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倉鼠式末世章節目錄 > 第289章:只是個巧合

第289章:只是個巧合


  想著,梁正看余悅琪的眼神就變了。
  
  里面夾雜著很多不同的情緒,埋怨有一點,哭笑不得也有一點。
  
  “丫頭,你心里又憋著什么壞呢?”
  
  聽著這話,余悅琪抬起頭很是鄙夷的剜了他一眼。
  
  什么人啊,哪有這么說自己妹子的,一點當哥的樣子都沒有,討嫌。
  
  真不知道上輩子坐了多少壞事,這輩子才會遇上這么個不靠譜的哥。
  
  梁正感覺到她的嫌棄,頓時不滿了,“嘿,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可是你哥,親的!”
  
  居然敢這么看他,不怕他告狀咩?
  
  別忘了姨夫向來把他當親兒子的,不像某些人,完全就是充話費送的!
  
  也不知道值不值二十塊。
  
  余悅琪很嫌棄的冷哼一聲,轉過頭去不再看他。
  
  嘀嘀嘀。
  
  腕表突然響起,余悅琪聽的心煩,從口袋里把表掏出來,很不耐煩的把表丟過去。
  
  “拿走,拿走,什么破玩意,吵死個人。”
  
  冷不丁就嘀嘀嘀個不停,和它主人一樣都不是什么好鳥。
  
  呱噪的可以和鸚鵡媲美。
  
  梁正樂呵呵的笑了,“誰叫你要拿我的,你這就叫活該。”
  
  余悅琪縮縮脖子,理虧在先,沒敢和他爭,吐了吐舌頭,“你以為我想啊,還不是手機不好充電嘛。”
  
  梁正邊把表往手腕上戴,邊不著痕跡的敲擊幾下。
  
  敲這么幾下,也就是個習慣性動作,沒什么實際意義,可等他敲完,瞬間不鎮定了。
  
  嘿,他戴那么久都沒得到什么消息,結果余悅琪才順過去一天就聯系上了?
  
  他怕不是高級非洲黑吧?
  
  心中思緒萬千,但面上卻半點沒表現出來。
  
  拗了一會,余悅琪還是老實把她為什么會發現毒蛇窟的原因說了出來。
  
  聽完后,本就哭笑不得的梁正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
  
  撿滑石回去玩?
  
  這個原因他信,可其他人不一定信啊。
  
  又不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這種理由怕是很難被采信。
  
  苦笑一下:“你可真會給我惹麻煩。”
  
  余悅琪挑眉:“你說什么,有本事大點聲。”
  
  梁正一聽,抬手揉揉耳朵,“哎呀,這里太冷了,凍的我耳朵都要僵了,快回去吧,再晚估計耳朵就壞死了。沒有耳朵可不行。”
  
  說完,就動手用旁邊的雪把火堆給熄滅了。
  
  雖然現在天氣冷,環境又潮濕,但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萬一發生山火,那罪過可就大發了。
  
  藍朋友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些日子,還是不要打擾他們的假期了。
  
  往后艱難的日子還多著呢,好鋼得用在刀刃上,至于這些細枝末節的小事,還是交給他們這些不足為道的閑人吧。
  
  回去的路總比來時好走得多,沒多久安全區的城門就出現在眼前。
  
  看著在望的城門,梁正緩緩降下車速,“你在這下吧,匯報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余悅琪粲然一笑,甜甜道:
  
  “還是表哥好,我最喜歡表哥了!”
  
  切,只有這種時候才會甜甜的叫哥哥。
  
  “回去說話小心些,別讓姨媽跟著擔心。”
  
  余悅琪昂頭,“這還用你說,我心里有數,那拜拜了。”
  
  說著,就下了車,踩上心愛的平衡車高高興興回家去。
  
  看著她離開,梁正搖搖頭,然后啟動小車,匯報去了。
  
  ……
  
  龍山小樓。
  
  聽完梁正的匯報,最高長官臉色很是古怪:
  
  “這么巧?你小子幾歲了?”
  
  梁正面色微紅,好在室內光線不是太夠,不然這一下準出大丑。
  
  “長官,我這不是打賭輸了嘛,人不能言而無信。”
  
  “打賭輸給孩子,你還好意思說,聽著都丟人。”
  
  任平說起話來就直多了,說著就嘻嘻哈哈笑出聲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就這事,足夠他下好幾天飯了。
  
  “行了多說了,給年輕人留點面子。
  
  說說具體情況吧,雖然是在山里,但我們也不能一點防備都沒有。”
  
  梁正趕緊說:“那是一個廢棄的露天礦坑,目測深度在幾十米開外,除了兩條粗長的大蛇外,其余的都是小蛇,但最小的也有嬰兒手臂粗……”
  
  “現在天還算冷,按照規律它們現在還處在冬眠期,短期內不會有大麻煩,可要是暖和了……”說話間,最高長官不時用手指敲擊著桌面。
  
  沉默了許久,才站起來,對另外兩人道,“你們先回去吧,這個事情,還得好好想想。這件事暫時不要往外說,現在的人們,經不起恐懼籠罩了。”
  
  兩人紛紛應是,然后并肩一起往外走。
  
  路上,任平仍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
  
  “現在沒外人,說說唄,是不是偷偷去干壞事了?人家姑娘呢?有沒有嚇壞啊?”
  
  打賭輸了才去的?
  
  忽悠鬼呢,什么玩意不能在交易中心換吶?
  
  還不是想玩浪漫,這才……
  
  梁正呵呵兩聲,推推鼻梁上的眼睛,“任長官,腦補是病,得治。”
  
  一把年紀了,還擠眉弄眼的,也不嫌嚇人。
  
  嚇到他沒事,可要是嚇到這些路過的小姐姐罪過就大發了。
  
  任平絲毫沒有在意他的冷言冷語,依舊樂呵呵的。
  
  “哎呀,咱哥兩誰跟誰啊,還有什么不能說的,我保證不會入第三人的耳。”
  
  呵呵噠,信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壞的很。
  
  誰不知道在這安全區里所有長官里就你任平的嘴最貧,整一個屬湯圓的。
  
  表面白胖干凈,實際上黑的比夜晚都黑。
  
  想著,腳下的步伐不由的加快了。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他要是再多說半句,那就是孫崽!
  
  “哎,別跑啊,你別跑啊,咱們談談人生啊!”
  
  “說說唄,到底是不是巧合啊?快來人攔住他,他小子口袋里有好貨!”
  
  后半句話,是對周圍的安防說的。
  
  啪嗒啪嗒,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響起。
  
  轉眼的功夫,一堆人就來到眼前,人墻穩穩當當的把梁正堵在原地,進退不得。
  
  無奈之下,梁正盤腿坐下,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大雞腿,慢悠悠的吃著。
  
  周圍的人看著眼都紅了。
  
  肉唉,那可是肉唉!
  
  啪嗒啪嗒,口水逆流成河。
  
  梁正像是什么都沒看見似的,搖搖手里的大雞腿,“都說了只是一個巧合,您要是不信,我只能繼續吃飯了。”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