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中華式生活章節目錄 > 二百二十二、真心話大冒險 三

二百二十二、真心話大冒險 三


  程揚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沉默的看著窗外,景色飛速后退。
  (BGM:向日葵人生--小樹)
  一路馬不停蹄,從錦官城直至西南某個不知名小城,這里空無一物,只有一片一望無際的向日葵花海。
  車停進小樓的車庫,侍者領著他上樓,進入一間空曠的屋子。
  屋子周圍是白紗的窗簾,正中有一張長條餐桌,郭瑾坐在餐桌盡頭,杵著下巴朝窗外的向日葵張望。
  聽見程揚的聲音,她扭過頭來,束發的鈴鐺頭繩發出“叮叮當當”的脆響。
  “回來了?”
  她安靜的說道,語氣那么稀疏平常。
  “嗯....”程揚拉開一張椅子坐下,兩人之間隔著長桌最遠的邊距,像是隔著一層難以跨越的深淵。
  他現在很混亂,心房中熱血奔騰,搞不清眼前究竟是虛幻還是現實。
  “坐那么遠干嘛?”郭瑾起身,主動走到他身邊,手上還是那枚自己親手戴上去的戒指。
  “訂婚之后應該有一段蜜月。”她輕笑著:“我已經和她們說好了,這兩天她們不會在意。”
  “瑾瑾...我....”程揚苦笑:“我現在有些混亂,能讓我安靜一下嗎?”
  他看著那雙如黑夜星辰的眸子,慢慢低下頭去:“對不起。”
  郭瑾摸了摸他的頭,只說了一句“我一會再過來”就起身離開,還帶上了門。
  偌大的房間中就只剩下他一人。
  程揚看見風吹動白紗窗簾,露出外面無邊無際金黃的一角,他覺得自己置身于一個巨大的包裹中,喘不過氣。
  他看過一部電影,叫《楚門的世界》。
  電影主人公生活在一個完全虛構,被其他人類建造用于觀察、娛樂的虛假世界中,在那里,他擁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工作、人際、追求、夢想甚至家人,于是主角反抗,不愿意以籠中小白鼠的身份生活下去。
  可程揚與他不同,說實話,他并不介意成為“楚門”一樣的被圈養的人,他只是害怕,害怕某一天,包裹著他的這個氣泡破了,他身邊的人....葉蓁蓁、蘇夢、郭瑾統統是假的。
  這個世界上,哪有什么重活一次的恩賜?命運一切慷慨的饋贈,都早已在背后標好了價格。
  他無法責怪衾楚,或許衾楚付出的遠比他多得多。
  時間慢慢流逝,窗外的陽光暗了下去,郭瑾不知什么時候站在他身后,安靜的好像深山里最幽冷的清泉,古井無波。
  程揚看著她,心里什么樣的熾烈的安靜下去,竟然生出一絲害怕的情緒。
  郭瑾走到他身側坐下:“這塊向日葵花田是我去年才買下來的,原本這里種的都是果樹。”
  “很久之前,我覺得你蠢爆了,喜歡向日葵這種每天呆呆跟著太陽轉的花,可等我開始種向日葵的時候才發現,其實向日葵根本不會跟著太陽轉。”
  程揚不知道她為什么突然說這些,但還是回答:“植物與其周圍的光同步被稱為晝夜節律。向日葵植物中含有的生長素對陽光十分敏感,盡一切可能尋找陰影。所以,向日葵不是在追逐太陽而是在躲避太陽。”
  “但人們不管這些,大家心里那一點浪漫主義情懷暗中作祟,認為一朵花追著太陽多浪漫呀,其中肯定有一些可歌可泣的故事.....”
  郭瑾接上他的話:“所以這就和男人一樣,表面上一心一意,實際上早就想著別的人了.....”
  “你這比喻也太牽強...”程揚頓了一下,抬起手:“好吧,你說的有道理。”
  “吃晚飯吧。”
  郭瑾揉了揉他的臉:“不管男人是不是想著別人,這兩天也要表現得一心一意。”
  .......
  吃完飯之后,郭瑾頒布了她的“大冒險”。
  在向日葵中找到她親手種下的那一株,沒有讓程揚大海撈針,她還留下一個提示——有一個他最喜歡的記號。
  程揚心想大抵不是刻了字之類的,向日葵上刻字也太為難向日葵了。
  他很用心去完成這件事。
  覺得這就像是游戲中不同結局的CG和彩蛋,是一場告別。
  大冒險的難度意外的簡單,在第二個白天程揚沿著花田小路游蕩時,一眼就看見那株綁著“星星”項鏈的向日葵,它被一堆同伴擠在中間,看上去有些發育不良。
  他拍下照,取下項鏈,等回到位于花田邊緣的小樓時,早已人去樓空。
  只剩下一封嚴肅的信。
  程揚打開,秀娟的字跡撲面而來。
  “這是獎勵,真心話。”
  “衾楚叫我把一切都告訴你的時候我有些猶豫,但是她已經去做了,所以我們也只能陪著她玩這個游戲。”
  “我和你說過,我也是‘重生者’,不過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其實世界上并沒有‘重生’這種事情,所以我騙了你,對不起。”
  “你應該不知道,大學的時候,你每一天在晨跑的時候,操場外有一個一邊練習薩克斯,一邊偷看你的女孩.....那當然就是我,后面我還給你送過沒名字的情書,真是傻,反正最后,就知道你有女朋友了,是一個完美女性。”
  “喜歡這件事其實很容易放棄,直到畢業后,我們在同一個地方工作,我才覺得如果只是當朋友也不錯.....到現在為止,我都是這么想的。”
  程揚有些手抖,小心翼翼的將信翻到下一頁。
  “和你相處并不愉快,因為我期待的太多,你也只是普通人,我還是很喜歡你,也一只沒有改變和你只是做朋友的想法,一開始的時候,我腦中都是一些虛假的記憶,甚至真的以為,我們在某一世真的在一起過。”
  “當然,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愿意娶我,那就再來找我吧。”
  信在這里結束,他親手戴在郭瑾手指上的戒指掉在地上。
  程揚撿起戒指,小心擦拭,心里莫名一陣輕松。
  情理之外,又意料之中,他又有什么資格讓別人一直為他死心塌地呢?
  郭瑾沒有告訴他自己去了哪里,可想找的話自己總能找到的。
  他帶上門,走到郭瑾親自種下的向日葵旁邊,將戒指和項鏈一同掛了上去。
  電話適時響起,不出他的意料。
  葉蓁蓁。
  .....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