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來我是富二代章節目錄 > 第609章 這破椅子值個屁錢!

第609章 這破椅子值個屁錢!

這無論如何都是一件非常震驚的事情。
  
  怨不得這幾本書里《承運》會是有如此大濃郁的靈氣。
  
  這本書可以說是傾注了這個男子后半輩子的心血吧,這本書里面,寧小凡沒有閱讀過,但是光看名字,以及那字跡的行字風格,他似乎感受到了作者內心的憤怒,不甘。
  
  寧小凡更好奇的是,這個人后來他去了哪個地方,難道是寫完這本書以后,就去自殺了嗎!
  
  寧小凡不敢想象,但是感覺一切都有可能。來的時候,這屋子上的鎖是正常鎖的姿態,也就是說這個男子最后是有意離去的。
  
  也許他是自殺了,也許他是去了別的地方,也許是他又有了其他的想法。
  
  寧小凡感覺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個男子經歷的事情足以讓這個世界都震撼。
  
  也是如此,這本書對于當時的時代是具有多么大的參考價值,可想而知。
  
  “怎么樣?”獨龍看寧小凡翻著那本書好久,不由得說道,在它看來這不過就是一本破書而已,如果這本書也能作為寶貝的話,那這屋子里可就真沒啥了。
  
  寧小凡本來是想說這本書價值最高的,但是對于獨龍這樣的人來說,這樣的書籍落入到他的手中,還不如永遠的封存在這個屋子里。
  
  他并不會在意這個書里講了什么,有多少的價值,他只會想到的是,這本書能夠價值多少錢。
  
  能給他獨龍帶來多少收益。
  
  寧小凡微微一笑道:“這幾本書其實并不怎么值錢,也不過就是值錢古代人寫的日記而已,真正值錢的是這個座椅和椅子。雖然它們的材質不是金絲楠木那種珍貴的木材,但是它們也是經歷了歲月很久,而且還能做如此的穩固,它們應該是價值一些錢的。”
  
  “寧小凡,你他媽在搞我?就這破桌子椅子值個屁錢?這些一看就是用普通的木材做的,別說幾百年,就算上千年,它們的價值也不會貴到哪去。你是不是照不出來寶貝,估計虎我玩呢!你知不知道唬我的后果?”獨龍憤怒的道。
  
  寧小凡感覺很可笑,這個b就是想讓自己在這個一貧如洗的屋子里給他找出來一個巨大的寶貝,比如說什么紅龍玉啊這些能夠一下賣到幾個億的,這尼瑪就離譜!
  
  要是這個屋子本身就占據著一種很高的歷史地位也行,比如是什么皇帝的居所之類的,那用的東西肯定都是上好的,現在這個屋子不過就是普通的男子搭建起來的,你還想要它里面有一個多么好的寶貝,這不是雞蛋里挑石頭么。
  
  “這個屋子,你也看到了,統共就這么多的東西,我說這個屋子里這桌子和椅子最值錢,顯然就是相對比較,是比較其他那些不值錢的,它們還勉強算是值點兒錢,那你說讓我怎么辦,我總不能在這里給你挖個鉆石出來吧。不過我倒是建議你,這個屋子沒必要破壞,你不就是想要看我的鑒寶能力嗎,這很簡單,如果再有玉石盤會我幫你試試運氣不就行了。這屋子本身就是一個非常的普通搭建出來的屋子,我認為沒有必要在這上面大費周章。”
  
  聽到寧小凡可以在玉石盤會上幫助自己,獨龍心里不由得高興起來,其實他也知道這個屋子再平常不過了,他主要就是想檢測一下寧小凡的真實實力。
  
  不得不說,寧小凡這番話,他還是聽的進去的。
  
  他笑道:“你就這么有自信?不過聽你的語氣看來,只要有玉石盤會,你就能給我開出一些寶貝來是這樣么?”
  
  “不瞞你,這個事情我無法保證,我能保證的是就是利用我曾經的一些相關玉石之類的知識,盡可能的幫你找出好的玉石,至于其他,我保證不了,我也是個人,只是一個普通人。”寧小凡道。
  
  “哈哈哈……普通人,好一個普通人,我就喜歡你這樣有自知之明的。行了,這次我就勉強相信你,不過我也希望你能夠記得,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想清楚,畢竟你的朋友已經飲用了女神之淚,至于能夠出什么狀況,我可是沒法給你保證的,只希望你能夠心里想明白一些,如果把我得罪了,我不會讓你好過,更會讓你朋友如同被一萬個螞蟻酌心得那種難受。當然,如果你好好的跟著我的話,我也不會虧待你的,讓你榮華富貴,這幾個字,我獨龍還是做出來的。當然,你的小命,我自然也會先保存下來,不會讓你立刻就死去的。哈哈哈……”
  
  獨龍囂張的笑著,甚至是有些瘋狂。
  
  寧小凡心里非常的憤怒看著眼前的獨龍,但是他也無可奈何,畢竟現在自己就是獨龍的傀儡,以及孟杰,他也被淪陷了,想要逃出去,就必須要等金蟬子了!
  
  最后獨龍算是聽了寧小凡的話,并沒有拿走這個屋子的任何東西,而是直接就帶著他們離開了,臨走之際,還把屋子原來的鎖又上上去了,雖然已經壞了,但是基本上野人完整無損的保存了下來。
  
  寧小凡轉頭看著這個屋子,心里不由得有些感慨和惋惜,他沒機會看那本《承運》了,也不知道那個作者到底去了哪里,能做的,就是祝福吧,希望那個三品官爵的男子的結果不會那么的慘。
  
  現在的寧小凡已經不想什么瓊靈株了,畢竟命比那些什么破植物更為重要。
  
  而且現在金蟬子也出不來,寧小凡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其實他挺擔心一件事情,那就是金蟬子因昨天亂墳崗的陰氣實在是太過于嚴重,搞得他魂飛魄散了,如果是這樣,那么寧小凡感覺這輩子基本上就真的栽在了這個獨龍手里了。
  
  “我還沒有問你,你來靈山的目的是什么,聽常夫人說,你是要采摘什么植物?”獨龍單單的看著他。
  
  寧小凡微微一笑:“是,我是要采摘植物,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也采摘不成了。”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