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九天問心錄章節目錄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此去金烏族

第六百二十九章 此去金烏族

    “一切都聽姐姐的!”胡妍說道。她不知道自己的姐姐,知曉慕飲霜欲取金烏族的太陽金藤,她早就有相助之心。太陽金藤被取,金烏族必然瘋狂發怒,到時候勢必會牽連天狐部,提前出去,為的只是找一條出路。
  
      交代許多之后,胡惠又給胡妍留下聯系之法,為的就是讓她安心出去。
  
      慕飲霜同樣也在交代事情,他將風行舟給傾雪,道:“此次行事,危險萬分,我知道你們都有與我共進退之心,只是這種事情,并不是人越多越好,以咱們的本事,與整個妖族比起來,算不得什么,是以我們只能智取。”
  
      鯤梧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們退出旸谷?”
  
      慕飲霜點頭:“正是如此,時下祭祖大典,整個妖族的注意力全在金烏族,你們悄然出去,自然不會打擾到任何人!”
  
      涵漪道:“你這是要陷我們于不義!”
  
      慕飲霜道:“在我看來,你們的性命超過一切,只有你們安全了,我才能真正放手一搏!”
  
      沉荒上前,深深一拜,道:“我雖然很想繼續活下去,但是你要明白,如果用你的命來還我的,那我寧可去死!”
  
      慕飲霜卻是笑道:“胡說什么?我若是不能活著回來,誰給你吧太陽金藤帶回來?”
  
      當下眾人聞言,都想笑一笑,可是彼此之間的心情卻是沉重無比,是以無露出笑容。
  
      “好了,一切就這樣吧!”慕飲霜說完,眾人各自都會去自己的房間了,唯獨傾雪留下來。
  
      “我知道輕重,我會帶著他們出去,但是兩個月,這是我的極限,如果你不出來,我一定會進來!”
  
      慕飲霜笑道:“放心,祭祖大典只二十天不到了,足夠做完一切!”
  
      傾雪點頭,接著離開慕飲霜的屋子。慕飲霜與眾人說得輕松,可是心里卻是沉甸甸的,當下市思慮一會,推開屋子,邁步走去,這一去,是生是死,沒人知曉,但一定不會風平浪靜。慕飲霜的名字,也注定會被記住。
  
      出來宮殿群時,只見得胡惠站在那里,她手里拿著長劍,臉上有淡淡笑意,道:“此去金烏族,咱們同行如何?”
  
      慕飲霜也注意到,天狐部的族人早已在收拾準備,雖然她知道胡惠早有讓天狐部遷出旸谷的想法,但是這一切,自然有他們的因素,當下不由嘆息一聲,道:“胡姑娘相請,卻之不恭!”
  
      胡惠搖頭失笑,便與慕飲霜并肩而去,在他們走過去不久,傾雪等人,還有天狐部族人均是開始行動。
  
      因為有固定坐標,他們這次出來霞光海自然非常容易。胡妍有重任在身,別過傾雪等人之后,便與天狐部族人一起前行,前去找他們的青丘祖地。至于傾雪等人,自然是守在霞光海外,等著慕飲霜歸來。
  
      金烏族領地,在旸谷最中心之處,這里遍地皆是紅色的巖石,放眼看去,沒有半點植被。金烏族與鳳凰一般,都是火中王者,對于紅色,有天色的喜歡,倒是那些綠色盎然的樹木,覺得沒有什么好看的。
  
      而這紅巖島嶼,全都是自太陽之上搬下來的,蘊含太陽真火的規則,恰好可以給金烏族群眾修行感悟,他們住在此處,自然身心舒暢,修為亦是一日千里。
  
      慕飲霜和胡惠并沒有急速趕路,一路游山玩水而來,到金烏族時,離著祭祖大典已經只有兩天不到的時間。慕飲霜此時已妖道之劍氣息籠罩全身,散發出來一股凌厲妖氣,妖族之眾,自然不會懷疑他竟然是一個人類。
  
      “這不是天狐部的族長嗎?怎么今日才到?我聽說你不是入了東皇太子的太子府,去給人家暖被窩去了嗎?”此時一個壯漢走過來,滿臉虬髯需,大蒜鼻,那眉毛眼睛,基本上是擠在一起的。
  
      “要不也來給我暖暖被子?到時候老子高興了,也護著天狐部?”另一人說道,他也是身材高大,圓臉,方頭大耳的。
  
      當此之際,妖族的諸部人馬,均是肆意大笑,他們看向胡惠是,都很是肆意大膽。
  
      慕飲霜目光掃過兩人,道:“閣下何人?虎頭虎腦的?說話不經過腦子,真是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來!”
  
      那先前說話的,乃是天虎部的族長,另外一個,則是天象部的族長。慕飲霜何等眼力?一眼便能看出他們身份,這幾句話,可謂是他們都給罵了一通。
  
      饒是胡惠向來不茍言笑,此時也也是被逗得噗嗤一笑。她本是天狐一族,長得嫵媚至極,這一笑,不知道撩動了多少妖族生靈的心,他們一個個的都在狂吞口水。
  
      天虎部的族長和天象部的族長,皆是臉色難看無比。
  
      “閣下是誰?竟然敢在此大放厥詞?”天虎部的族長上前一步,那兇威蕩開,仿若潮水。
  
      慕飲霜臉色不變,道:“在下慕飲霜,一介小妖,現在居于天狐部,與族長一起赴會!”
  
      天虎部的族長瞳孔微微一縮,他那威勢,是屬于返虛巔峰之境的,同一個境界之中,能無視他威勢的修士不多,在妖族諸部里面,也沒有一兩人而已。慕飲霜能這般輕描淡寫的站在他面前,不禁令他心神一緊,胡亂猜測慕飲霜的來歷。
  
      天象部的族長也是釋放自己的威壓,淡淡道:“閣下有這般本事,卻是依附于天狐部,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此時三人氣勢交擊,四下里均是被一股無形之力充斥,令得周邊的妖族生靈,全都向后退開去,同時他們也是頗為好奇,慕飲霜到底是何人物?竟然能擋得住天虎部、天象部兩大族長的威壓?
  
      卻在這時,天狼部的族長破坤也來,他一直都認為慕飲霜是人族,可是見得慕飲霜身上那波動的妖族氣息,卻是揉了揉眼睛,不由自語道:“他是妖族的?”
  
      破坤走上前來,看向慕飲霜,道:“在下孤陋寡聞,不知道閣下是那一族的?”
  
      旸谷外面有霞光海,一般外面的生靈,很難進來,此時破坤已經徹底相信,慕飲霜就是妖族的。
  
      慕飲霜道:“在下現在屬于天狐部,怎么,莫非破坤族長,還要與在下過幾招?”
  
      破坤曾經敗在慕飲霜的手上,此時聽得慕飲霜之言,臉色頗為難看,一撫衣袖,便走開去了。
  
      天虎部、天象部的族長此時騎虎難下,兩人玄功運轉,虛空之中已經在發響,那像是溪水流動的聲音一般。
  
      慕飲霜既然出手,那就不會讓他們好看,當下氣機鎖定,暗中調動此間運轉的天地大勢,無形之力卷出,兩大族長冷不防慕飲霜會來這么一招,猝不及防之下,皆是吐血后退。
  
      “閣下好手段,咱們手底下見過真章!”天虎部的族長何時受過這等氣?當下揮動拳頭,直接強者慕飲霜砸來。
  
      慕飲霜舉掌迎上,拳勁掌勁交擊,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脆響,慕飲霜身子向后往一頓,而天虎部的族長,卻是不由自主的向后滑開。
  
      僅此一招,便可判出兩人高低。當下妖族諸多生靈,全都露出震驚之色,要知道,慕飲霜露出來的氣息,才有返虛初境,而天虎部的族長,那是實打實的的返虛巔峰之境。
  
      天象部的族長本要出手的,不過見得慕飲霜這一手,硬是壓制住自己心中的怒意。不過當下他們已經騎虎難下,不知道該如何收局,卻在這時,有生靈拉長嗓子喊道:“太子駕到!”
  
      慕飲霜不用回頭,也知道有一個身著普通麻衣的青年在后面站了許久,他身邊的那個老人留著一口短須,身上有股凌厲殺伐之氣。不用看,慕飲霜也知曉此人久經沙場。
  
      那青年與老人一同走來,他容貌俊秀得令人窒息,什么英俊的字眼,都不足以形容萬一。那一雙眼睛,與東皇放一般,都透著一股子的妖異,最不同之處,就是他一頭長發是黑色的。他冷漠的臉上,寫滿的是孤傲之色,他就是金烏族的另外一位太子帝青。
  
      “祭祖大典即將開始,諸位給我一些薄面,不要在這里鬧事好嗎?”帝青神色雖然冷漠,但聲音卻是很祥和,讓人聽著舒服。
  
      金烏族中的兩位太子,東皇放張狂自負,名聲顯于外面,帝青性子孤僻,孤芳自賞。慕飲霜雖然沒有看過帝青一眼,但是他能初步估計出來,此子比起東皇放,那是真正的深不可測。
  
      “太子吩咐,我等自然遵從!”天虎部的族長巴不得有一個臺階下呢。
  
      天象部的族長也道:“這里是金烏族,我等舉動,確實失禮,還請太子恕罪!”
  
      帝青淡淡道:“妖族崇尚武力,向來好戰,如果這種血液里的傳承都丟了,那妖族都就完了,所以你們沒什么罪,只是今日在此比試,場合不對,不符合而已!”
  
      “是!”妖族諸部的生靈,都恭敬的答了一聲。
  
      慕飲霜暗暗揣度,此人看似冷漠孤傲,實則最懂得駕馭下屬,他的一言一行,都充滿一股說服力,明明死在罵你,也會讓你聽得舒服,妖族有此太子,當是興盛之時到來了。
  
      只是時下三界之中,暗流涌動,那別后操控一切的黑手不顯露山水,妖族能不能在這樣的大風浪挺過去,卻又是說不好。
  
      帝青點頭,接著轉過頭來,看向站在旁邊的慕飲霜,道:“這位兄臺似乎沒有見過,不知如何稱呼?”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