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破廟有神仙章節目錄 > 第四十六章 小孩子什么的最討厭了!

第四十六章 小孩子什么的最討厭了!

要不然有著神靈護持,疏導,鎮壓,絕對不會出現這等情況。
  
  因此,唐長生心中越發不安,干脆請張半成派人把小珠送回了廟前村去,這才算是了解了一點心事。
  
  當夜,唐長生在清竹居擺下了一桌酒宴,也不動手,就那么瞑目而坐。
  
  卻是在半夜時分,就聽到兩聲輕笑:“你這法師是不是打算請我們喝酒?”
  
  “好沒羞!師父說了,男人請女人喝酒都是不懷好意……”
  
  卻是見著竹林前面輕霧之中,跳出了兩個小少女來,都是宜喜宜嗔的俏臉,透著天真不譜世事的純真。
  
  卻偏偏都裝著一副老成模樣,對唐長生指指點點。只是那眼珠子咕嚕嚕的直向肥雞,鮮魚上亂轉,不時吞咽口水,顯然是饞嘴的狠了。
  
  唐長生一笑,輕輕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就那么自斟自飲起來。
  
  不一刻,兩個小少女就已經受不得了,越靠越近。
  
  “請坐!”唐長生微微一施禮。
  
  兩個小少女頓時又像是受驚的兔子一般一閃就回到了竹林里去,只是卻不肯走遠,眼巴巴的看著一桌酒菜,口水簡直就要把太平洋給淹沒……
  
  唐長生看得有趣,笑道:“你們兩個放心,我不是壞人。我只是有事情想要請教你們兩位……”
  
  “師父說,說自己不是壞人的家伙,肯定都是壞人!”歲數小點蘿莉少女頓時說道。
  
  “好吧,好吧。狗咬呂洞……呃,我我本將心照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啊……
  
  既然你們兩個不肯過來,那我就一個人吃了啊!可惜這么多菜,我一個人當真吃不完啊……”
  
  唐長生裝模作樣的開始撕扯肥雞,再不和這兩個多疑的小東西斗口。
  
  反正以兩個小狐貍這么饞嘴的模樣,肯定是受不得誘惑的。
  
  果然,過不得多久,這兩個小狐貍卻果然忍受不得了,再一次的一步步挪了過來。
  
  唐長生也不去理會她們,這兩個小狐貍終于忍不住了,飛快的坐了下來,和唐長生搶食起來:“好香……”
  
  卻見著這兩個小狐貍也不動手,只是拿著鼻子去嗅,就露出滿足的神情來。
  
  唐長生頓時一笑,卻是早有預料。妖怪化形成人,卻是何等困難?
  
  這兩個小狐貍雖然說是有點本事,但是若說能夠化形成人,唐長生第一個是不信的。
  
  因此,變化為這兩個小少女,那定然都是神魂出竅變化所致。
  
  剛才見她們現身出來,更是身邊隱約帶著一層霧氣,就越發相信自己判斷……
  
  兩個小狐貍大約是很少有著機會嘗試人間煙火,因此一個個雖然不說吃的滿嘴流油,卻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一刻,就個個已經撐得肚圓,躺在椅子上哼哼唧唧。
  
  那個歲數大一點的姐姐,卻更是貪杯,一連喝了好幾杯酒。此刻神魂都已經醉酒,露出滿臉紅暈的傻笑來……
  
  這個時候,唐長生想要抓住她們,那簡直就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只是,就像唐長生所說,他和這兩個小狐貍無冤無仇,再加上人家背后也有厲害靠山,他自然不會起這種壞心眼。
  
  再說,這兩個小狐貍的修為比自家預想之中的還要高些。
  
  若是自己,神魂如果已經散亂沉醉成這般模樣,定然是已經撐不下來了,神魂早已經崩散回到識海靈臺之中。
  
  這也是說明,這兩個小東西看起來雖然有些不靠譜,但是修為卻絕對不弱!
  
  起碼遠遠在他唐長生法師之上!
  
  一想到此處,唐長生就格外郁悶。在自家世界,自己那般修行已經可以說是最頂尖的了。
  
  但是在這方世界,隨便什么東西都要比自己厲害。讓唐長生差點都想玻璃心的逃回自家世界稱王稱霸去……
  
  心中轉著這些有的沒有的念頭,于是就笑了起來,說道:“你們兩個現在吃飽了?”
  
  “肚子撐住了……好痛苦……”
  
  唐長生就問:“兩位小姐,敢問一下你們來到這蘇胥附近是做什么來的了?”
  
  吃了唐長生一頓酒菜,盡管唐長生也是借花獻佛……但是兩個小狐貍頓時都對唐長生的戒備減輕了不少。
  
  “師父說,蘇胥城這邊有著熱鬧好看。我們偷偷跑出來看……”
  
  “呀,姐姐,你說漏嘴了。我們不是偷跑出來的……”
  
  “我們就是偷跑出來的!”那位姐姐這個時候大約真個喝醉,卻是不服氣,叫嚷起來。
  
  妹妹惶然起來:“姐姐……你自己說的,不能說出去。你是不是喝醉了?”
  
  “我沒醉,一點點酒哪里能把我給喝醉了?”姐姐不服氣的叫嚷著,忽然之間身形就是一個恍惚,消失在空氣之中。
  
  卻是神魂再堅持不住,消散回身體之中去了。
  
  “姐姐……”妹妹嚇了一大跳,再看看唐長生,露出怯怯的表情來,想來是一個,見到唐長生害怕,忽然哇的一聲哭了開來。
  
  唐長生頓時覺著一頭黑線,叫道:“你哭什么哭,還不去找你姐姐去!”
  
  這小狐貍終于反應過來,又見著唐長生好像也不是壞人的感覺。一邊抽噎著抹著眼淚,一邊飛快的沒入清竹居附近的竹林之中去了。
  
  “這就什么事啊……所以說小孩子就真最討厭了。事情沒問出來,反而嚇哭了一個,本法師難道長的很兇么?”
  
  唐長生十分不滿,有些抑郁。
  
  原本還以為能夠從這兩個小狐貍空中問出什么情報來呢……難道真的是兩個離家出走的小狐貍?
  
  心中想著郁悶難言,只是覺著眼前的迷霧重重……
  
  非是他不夠聰明,看不穿局勢……而只是現在他所處的身份地位太低,看得到的東西太少,能夠得到的情報不足罷了。
  
  到底辛成英師兄讓他混入這蘇胥城,陸元真師叔又陪著他費力演這么一出戲到底是為了讓他做些什么呢?
  
  唐長生一時間心事重重,越是想不透的東西越是讓人心中疑慮……若是能夠從兩個小狐貍口中套出一點情報,弄清楚現在蘇胥局勢的話,說不定唐長生還有著判斷。(未完待續。)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