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大魔王嬌養指南章節目錄 > 第447章 斬!

第447章 斬!

鎮北侯自己被困青苓城,傳遞消息可不容易。方才她還望見雀鳥從天空飛過,結果被褐軍射了下來。
  
  “那就去找知情人。”燕三郎向著褐軍大營一指,“鎮北侯的對頭總會知道吧?”
  
  “你想先潛入褐軍大營?”好麻煩呀。
  
  “就算能潛入,也不好弄到情報。”燕三郎從懷里掏出一只小小木哨,“不如找熟人幫忙?”
  
  千歲一看就笑了:“是個辦法。不過她八成不在軍營。”
  
  燕三郎奇道:“你怎么知道?”
  
  “這兒并非她用武之地。”白貓向著褐軍大營的方向投去一個鄙夷的眼神,“再說這底下十幾萬個大男人,臭哄哄、臟兮兮地,正常女人都不喜歡呆在軍營里。”
  
  十幾萬人駐扎在野外,衛生條件肯定不好。
  
  再說行軍打仗吔,誰會天天洗澡更衣?褐軍本身不是正規軍,又以農人和平民居多,身上的衣服一穿至少兩三個月,從夏天一直穿到秋冬季都不洗,再沾上血漬、馬糞、干草和塵灰,可謂百味俱全,還有些人天生狐臭,可拒他人于十丈之外……
  
  燕三郎眨了眨眼:“那么風立晚呢?”
  
  風立晚作為梁國左將軍,要帶兵打仗免不了住在軍營里面。
  
  “她是統帥,想跑也跑不了。”這小子越來越喜歡跟她訌了,千歲翻個白眼,“有條件誰不跑?唔,最近的村鎮有多遠?”
  
  燕三郎想了想:“來路上仿佛看見一個村子,大約是三、四十戶規模,離這兒很近了。”
  
  “走。”千歲催促他,“去碰碰運氣。”
  
  燕三郎轉身往村子方向走去,一路上小心避開褐軍派出來巡邏的探子。此時為多事之秋,他一個不相干的外人出現在戰場附近,很可能被當作奸細抓起審問。
  
  這些麻煩都與白貓無關,她只需要舒舒服服地躺在書箱里,任少年背著就行。
  
  她在書箱壁上噌噌磨爪子:“你猜,韓昭會怎么降罪那個私自出戰的將領?”
  
  她對戰場遠比燕三郎更熟悉,這時已經看出楊翎并非領命而出。
  
  燕三郎想了想:“五十軍棍?”
  
  “這么輕?”千歲換了個問法,“好好想想,如果你是韓昭,會怎么處罰他?”
  
  她早發現這小子偷偷讀了好多兵書,成天又抓著老師連容生問行軍打仗的事,就不信他不曾在心中琢磨過這些。
  
  如果是他?燕三郎晃過兩個巡兵才道:“有將領私自出戰,說明韓昭在軍中的威望……不足?”
  
  “嗯哼。你都能看出來,茅定勝、童栗當然更不在話下。”他從小就表現出抽繭剝絲的推斷能力,被千歲所看重,“還有呢?”
  
  “后援也不知何時能到。為了青苓城能撐得更久一點,韓昭勢必要撐起自己的威信吧?否則一亂則百崩。”燕三郎頓了頓,“換作我是韓昭,對于這違令出戰的將領,我會……”
  
  ¥¥¥¥¥
  
  楊翎臉上疼痛,很快從昏迷中醒轉,發現自己被帶至府衙當中。圍城期間,這里暫時被征用于衛軍會議所在。
  
  他第一眼看見的是石從翼的大臉。后者正在掐他人中,見他醒來才縮手指。
  
  鎮北侯位于正中,庭院里眾將羅立,氣氛森然。
  
  楊翎一下子清醒了,起身向著韓昭跪倒:“末將有錯,請侯爺責罰!”
  
  “哦?”韓昭負手而立,任他跪在地上,“你犯了什么錯?”
  
  “末將不該、不該受不住侮罵、抗命出城!”楊翎冷靜下來,滿臉羞愧,“險些被反賊把城門撞開。”
  
  他認錯的同時還要強調主因,是受不了褐軍的謾罵才沖出去殺敵。
  
  “你受不住罵,就要有人付出代價。”韓昭面色冷肅,“你帶出去的八百人,只回來四百多個,剩下的都送命給褐軍了。現在,你解氣沒有?”
  
  楊翎滿面通紅,吶吶不能成言。
  
  “從昨晨起,我就三令五申,閉城靜候援軍,不得應戰。”韓昭踱到他身邊,“違令者?”
  
  “斬!”石從翼聲若洪鐘。
  
  眾將色變,有一人忍不住站出來道:“侯爺,楊副將也是一時氣急,不想徒長逆賊威風,這才出城。”
  
  另一名老將也出列:“正是。楊副將確是抗命,然確是不可多得的猛將,時下青苓城告急,侯爺何不責他戴罪立功?”
  
  韓昭臉色越發森寒。
  
  他不見有人再開聲,這才問道:“還有誰,想替他求情?”
  
  他語氣平直,誰也聽不出情緒,只有石從翼這樣跟隨他多年的老部下,才知道鎮北侯怒氣值正在飆升。
  
  還有第三人也想開口,慣會察顏觀色的同僚一把抓住他手臂,沖他搖了搖頭。
  
  韓昭等了幾息,目光從在場將領臉上一一掃過,這才緩緩道:“我早就說過,違命者斬!軍令如山,豈容更改?來人——”
  
  楊翎驀然抬頭,臉上血色盡失。
  
  眾將領里頭立刻跪下了四五人,急聲道:“侯爺三思!”
  
  求情聲此起彼伏。
  
  韓昭突然一笑:“原來你們都道,怎樣違抗軍令都罪不至死?”
  
  這笑容格外凌厲,眾將領都不敢言。
  
  鎮北侯這話,沒法兒接。
  
  韓昭向著城門方向一指,“若方才關門不及,褐軍沖殺進來,你們還有機會杵在這里替楊副將求情?”
  
  聲浪暫歇,眾將先前都站在城垛上,看見底下驚魂一幕。若非韓昭舍棄最后百人、強行關門,青苓城的關口怕是守不住了。
  
  他輕飄飄說了一句:“人呢?”
  
  立刻有四、五名衛兵站了出來,肅手候令。
  
  眾將就聽韓昭聲音仿佛凝著寒霜,一字一句:“把楊副將帶下去!”
  
  這幾人一擁而上,扣住楊翎肩膊。其中一人還是異士,祭出的是一套精紋鐵鎖,可以自動縛人,一旦拿住,對方難以逃脫。
  
  他們拖著楊翎就往外走,后者終忍不住大呼:“我又不曾令青苓城失守,你就要斬我!”
  
  石從翼冷笑:“說得好!你若是令青苓城失守了,侯爺現在也沒空斬你。”
  
  楊翎被拖到帳外,凌厲的呼聲仍然傳了進來:“韓昭你也不是個好東西!王上為什么非要把你從東南前線調過來,以為我們不知道嗎?你這個……”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