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巨星從創造營開始章節目錄 > 第三百六十二章:不缺明星,缺演員.

第三百六十二章:不缺明星,缺演員.

其實娛樂圈的人大多都相信一點玄學,之前這樣的風俗也是從香江那邊傳過來的,像開機拜神就是香江那邊的習俗,后來慢慢的在所有劇組都成了保留項目,香江那邊的許多大腕兒也都信這些,就連劉天王也不例外,之前的“白龍王”也是因為演藝圈這些人的造勢才會名動整個華人圈。
  
  李嘉誠的御用風水師陳郎也是玄學圈子里呼風喚雨的人物。
  
  說起來也難怪娛樂圈的人會相信玄學,因為這個圈子本身就很玄學,前一天還默默無聞的小角色,可能一夜之間就功成名就了,又或者原本是舉世矚目的大明星一夜之間跌落塵埃的事件也是數不勝數。
  
  原本一帆風順眼看著就能出演某個重要角色從此逆天改命,結果臨了被人頂替的事情就更是見怪不怪了。
  
  劇組之所以開機拜神其實就是求一個心安,因為劇組里有些事情真的很玄學,拍攝順利的話可能只需要幾個月就能拍好的戲,要是一個不小心可能一年都拍不好,投資方的錢都有可能打水漂。
  
  當然,這里面大多事情都跟資本有關,可惜資本是普通藝人接觸不到的東西,所以許多圈內人就只能把精神寄托在玄學上面。
  
  李沐從第一部“老男孩”網絡電影開始所有他參與的電影,不管是編劇也好、主演也好,就沒有一部不是大賺大火的,雖然他參與的電影并不多,在圈內卻已經成了一種玄學的代表。
  
  在普通藝人眼里已經形成了一種思維定式,李沐這個名字似乎也被他們賦予了某種神奇的力量。
  
  當然,資本是不會相信這些所謂的玄學的,資本永遠只相信資本的力量。
  
  梁鴻飛拍了拍老劉的肩膀:“老劉啊,不是兄弟不幫你,這次我是真的愛莫能助,你們公司那個將如萍要是底子還不錯的話,就直接把資料投到我們公司的郵箱,我最多也只能幫她過初審,后面的試鏡還得看李總的意思。”
  
  老劉也是深諳人情世故的主,雖然臉色很難看,不過還是勉強擠出一個笑臉:“看你說的,能做到這樣我已經很感謝了,來,咱哥倆走一個。”
  
  酒桌上這才重新熱鬧起來,不過看得出來大家的心思已經都不在喝酒敘舊上了,目光全都有意無意的飄向梁鴻飛。
  
  不多時,梁鴻飛身邊就圍滿了人,話里有意無意的想讓梁鴻飛“提攜一二”。
  
  散場之后,老劉又邀請梁鴻飛轉場,不過梁鴻飛卻以不勝酒力拒絕了,老劉也知道事情辦砸了,心里想著怎么補救,也就沒有挽留。
  
  不過就在梁鴻飛剛上車準備關車門時,在開席之前那個爆料的女子卻鉆進了車里,汽車在司機一腳油門下揚長而去,眾人全都傻眼了。
  
  “臥槽,我還以為這于佩佩酒桌上不拿正眼瞧梁鴻飛是清高呢,沒想到人家這才叫有心機呢。”
  
  “嘖嘖,不過你別說之前他們還真有點淵源,當年拍老男孩,于佩佩不就是女主嘛?后來梁鴻飛拍瘋狂的石頭去找她,結果于佩佩的經紀公司開口就是兩百萬片酬,直接沒把梁鴻飛氣死。”
  
  “誰說不是呢,一把好牌被經紀公司打得稀爛,要是她當年接了瘋狂的石頭,現在起碼也是二線了吧?不過,她也是真拼啊,同學聚會上,這是連臉都不要了?”
  
  人群中老劉望著遠去的汽車尾燈,心里這個憋屈啊,今天之所以花這么多錢開同學聚會,有兩個目的,一自然是想讓梁鴻飛拉他一把,二嘛,就是這于佩佩,當年于佩佩可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型,可惜于佩佩在畢業的時候已經小有名氣了,追她的人實在太多,壓根就沒注意到他。
  
  通過這么多年的努力,終于有了點成績,而于佩佩也沒了往日的驕傲光環,原本以為今晚能成就好事..........
  
  另一邊梁鴻飛也被于佩佩的大膽驚呆了,下意識的往四周張望,在圈子里混久了,也知道這種送上門的菜不是那么好吃的,牙口不好說不定就蹦出滿嘴血來。
  
  于佩佩見他這個樣子,二話不說開始把外套脫了,內里只穿著一套小背心。
  
  “不是,你別這樣,快穿上。”梁鴻飛趕緊背過身去,再怎么說也是同學一場,他還不至于這么下作。
  
  于佩佩卻并沒有穿上外套,反而問了一句:“相信我沒耍花樣了吧?”
  
  “信了信了,我服了你了于大小姐,你趕緊穿上,干嘛呢這是,這么多年同學,有事你就直說,何必呢。”梁鴻飛還是半側著身,終于眼角的余光瞟到于佩佩已經把外套穿上這才坐正了身子。
  
  于佩佩卻不屑的撇了撇嘴:“你們男人啊,都是假正經,在這個圈子里混了這么久,你別告訴我,就沒有睡過女演員。”
  
  一句話說得梁鴻飛啞口無言,見他這個樣子,于佩佩就更是放肆的大笑起來:“哎喲,你可太逗了,沒想到梁大導演還這么純情呢。”
  
  “滾蛋,有事兒沒事兒?沒事兒我讓司機把你放到路邊,自己打車回去。”梁鴻飛這下是真沒脾氣了。
  
  “你舍得嗎?”于佩佩似笑非笑的盯著梁鴻飛,紅唇微張,微微揚起的下巴,帶著一股別樣的風塵氣息。
  
  “咳咳~~~~”下意識咽了口唾沫,卻被她的眼神盯得發毛,居然就被嗆住了。
  
  “你說,是去我家呢?還是去你家?”
  
  “如家。”
  
  酒店里,梁鴻飛腦袋嗡嗡的,于佩佩說是去洗澡了,過了差不多一刻鐘,于佩佩這才從浴室里出來,身上披了一件絲質睡衣,性感火辣。
  
  梁鴻飛只覺得一股熱氣上涌,還沒回過神來,卻被于佩佩一把推倒在床上,下一秒,梁鴻飛再也忍不住了,翻身就把于佩佩撲倒在床上。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卻是,被撲倒的于佩佩一陣大笑,然后用一種勾魂奪魄般的口吻道:“梁大導演,我這段戲還合格吧?劉思慧這個角色,我是不是有資格爭一爭?”
  
  梁鴻飛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樣,臉上的猙獰表情都凝固了,終于,一個翻身癱倒在床上直喘粗氣。
  
  “我特么........”梁鴻飛心里這個暗罵,我褲子都快脫了,你跟我說這個?
  
  “你上我的車,就是為了這個?”梁鴻飛半晌才憋出一句話。
  
  于佩佩就這么側躺著笑盈盈的看著他:“那不然呢?我的梁大導演。”
  
  梁鴻飛是真的欲哭無淚了,不過也不得不承認,于佩佩身上很有“我不是藥神”里劉思慧那種熟女的氣質。
  
  “哼,你還沒看過劇本吧?劇本里劉思慧可不光是性感,成熟、賢惠,為了女兒可以去做任何事情。”梁鴻飛不忘找回場子。
  
  于佩佩點點頭暗暗記下,也坐起了身子,面色一轉,臉上那股風塵氣似乎瞬間就消失無蹤了,轉而是一種略帶麻木的表情。
  
  梁鴻飛也被她突然的轉變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帶入導演的角色,腦海里已經浮現出這一場對手戲的場景。
  
  “以你的演技直接投資料給我們公司不就好了?何必多此一舉,以后在同學面前怎么解釋?”梁鴻飛對于佩佩吐槽道。
  
  于佩佩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點上一根煙,深吸了一口:“同學?你覺得如果今天你不是百億導演,他們能那么奉承你嗎?你忘了當年這些人是怎么在背后說你的?”
  
  梁鴻飛沉默良久。
  
  又聽于佩佩道:“誰人背后無人說,誰人背后不說人,問心無愧就好。”
  
  又是一陣沉默,于佩佩沖梁鴻飛道:“你知道這些年,我是怎么過來的嗎?”
  
  梁鴻飛搖了搖頭,當年于佩佩的經紀人提出了兩百萬的報價,梁鴻飛氣炸了,之后就再也沒關注過她的消息,只是聽說她混得不是很好,心里甚至還為此很開心:該,叫你當初鉆錢眼里了。
  
  于佩佩白了他一眼:“哎,這就是男人啊,還真是無情。”
  
  梁鴻飛一陣無語。
  
  “當年我拒絕了一個土大款,然后就被他起底了,剛好整垮我的就是你的邀約,無數軟文在網絡上黑我,當年瘋狂的石頭有多火,后來的我就有多慘,可,那是經紀公司的定價,我能怎么辦?我只是一個任人擺布的小演員而已!”于佩佩發泄似的直接用手指掐滅了煙頭。
  
  “后來我就涼了,成名后翻臉不認人的標簽就貼在我身上了,其他劇組一打聽也沒人敢用,一直到好幾年之后,沒人認識我了,才有機會接點小配角。”
  
  梁鴻飛還真沒想到,原來事情是這樣的,他當時也納悶,怎么跟于佩佩吃飯的時候聊得好好的,后來經紀公司卻報了個那么離譜的價格。
  
  “之前我跟老劉說的是真話,這事情我真的做不了主..........”梁鴻飛話還沒說完,就被于佩佩打斷。
  
  “給我一個機會,我只需要一個公平的機會,其余的不需要你幫忙!”
  
  梁鴻飛從她的眼里看到一種莫名的自信,又或者她已經沒什么可以輸的了,所以才無所畏懼。
  
  “好吧,你把資料發到我的郵箱,我會安排你通過初審的,初審過后會有文員把劉思慧的劇本發給你,能不能打動李總,就看你自己的了。”
  
  “謝謝。”于佩佩由衷的說了一句,等梁鴻飛關上門,眼淚終于決堤,多年的委屈、不甘,似乎全都在這一刻爆發出來。
  
  司機有些詫異的看著梁鴻飛,下意識的看了看表。
  
  梁鴻飛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勞資什么都沒干。”
  
  司機一副我信你個鬼的表情,一度讓梁鴻飛抓狂,回到家,空蕩蕩的房間里完全沒有一絲溫存,腦海里不免浮現出在酒店的一幕。
  
  一夜無話,選角的進程依舊在繼續,梁鴻飛也通過關系網把許多演員的資料都匯集起來,層層篩選之后給演員們發出試戲邀約。
  
  幾個配角著實是讓主創們操碎了心,像“呂受益”“黃毛”“劉牧師”這樣的角色在整部戲當中都占據了極高的戲份。
  
  這幾個角色的要求就是普通,甚至長得越磕磣越好,許多一線院校出生的演員都達不到要求,他們太耀眼了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很容易導致觀眾出戲。
  
  但是這樣的角色對演技的要求還很高,普通的龍套壓根就撐不起來他們的戲份,比如“呂受益”這個角色,那種隱藏在骨子里的卑微,讓人看上一眼就很不舒服的感覺,對于龍套來說實在是太為難了。
  
  倒是牧師的角色有許多老戲骨都可以勝任。
  
  “還是年輕演員斷檔啊!”李沐在會議室里直嘆氣,現在的藝校招生基本都是沖著帥哥美女去的,特型演員這一塊招收的學生實在是太少了,似乎藝校的責任就是把每個人培養人風光無限的大明星。
  
  可是娛樂圈不缺明星!缺的是演員啊!
  
  “要不..........咱們擴大范圍吧?一類院校的考生對外在條件要求很高,這也導致許多外在條件不太好的考生選擇去一些地方性的藝術院校就讀,這些院校說不定會有什么好苗子。”夏宇提議道。
  
  李沐點點頭:“這倒是個法子,那就給這些院校發邀約,最好能夠把符合條件的學生跟已經畢業的學生資料都發過來,咱層層篩選,也好過去全國海選,大海撈針的好。”
  
  當下影視圈,草根走紅的神話基本已經破滅,真正能演出來的都是從專業藝校出來的,這就是專業跟非專業的區別。
  
  而香江寶島地區近些年演員資源的匱乏也是不專業導致的,沒有專業藝校的人才輸出,光靠天賦異稟的草根轉化,這個幾率實在是太低了,不是每個人都有王寶強、趙麗穎的天賦。
  
  更多的是志玲阿姨、AB這種不管演什么都是自己的明星。
  
  很快,一些地方性的專業院校就接到了節目組的邀約,對此,這些藝校自然是相當興奮的,雖然這部戲的投資不大,不過也有七千萬,他們這些藝校的學生別說七千萬了,七十萬的劇組能演個跑龍套的都要開心瘋了,更何況還是戲份相當重要的配角?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