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娛樂圈餐飲指南章節目錄 > 第二章 嘿,孫子!

第二章 嘿,孫子!


  張步凡,男,1981年生人,職業:廚子。
  老張家從他這往上四輩,也就是他爹,他爺爺,還有他曾祖父都是廚子,據說,他曾祖父還曾經給滿清的皇親國戚做個飯,算得上半個御廚,當然,這是真的假的就沒人知道了。
  張步凡沒見過他曾祖父,對于他爺爺的記憶也不多,只記得他小的時候,他的爺爺就天天逮著他練刀工、練顛勺,練各種廚藝,都說隔代親,這一點在他家一點沒體現,他爺爺是個比他爹還要嚴厲的“暴君”。
  張家祖上是川省那邊的,一直到張步凡的老爹,許是受不了他老爹太過嚴格,也或許是想真的想要做出一番事業來,于是,在張步凡還小的時候,忽然就辭去了川省這邊一家大酒樓掌勺的工作,成為了一個北漂。
  北漂干什么呢?還是當廚子,不過卻不再去給別人打工,而是自己開了個店,當上了老板。
  然而,皂滑……造化弄人,有一手好廚藝的張老爹,最終也沒有能夠真的干出一番事業,直到他和張步凡的母親因為那一場車禍雙雙去世,也沒有能夠把自己這個小飯館子做強做大。
  那一年,張步凡19歲,剛剛大學畢業,沒錯,19歲就大學畢業了,不是因為他多么聰明天才,只是因為他老爹當年為了躲避自己“殘暴”的老爹對自己和自己兒子的“壓榨”而選擇了北漂,同時把才剛剛5歲出頭的張步凡給送進了學校。
  張老爹北漂成功了,然而可憐的張步凡卻并沒有因此“逃離魔爪”,每天被爺爺抓著練廚藝的時間沒變,只是同時多了一項叫做上學的“課外作業”而已。
  那一年,張步凡一下失去了僅剩的三個親人,出車禍的爹媽,以及聽聞此事受到刺激而心臟病發的爺爺,留給他的,只有川省那一套大房子和他老爹在京城打拼十多年最終買下來的那一間藏于胡同巷弄中的小飯館,以及兩張有不少錢的存折。
  張步凡畢業了,張步凡成了孤兒,張步凡成了小富豪……
  悲慘嗎?確實挺悲慘的,但實際上還有更悲慘的。
  如果,我是說如果,那一夜,去的不是三個人,而是四個人呢?
  你問第四個人是誰?自己想唄。
  于是,大學專業是計算機的張步凡毅然賣掉了川省的那套大院兒,給自己的存折上又增添了一筆數字,然后坐上了北上了火車。
  于是,原本名為“健康小館”的小飯館,就變成了現在的“小飯館”,沒錯,叫做“小飯館”的小飯館。
  經過了那件事,有些東西變了,但是,自小被暴君爺爺手把手教出來的廚藝卻是變不了的,開這樣一個小飯館還是沒問題的。
  飯館的位置有些神奇,居然在3環里面,那可是真的“四九城內”,和一些國家機關的辦公場所之類離得相當近,即使是在那個年代,想要買下這樣一處地方也要花不少錢,也難怪張老爹的生意一直做不大,錢都花這了。
  雖然往大了說這里地勢不錯,但往小了說,身處胡同巷弄中的飯館其實位置并不怎么樣,不臨街,想要從大街上來到這里還要七拐八拐的,不僅遠還容易串路,所以,幾乎沒什么人知道這家小飯館的存在,也是因此,這里的生意,從張老爹一直到張步凡,都不咋地。
  也是因此,張步凡到現在都還是沒想明白,管琥那孫子他們當時怎么會跑到他這小飯館來吃飯。
  ………………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張步凡記得那……好吧,無論是從年紀還是其他各方面來說,他都應該叫管琥一聲哥,或者叔都可以,不過和他們接觸久了,也被帶壞了,現在一想到那幾個人,一句“孫子”自然的就蹦出來了。
  管琥帶著另外那倆貨第一次到這來,點的第一道菜就是魚香肉絲,當時吃著他做的魚香肉絲,管琥還很不屑的說菜不正宗,并且想要和他掰扯掰扯到底怎么做才正宗來著。
  不過很快的,他們的注意力就從那一桌子絕壁正宗的的川系家常菜上轉移到了他們手中的本子上,寫了很多字的本子,寫了個故事的本子,劇本。
  三個人從一開始的一個人講戲兩個人聽,很快的發展成為了三個人一起討論,再然后演變成爭吵,主要的問題都集中在對角色的刻畫上,你說承強該是這樣的,他說高明該是那樣的,卻根本定不下來,即使是握有生殺大權作為導演的他,在這一刻說的話也不好使,原因很簡單,他當初弄這劇本的時候,其實也還沒有完全弄明白那倆東山小子到底該是什么樣的。
  或者說,大方向有了,但是細節缺失。
  那個時候正是半下午,飯館里除了那仨貨根本沒別人,張步凡本來呆在邊上百無聊賴的懷念著智能手機,卻被他們的話引起了興趣。
  盡管剛經歷失去三個至親之人沒有多久,依舊傷心,然而畢竟是19歲的年輕人,好奇心最終戰勝了其他,飯館老板張步凡就這樣“不自量力”的湊了上去。
  三人對于一個廚子忽然跑來摻和他們討論劇本這件事情感到驚訝和有趣,卻意外的沒有拒絕,于是,三人討論變成了三人討論一人聽。
  再然后,他聽的有趣,腦子里居然也有東西蹦出來,也不知道是臨時起意還是來自另外的記憶,于是,他也加入了進去,變成了四個人討論。
  再再然后,變成了一個人拿著本子揮斥方遒,另外仨人聽著,而說話的那人,不是導演,更不是演員,而是一個……廚子。
  再再再然后,那部叫做《上車,走吧》的電影順利拍了出來。
  然而小導演還是小導演,小演員還是小演員,小廚子還是小廚子。
  不,還是有變化的,對于那個小導演以及那倆小演員來說,小廚子不僅能做得一手“不正宗但味道還行”的飯菜,還能做編劇。
  嗯,小編劇。
  也是從那天起,張步凡眼中的“娛樂圈中人”,就變成了……
  “嘿,孫子(zei,輕聲)!”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