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最強兵王闖都市章節目錄 > 第395章 仇恨很深

第395章 仇恨很深

    袁八露出驚懼之色,沉聲道:“此人年紀比我年輕二十年,當時估計只有二十出頭,可是已經達到宗師境界,而且其戰斗力遠超我,我在他手上只過了三招。第三招的時候,我便敗下陣來。”
  
      張云動容。
  
      二十多歲的宗師,雖然不是沒聽說過,可是能夠將袁八打成重傷的年輕宗師,絕對了不起,屬于天縱奇才。
  
      袁八感嘆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四大家族雖然在云省呼風喚雨,但依舊不能無敵。”
  
      張云當然知道,宗師雖然在云省厲害,但在外面的世界,還有更厲害的人物。
  
      “從那以后,我心灰意冷,活在那人的無敵陰影之下,茍活二十年。最終,我帶家人來到柳城,一住二十年了。”
  
      張云聽袁八述說往事,開始落針。
  
      張云沒想到宗師身體在遭到入侵的時候,會自從產生反應,尤其是構架虹橋的神藏穴位,宗師最防備之地,銀針還沒有扎進去,立刻遭到抵抗,銀針彎曲,差點彈飛。
  
      袁八不好意思,道:“你也看到了,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失去對身體部分控制,而且身體機能即將消失的時候,會產生自我防備。這也是那名國醫大師無法治療的原因之一。”
  
      張云捏著銀針,點頭道:“袁老,請閉眼。”
  
      袁八閉眼。
  
      張云深呼吸,很清楚治療一名宗師的難度,名醫有很多,比宗師更少,每個都是寶貝疙瘩,但是能夠治療宗師或者宗師之上的名醫極為罕見,因為本身需要強大的實力。
  
      在沒有晉升之前,張云還沒有把握控制一名宗師,但晉升之后,勉強可以驅動。
  
      他臉色凝重,捏著銀針,手中輸入氣勁,至陽至剛的氣息,直接破開宗師的防御氣勁,勢如破竹,可以說,袁八的宗師之力,在他面前不堪一擊。
  
      這連袁八都震驚不已。
  
      張云施展銀針的時候,展現出來的氣勁,似乎隱隱克制他的宗師之力,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鍛體境界的氣勁可以克制宗師之力。此時沒有心思糾結,袁八感覺到一道透心涼扎進神藏穴位,然后隨著張云的捻動,燒火山的感覺取代透心涼。
  
      將透心涼和燒火山自由轉換,可見張云對于針灸的爐火純青,達到了大師級別。
  
      更加震驚的是,袁八在張云施展神秘一針的時候,看到了他身后浮現出一道虛影,虛影泛著金光,震撼靈魂。他看到的時候,內心生出一種無法語言的感觸。
  
      頂禮膜拜!
  
      袁八望著金色虛影,露出虔誠之色。
  
      扎針。拔針。只是一瞬間。
  
      張云額頭隱隱冒汗,汗水濕透衣裳。
  
      幫助袁八治病,或者說,挽回一線生機,已經觸犯了禁忌,幸好神秘一針能夠無視禁忌,不然按照常規辦法,張云可能會遭到巨大反噬,直接重傷。
  
      他跟著袁八的身體情況,打碎神藏穴位的虹橋,幫他重新構造了一座新的橋梁,接通身體與天地之間。
  
      這是在壓榨身體潛能。
  
      所以袁八半年之后,必死無疑。
  
      不過好在張云重新打通的虹橋,能夠將天地間的靈氣吸入身體,久而久之,半年的時間,可以完全改善體質,多活很長時間。
  
      一針治病。
  
      這就是神秘卷軸的神奇之處。
  
      張云盤坐在涼亭,快速調息。
  
      袁八閉眼,身體出現了氣的波動,不再說話。
  
      張云睜眼,露出驚訝之色。
  
      他沒有想到袁八在治好身體之后,居然直接晉升,露出好奇之色。
  
      嗷嗷。
  
      袁八身后浮現出一片太極之云,這是宗師的象征,大約一米方圓,可是晉升之后,居然成長到一丈方圓,籠罩整座涼亭,池子里的魚兒感覺到宗師的氣息,趴在水中不敢動彈,池子里的荷花怒放,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一股無比磅礴的氣息籠罩涼亭,張云感覺到很大壓力,袁八釋放的宗師氣息,與張云晉升鍛體中期的景象還有差距,但在宗師之中,相當了不起。
  
      涼亭頂部出現裂縫,隨著袁八氣息不斷溢出,化成兩半。
  
      張云趕緊離開涼亭。
  
      當袁八睜開眼睛,涼亭轟然倒塌,噗通的落在池子里,濺起米高的水花。
  
      上好的涼亭,因為宗師的氣息,化成粉碎。
  
      張云感嘆宗師之厲害,卻不知道以他的實力境界,如果晉升宗師的話,可能整個別墅會化為烏有。
  
      當然,張云要晉升宗師,需要的累計,不是袁八可以相比的。
  
      宗師后面!
  
      一道殺機落在身上,張云身體震動,吃驚看著前方。
  
      殺氣來自袁八。殺氣來自袁八,那是累計二十年的殺氣,他不但身體康復,而且境界到宗師后期,宗師乃是合氣之上的境界,有本質區別,道道氣浪撲來,襯衫緊緊貼在身上,院子里的盆栽遭殃,無一幸免。
  
      站在滿地狼藉的院子里,張云承受袁八驚天的殺氣,皺眉道:“袁老,你是何意??”
  
      袁八眼神冷漠,適應剛剛晉升的身體,許久之后,才將目光放在張云身上,然后盯著行醫箱,問道:“真是家傳的??”
  
      張云凜然。
  
      袁八態度轉變太突然,沒有反應過來,張云似乎知道問題出在行醫箱上,但是依舊無法接受,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人,猛地轉變成冰冷無情的殺手。
  
      殺氣真實,不假,如同驚濤駭浪。
  
      面對宗師中期強者,張云感覺到莫大壓力,不過并沒有退縮,反而露出精芒,道:“不錯。”
  
      袁八笑了,搖搖頭,嘆息道:“如果沒有這個行醫箱,或許我們可以成為忘年之交。”
  
      張云不語。
  
      袁八晉升之后,擁有無敵的自信,不怕張云逃走,語氣幽暗,目光閃爍著炙熱的復仇之火,漠然道:“我跟你說過,當年打得我失去信念,躲在柳城二十年的人,是個天縱奇才,也是我袁家的仇人。”
  
      “他很強,現在肯定超越宗師之上,二十年來,我一直想要變強,奈何他的一拳,打斷我所有晉升之路,你可知道,他當時身上也有一個行醫箱。”
  
      袁八眼神越發狂熱,咬牙道:“那個行醫箱跟你一模一樣,所以你可能是他的兒子。”
  
      張云腦袋不夠用,震驚看著袁八,他沒有見過親生父母,從小跟著師父長大,師父說行醫箱是祖傳,所以沒有太在意,但袁八說重傷他的高手也有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行醫箱。
  
      難道真是天意??
  
      張云心跳加速,不但沒有害怕,甚至興奮,期待不已。
  
      如果能夠從行醫箱找到身世的話,未嘗不是好事情。
  
      張云問道:“你可知道那人的名字??”
  
      “不知。”
  
      袁八笑了,蘊藏著強烈的惋惜,搖頭道,“不過不要緊,你沒有必要知道,因為你很快會成為我復仇的第一步。”
  
      張云瞇眼,不悅道:“袁老,你好歹是宗師,我救了你,恩將仇報,是袁家的風格嗎??”
  
      袁八沉默。
  
      張云以為他愧疚,可是袁八抬頭,目光森然,冷冷道:“一切以家族為重。你既然可能是仇人的兒子,那么我不會放過你。”
  
      “看來仇恨很深啊。”
  
      張云露出嘲諷的笑容,常年在黑暗之地行走,沒想到還是低估人心,袁八歷練紅塵多年,看透人生,裝得非常好,甚至避開自己的靈覺,將仇恨掩蓋到內心深處,完全看不出來。
  
      在看到行醫箱的時候,袁八應該動殺機,但身體沒有復原,沒有把握殺死張云,而且還能夠毫無保留的信任他,讓他治好。
  
      這份膽氣,宗師不為過。
  
      “不過你因為僅僅是懷疑,便出手殺我,會不會太草率了。”
  
      張云其實不想戰斗,而且覺得其中有隱情,問道。
  
      “錯殺一千,不放一個。”
  
      袁八朝張云走去,一步一個腳印,青石板破碎,狼藉的院子隨著他的腳步,出現共振,產生微妙的氣場變化,四周的靈氣,朝著他匯聚,形成一個氣場。
  
      武道磁場!
  
      這是宗師的象征,也是宗師凌駕合氣的資本,在宗師磁場中,合氣境界的人根本沒有辦法抵抗,宗師氣場中,袁八立于不敗之地。
  
      這也是袁八很自信的原因。
  
      張云感覺到宗師氣場的壓迫,沒有慌張,感覺到袁八堅定的殺氣,明白多說無益,不過自己那么好殺??
  
      他笑了。
  
      笑得比袁八還要開心。
  
      “死到臨頭,你還能笑出來,不得不承認,你的天賦很強,很想當年那個人,但你的運氣不好,你遇到了最強大我的。”
  
      袁八繼續前進,距離十米的地方,停下腳步,雙手捏圓,風隨氣動。
  
      張云深呼吸,體內的神秘力量運轉,充斥經脈穴位。
  
      宗師,或許對別人是高不可攀的山峰,可是對于自己而言,他見過太多,超越袁八的高手不知多少,當年斬殺的宗師也多不可數。
  
      現在,又要殺宗師了嗎??
  
      張云伸向懷中,捏著一個面具,準備帶上,眼睛泛著金色。
  
      大戰一觸即發。
  
      “老爺子!”
  
      一道黃鶯般的悅耳之音傳來,張云臉色微變,看向院子石拱門下,一個俏麗的身影立在花叢旁,好奇看著兩人,目光落在張云身上,泛著嬌羞與炙熱的光芒。
  
      袁八皺眉,想要出手,不過猶豫一下,收斂氣勢。
  
      他微笑,露出憐愛之色,道:“曉寧,你來做什么??”
  
      袁曉寧到來,破解兩人對峙的氛圍。
  
      她走到張云旁邊,道:“老爺子,我身體好啦。”
  
      張云松口氣,笑道:“你身體沒有康復,還要靜養,不適合在外走動,萬一染了風寒,問題會更嚴重。”
  
      袁曉寧低頭,小聲道:“人家聽說老爺子跟張大哥里聊天,所以過來看看而已。”
  
      “老爺子不會怪我吧。”
  
      袁曉寧望著袁八,眨著眼睛,笑問道。
  
      袁八顯然很寵愛袁曉寧,失笑道:“就你古靈精怪,行啦,沒事的話,你先出去,我跟你張大哥再聊聊。”
  
      “不嘛,人家剛醒來,想跟張大哥說兩句。”
  
      袁曉寧上前,拉著張云的手,勇敢看著袁八,似乎在宣示兩人的關系。
  
      張云愣住。
  
      他想松開,但袁曉寧的青蔥般的手指在掌心扣動,寫了一個字。“忍!”
  
      袁曉寧在提醒他不要沖動,張云心中詫異,難道她在外面發現不對勁嗎??
  
      也對,涼亭的倒塌,肯定震驚山莊里的人。
  
      “曉寧,聽話,我不會害你的。”
  
      袁八示意袁曉寧離開,可是她不同意,拉著張云往門口走去。袁八皺眉,眼神猶豫,露出殺機,如果張云離開,想要殺他可能會更難,付出更多代價。
  
      但最后袁八沒有阻攔,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嘆口氣,搖頭道:“女大不中留。”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