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史上最強女婿章節目錄 > 第六百九十一章 究竟是誰

第六百九十一章 究竟是誰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史上最強女婿最新章節!
  
  辦公室內,陶蕊靜靜地坐在老板椅上面,而她身后的墻壁上面,露出了一個打開的保險柜!
  
  保險柜里面空空蕩蕩的,連一絲一毫的灰塵都沒有,而陶蕊的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
  
  在她的面前,還站著四個人,四個人臉色各異,有擔心,有疑惑,有憤怒,只是在接觸到陶蕊的目光時,都是忍不住低下了頭來。
  
  “到底是誰把配方偷了?說!”陶蕊深吸了一口氣,強制性的讓自己冷靜了下來,然后緩緩地開口道。
  
  “陶總,真的不是我,我絕對沒有碰到這個保險柜的!”一個長相極為漂亮的女子開口道,那女子生的一張瓜子臉,俏麗的臉頰極為的好看,只是說話時,臉上卻是帶著一抹淡淡的憂愁之色。
  
  “陶總,與我無關!”旁邊的一個男人也是點了點頭,臉色略微有些嚴肅。
  
  “那你們兩個呢?”陶蕊默不作聲,偏頭看向了另外兩個人,然后繼續問道。
  
  “陶總,我是雅蘭的人,也是你親自挖來的,雅蘭一開始我就在這里,不管怎么樣,我都算是雅蘭的元老,而且有配方在手,雅蘭未來可期,我完全沒有這個理由做出這種事情出來!”另外一個人也是開口道,只是長著一張嫵媚的臉,整個人身上都是多了一抹特殊的韻味,若是李釗在這里的話,定是能夠認出,這個人,就是關荷。
  
  聽到這話,陶蕊也是緩緩地點了點頭,然后將目光看向了最后一個。
  
  “陶總,我是跟著你的老人了,從雅黛一直到雅蘭,難道你不相信我嗎?”最后一個女人也是開口道,臉上一副坦然的樣子,讓人根本分辨不出來她到底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聽到幾人替自己辯解,陶蕊的表情也是越發的陰沉了起來,先前那長相漂亮的女子,是自己的秘書,賀允兒,一直跟在自己后面,幫自己管理雅蘭,是個極有本事的女人,而那男人,則是研發部的部長,廖濤。
  
  關荷自然是不用說了,她是銷售部的部長,最后一個女人,是設計部的部長。
  
  這四個人,都是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同時也是自己的得力干將,而且也是全公司,唯數不多的幾個拿鑰匙打開過保險柜的人。
  
  李釗給自己的配方之重要,陶蕊一清二楚,所以除了在場的連她自己的在內五個人之外,就沒有多余的人碰過保險柜了,而現在,保險柜內的東西失竊了,只能跟面前的四個人扯上關系了!
  
  可是,這四個人也是她最親近的人,所以想到這里,陶蕊也是有些心痛,“我不知道你們當中的誰要做這種事情,難道背叛我,背叛雅蘭真的能夠給你們帶來什么好處嗎?到底是誰,把配方泄露出去的!你現在站出來,我可以讓你直接走,否則要是等我找出來,最后打官司的話,就真的不要怪我不念情分了!”
  
  話音落下,辦公室內又是陷入了寂靜之中,沒有人承認,這讓陶蕊心中又是一緊,有些深深地無力感。
  
  自己做化妝品這么多年,一直以來對這個行業了解頗深,一個藥物的配方,有些時候甚至能夠關系到一個公司的生死大事,可是自己的團隊之中,竟然出現了這樣的叛徒,這讓她心中怎么能夠不惱火?
  
  只是再怎么惱火也沒有用,因為配方已經失竊了,今天早上自己打開保險柜的時候,險些以為是自己產生錯覺了,可是到現在為止,陶蕊已經明明白白的知道了,那根本不是錯覺,自己的配方,真的被偷了。
  
  每每想到這里,陶蕊又是忍不住搖了搖頭。
  
  “咚咚咚!”就在辦公室內的氛圍陷入了沉默的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敲響了,很快,一個年輕的女人便是輕輕開了門,“陶總,李釗醫生來了!”
  
  在雅蘭公司,很多人還是習慣性的稱呼李釗的職業,李醫生,畢竟李釗能夠拿到諾貝爾獎,靠的就是這層身份。
  
  “請他進來!”聽到這句話,陶蕊也是松了口氣,急忙開口道。
  
  門外的人應了一聲,很快,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打開了,李釗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門外。
  
  “陶蕊姐!”李釗緩緩地走了過來,身上還帶著診箱。
  
  “小釗,你來了!”看到李釗,陶蕊才是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一副苦澀的笑容,聲音也是變得嘶啞了幾分,“我對不起你!”
  
  “陶蕊姐這說的什么話?”聽到陶蕊開口道,李釗不由得笑了笑,然后緩緩地搖了搖頭,“到底怎么回事,你先說說看!”
  
  “今天早上,我打開保險柜的時候,找不到你給我的玉肌散的配方了!”陶蕊苦笑了一聲,指了指身后空無一物的保險柜,然后道。
  
  “只有玉肌散的配方不見了?”李釗有些詫異的看了她一眼。
  
  “嗯,玉肌散的配方不見了,其他的還在!”陶蕊點了點頭。
  
  之前雅蘭公司成立的時候,李釗給了陶蕊總共三個配方,玉肌散只是其中的一個,是專門用來敷面膜的,效果極好,也是雅蘭公司下一季的主打產品。
  
  而這個配方被盜,也是直接導致了雅蘭公司下一季的所有準備都是泡湯了,這所產生的損失,簡直是不可估量的!
  
  “既然其他的還在,那陶蕊姐你還擔心什么?”聽到陶蕊的話,李釗卻是突然笑了起來,緩緩地開口道。
  
  “什么意思?”陶蕊一愣,有些詫異的看向了李釗,似乎是有些不理解。
  
  “玉肌散只是一個小配方而已,即便是丟失了,或者是被人偷走了,也無傷大雅,這種類似的配方,我們這里多的是!”李釗笑了笑,無所謂的開口道。
  
  聽到李釗的話,陶蕊越發的驚訝了起來,這種極為昂貴的配方,李釗竟然說他多的是?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可是很快,陶蕊臉上又是變得奇怪了幾分,莫非是李釗想要詐一詐這里四個人,看看究竟是誰偷了配方?
  
  想到這里,陶蕊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東西。
  
  “這四位是?”李釗偏頭看了一眼站在辦公桌前面的四人,挑了挑眉頭問道。
  
  “保險箱只有他們四個人接觸過,所以若是被偷走了的話,只有他們四個人有這個可能性!”陶蕊道。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