻擋。但與部落使者見面后,她才了解到,半年來,草原上發生旱災,部落與匈奴多次爭奪草場,水源失敗,十五萬精騎被殺,王庭以北土地喪失,牛羊馬匹,糧食少得可憐,已不足部落度過冬天,為搶到糧食,在整頓王庭后,父汗決意冒險帶兵攻燕,為族人爭取一線生機。

    可惜連日來,黑旗關防御太強,族人在黑旗關損失慘重,近乎十萬精騎喪生。慶幸,大將軍令狐藏奇襲晉國紫荊關,獲得充足的過冬糧食。然而,大雪不期而至,返回王庭之路艱難。

    為保存部落有生力量,部落各首領全部決定和談,否則,若與燕軍耗下去,部落損失慘重不說,來年夏天,面對匈奴人兵鋒時,必是滅頂之災。

    使者告訴她,大汗很疼愛她,但為部落生存,又必須犧牲她,希望她能說服燕國皇上,雙方盡可能達成停戰協議,確保部落在大雪完全封山前,安全退后王庭。

    了解族人處境后,慕容夢菲心中非常沉重,復雜,部落情況竟這般糟糕,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送在使者后,她急忙來找林楓,可想起兩人關系,她又不曉的怎么開口。

    連日來,她多次諷刺奚落林楓,譏諷燕軍不堪一擊,現在族人進退兩難,讓她向林楓示弱屈服,無論怎樣也做不到,可想起部落處境,她又-------。無奈,在林楓走進書房,她唯有硬著頭皮,快速跟了進去。

    慕容夢菲走進來時,林楓坐在榻上,目光正專注,看著面前地圖,似乎正在思考問題。抬頭看了眼慕容夢菲,林楓沒有說話,又繼續盯著地圖。

    對林楓來說,慕容夢菲是個俘虜,他可以隨意處置,任意踐踏和糟蹋她的尊嚴與與身體。

    林楓卻沒有這么做,對方是個美女,他對美女沒有抵抗力,留著慕容夢菲,便希望對方能主動臣服,倘若不能主動臣服,也要慢慢征服。今天戎族使者出現,似乎是個良好的開端。

    “狗皇----”慕容夢菲傻傻站在旁邊,看林楓不搭理自己,心中生怒,氣呼呼嬌呵。但想到部落遭遇,父汗囑咐,又緩了口氣,忍氣吞聲的道:“臣妾拜見皇上!”言畢,行了叩拜之禮。

    “哦,公主不必客氣。”林楓抬起頭,笑瞇瞇看了眼,又低頭盯著地圖,表現的滿不在乎。他曉得對方此行,肯定有求于他,可慕容夢菲不主動提出,他也絕對不會率先開口。

    慕容夢菲見林楓不搭理自己,很想負氣離開,可理智告訴她必須忍,不然狗皇帝不知道有什么壞心思。

    在沒有了解部落情況前,慕容夢菲始終覺的,燕軍擋不住部落精騎鋒芒,十萬精騎喪生黑旗關下后,讓她清楚意識到,她小瞧了燕軍,更小瞧了林楓。這狗皇帝,狡詐多端,從來沒有安過好心思,又用兵如神,一旦決定與族人死戰到底,目前狀況對族人非常不利。

    大雪快要封山了,返王庭之路艱難,若林楓步步緊逼,可能會把族人逼近死胡同,未必能走出茫茫荒原。

    想到這里,慕容夢菲深色變得堅毅起來,仿佛心中做出巨大決定:“皇上,若你放過臣妾族人,臣妾答應留下來,終生為奴為婢,絕無怨言!”

    “公主啊,你乃金枝玉葉,千金之軀,這樣的奴婢,朕無福享受。當然了,你留下來,朕非常高興,不過,現實問題你也逃不掉呀。”林楓盯著慕容夢菲,心中大爽,俘虜對方至今,還是首次看到慕容夢菲這般無力。“況且,朕制定了攻擊計劃,豈能輕易改變,血債需要血償,朕貪戀美色,可大事大非問題,朕也分的很清楚。”

    “你-----”受到奚落,慕容夢菲面色蒼白,怒沖沖指著林楓。

    “呵呵,公主若留下來服侍朕,朕欣然接受。”林楓搖了搖頭,又道:“你不是不曉得,我對你的心思,何必把我看作十惡不赦之徒呢?對,我俘虜了你,可我對你做過丁點壞事嗎,倒是你,狗皇帝,狗皇帝的叫,太不把我當回事了吧!”

    接二連三被惡心,調戲,慕容夢菲心中把林楓殺了幾千次,在心中告訴自己,狗皇帝不會有什么好方法,一定在窺視自己美貌和身體。

    可連日來,燕軍在族人連番攻擊下,黑旗關不但未曾失手,反而在狗皇帝調兵遣將下,戰斗力越發強悍,再沒有懼意和屈服之象,倒是族人出現了潰敗。她心中有千百個不甘,卻又忍不住想了解狗皇帝到底有什么法子。

    銀牙貝齒幾乎咬成了粉渣,詛咒了林楓幾萬次,慕容夢菲忍氣吞聲,告訴自己穩住忍耐,得到狗皇帝部署,部落興許會有救,自己犧牲色相又怎么樣?

    然而,聽到林楓的話,她心中又覺的別扭,這家伙喜歡自己,也不是沒有可能,至少在造酒制鹽期間,兩人相處的很愉快,林楓對自己雖不像趙紫煙那般無微不至,卻也呵護有佳。

    況且,那日,自己盛怒之下,甩了林楓一巴掌,他似乎也沒有和自己計較。

    “你喜歡我?騙鬼呢吧,在宮里,你心思全在紫煙身上,來到黑旗關,又對皇后呵護備至,眼里哪有我?”

    “嘖嘖,我能說,你這是在吃醋么?”林楓也不逼她,沒有生氣,又坐在軟榻上,申請端正,目不轉睛看著孤獨無助的慕容夢菲,心中有些自責,自己是不是太無恥了,竟欺負女孩子。“每次我有話與好好說,你總想著我迫害你,還沒開口,你把我不曉的罵了多少回,也就是我,擱在其他人身上,早讓你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了。”

    一直被盯著,慕容夢菲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仔細想象,林楓說的話,似乎也沒錯,每次兩人見面,自己總帶著有色眼鏡。

    倒是趙紫煙,沉默寡言的,卻不知不覺中,與林楓相處的極好,說兩人如膠似漆都不為過。

    “若能放過我的族人,我向你道歉,滿足你全部要求。”

    慕容夢菲心思單純,關心族人著急,林楓卻不溫不火,思想一番爭斗,慕容夢菲這么說,意味她首次向自己臣服,拋去所有的高貴與嬌蠻,選擇向他低頭。

    不管公主心中怎么罵,瞧著堂堂公主在自己面前服軟,林楓非常高興,享受著征服的樂趣。神色微微緩和:“我對你出于真心,就像對嫣兒一樣,你這樣,讓我覺的在交易。”

    慕容夢菲神情羞澀,矜持,心中含怒,恨不得活撕了狗皇帝,在她看來,林楓不是和顏悅色和她交談,倒是在赤果果凌辱她,故意打擊她自尊。

    想她堂堂戎族公主,身份地位顯赫,在草原上無人敢輕視自己,沒想到林楓卻讓她主動投懷送抱,像歌姬一樣,出賣色相討好對方。

    慕容夢菲自尊心,深深被打擊了。

    林楓見她面色不悅,猶豫躊躇,故意起身甩袖準備離開,“我不強人所難,公主不喜歡,我也不計較,如此,朕先走了。”說著,作勢朝外走。

    慕容夢菲心中,對林楓有兩種印象,時而卑鄙,邪惡,無恥,時而聰明,狡詐,無論怎樣,她都覺的林楓非善類,不是英雄,不像昏君,更像鐵血梟雄。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