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尚書大人易折腰章節目錄 > 第650章:收拾

第650章:收拾

園子里,衡哥趁著母親在那看書,便偷偷跑了出來,湛哥不放心弟弟一個人,也跟了出來。
  
  衡哥到沒有去旁的地方,而是拿著彈弓跑到園子里來打鳥,湛哥在一旁陪著,哪知道才玩了一會兒,亮哥就跑了過來。
  
  亮哥一副浪蕩公子的作派,揚著下巴看著衡哥,“表哥,他是誰?”
  
  他問湛哥。
  
  湛哥看他一眼,沒有作聲。
  
  更不擔心衡哥的身份會暴露。
  
  衡哥早就被母親交代了不要對外說自己的身份,所以衡哥順是誰時,他也打量著亮哥,然后轉身繼續打鳥。
  
  亮哥卻邁著小步子攔在衡哥的身前,“把它給我。”
  
  他指著衡哥手里的彈弓。
  
  衡哥不為所動,亮哥看了就伸手上前去搶,湛哥不等攔著,就見衡哥突然一個抬腳,對著亮哥就踹了過去,亮哥當場就坐在了地上。
  
  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陪著亮哥出來的是小舒氏身邊的婆子,忙將亮哥抱了起來,“小公子,咱們回去吧。”
  
  又對湛哥點點頭,畢竟能在小舒氏身邊服侍的,都是親信,主子怎么安排的心里都明白。
  
  何況同樣是表少爺,可是真比較起來,誰都會喜歡嘴甜又懂事的孩子,而不是像亮哥這種紈绔子弟。
  
  亮哥一直哭,嘴里還嚷嚷著要打衡哥的板子,衡哥卻不怕,哼了哼,扯著湛哥跑開了。
  
  衡哥也知道惹事了,沒有在園子里再貪玩,拉著哥哥回到了母親的身邊,一邊委屈的告狀說被欺負了。
  
  謝元娘從湛哥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經過,謝元娘點點衡哥的頭,“明明是你踹了別人,還說別人欺負你,以后不許說謊話,聽到了沒有?”
  
  衡哥吐吐舌頭,“他要搶我的東西。”
  
  “亮哥小,你們要讓著他。”謝元娘其實也不贊同亮哥的做法,白府怎么把孩子教養成這樣。
  
  湛哥持重,“娘,亮哥那邊我怕他亂說,我還是去外祖母那邊看看,跟姑母道歉。”
  
  湛哥雖不直說,也算是將衡哥做的錯事攬在了自己的身上,亮哥是孩子,他縱然說是別的孩子踢的,那么湛哥咬死了沒有別的孩子,硯姐相信湛哥也不會相信任性的亮哥。
  
  謝元娘摟湛哥在懷里,才松開,“委屈你了。”
  
  湛哥紅著臉搖頭,“我是做兄長的,理應站在弟弟的身前。”
  
  衡哥卻不愿讓兄長去低頭,“不許去,大哥沒有錯,錯的是我。”
  
  “乖。”湛哥拍拍衡哥的頭,“在這里等大哥。”
  
  衡哥眼圈紅了,拉著湛哥不放他走,回頭看著母親,“娘,我沒有錯,哥哥也沒有錯,是他的錯,我們不要道歉。”
  
  “傻瓜,眼前的低頭,是為了以后的安寧,姑母最是寵著亮哥,現在還不知道怎么惱呢。”湛哥勸著衡哥,“我是做哥哥的,你做錯了,該由我去承擔。”
  
  “是我的錯,我去認錯。”衡哥底氣不足,似做了很大的掙扎,“娘,我為什么不能見人?”
  
  謝元娘頓了頓,“很快就能見人了。”
  
  湛哥也不想母親傷心,“要是讓人知道你娘在這里,你就要被搶走,乖。”
  
  衡哥緊抿著唇不說話。
  
  湛哥怕再耽誤下去,衡哥心里更難受,這才大步的轉身走了。
  
  衡哥撲到了母親的懷里,“娘。”
  
  謝元娘心里也不好受,輕輕拍著懷里的衡哥,“是娘不好,讓你受委屈了。”
  
  “娘,是我的錯。”衡哥聽到母親這么說,立馬認錯,“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
  
  “喲,我們衡哥錯了?”兒子貼心,謝元娘的心一軟,調笑著。
  
  “以后我聽話,再也不任性了。”衡哥知道母親心里不好受,那么一定是他錯了。
  
  是他惹母親傷心了。
  
  謝元娘拍著他的頭,“我們衡哥是個懂事的孩子,已經很聽話了。日后有人再欺負你,就學母親教你那樣踹人。”
  
  衡哥呵呵的笑了。
  
  正院那邊,硯姐見到兒子哭著回來,眉頭擰了擰,再聽到是被一個小男孩踹了,目光尋問的看向一旁的婆子。
  
  小舒氏立馬就想到了衡哥,“和你表哥吵架了?你表哥從小就在學院里呆著,你們也好久沒見了,你表哥無怨無悔的怎么會動手打你?”
  
  婆子心領神會,立馬道,“亮少爺要搶湛少爺的東西。”
  
  小舒氏眼簾一垂,“原來是這樣。”
  
  硯姐原還想說湛哥怎么能動手打人,現在一聽是亮哥先搶東西的,到不好埋怨了,“你這孩子,怎么能搶你表哥的東西。”
  
  “我沒搶他的...”
  
  小舒氏打斷亮哥的狡辯,“是啊,想要什么不能好好和你表哥商量,還動起手要搶了。”
  
  硯姐的臉色一變,便聽母親又道,“咱們這樣大世家出來的孩子,可不能壞了規矩,更要好好管教,不然日后失了品性,也讓人笑話。”
  
  “母親,是我平時疏于管教,這孩子平時就我婆婆帶著,嬌寵了些,若不是這次,我還不知道他這般沒有規矩。”硯姐面上掛不住。
  
  小舒氏也點到為止,“好了,現在發現還不晚,好好管教,若是日后再發現這樣,那可就不好了。”
  
  硯姐應下,在看還在哭的亮哥,心里也煩,便是午飯也沒有在這里用,又坐了會兒,便帶著亮哥走了。
  
  小舒氏看到人走了,這才搖搖頭,叫了婆子問了事情的經過,聽了之后,臉色就更不好看了,“什么她婆婆寵壞了亮哥,我看就是她將孩子寵壞了。”
  
  “老爺子這輩子身邊養過兩個孩子,一個是大姑奶奶,一個是硯姐,結果到是好,兩個孩子都讓他養偏了。”
  
  小舒氏想到這些就心煩,這才起身要往后院去,哪想到湛哥來了,小舒氏笑著將湛哥摟在懷里。
  
  “是過來看亮哥的?”
  
  湛哥點頭,“我怕姑母那邊不高興。”
  
  “亮哥要搶別人的東西,衡哥踹他也是他應得的,外祖母已經將人打發走了,這件事就過去了。”小舒氏年歲大了,也抱不動湛哥,最后只能拉著他的手往后院去。
  
  頂點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