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大叛賊章節目錄 > 第三百零四章 林娘子獻策

第三百零四章 林娘子獻策

    回到后宮(院),王致清陰沉著臉坐在一張椅子中,這把椅子的位置不在窗邊,也不在其他可以陽光照耀到的地方,相反擺在靠近房內角落的地方,這個角落因為終年照不到陽光顯得有些陰暗,卻能給王致清一種安全感,也許是多年的傳教經歷中養成的習慣吧,更重要的是,在這把椅子后面有一道暗門,以王致清的身手,只要給他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就能隨時隨地通過這道暗門逃脫。
  
      目光順著地磚望向不遠處的隔墻,上面掛著一副畫,這是一幅簡單的山水畫,并非出自名家之手,卻有這一股大氣。
  
      王致清愣愣看著,過了許久輕嘆了一聲。作為教主和如今的三圣王,白蓮教的情況他如何不知,當初出川前的氣吞山河,到現在的心力交瘁,王致清感覺到有些力不從心。
  
      如今河南和四川的局勢讓他一時間無法選擇,他表面上雖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可實際上王致清一直都在遲疑。
  
      “師兄……!”
  
      門口傳來林娘子的聲音,能不通過侍衛通報直接來找自己的也就只有她了,王致清回過神,站起身說了句進來,話音剛落,林娘子輕輕推開房門,就見她婀娜多姿的身影出現在面前。
  
      “師兄還為剛前的事煩惱?”進了門,林娘子見王致清的臉色不太好,輕問了一聲,隨后徑直走上前去,轉到王致清的身后把雙指輕輕按在他的額頭,林娘子有一手好手法,以前凡是王致清疲憊不堪的時候林娘子都會用這種方式幫他消除疲勞,而現在也是如此。
  
      感受著輕重合適的力度從頭部傳來,過了會兒,王致清覺得自己輕松多了。
  
      “川中的局勢真如右相說的那樣?”王致清問道。
  
      “不太好……。”林娘子嘆了口氣,聽起來似乎是答非所問,可她的意思王致清卻非常清楚。
  
      “依你看,成都能守住么?”
  
      “師兄您問錯人了,我就是一個女人,如何知道這個。”林娘子并未停下手中的活,淡淡笑道。
  
      “這沒外人,再說我也想聽聽師妹的看法,隨便說說吧。”王致清閉著眼說道。
  
      “這……。”林娘子遲疑片刻,這才道:“我教在成都有二十多萬人,再加上成都及周邊教民,如能匯集起來更不是少數。何況成都城堅墻厚,不是那么好打的,清軍雖勢大,但想來一時間還能守住,不過這時間久了可就難說了,畢竟師兄您不在川中指揮,僅靠著成都那邊的人,恐怕沒這個能力。”
  
      林娘子雖然說的委婉,但她話中的意思卻不看好成都那邊,說白了,白蓮教出川后,把教中精銳基本全帶走了,而且教中高層也跟隨王致清入了河南,留在川中的白蓮教部人數雖然不少,可實際上都是一盤散沙,再加上沒有鎮得住場面的教中重要人物在,成都要抗住清軍難度頗大,也許一時間能守住成都,但時間一久成都丟失是顯而易見的。
  
      原本,王致清以為入河南后就等于龍歸大海,以白蓮教的實力席卷中原,最終問鼎天下不是什么難事。可誰想,殘酷的現實給了王致清當頭一棒,如今白蓮教非但未能在河南打開局面,反而只能呆在南陽一帶勉強維持,在這種情況下,王致清心中不免彷徨。
  
      張淼和崔亮的爭執王致清看在眼里,實際上現在他心中也是如此糾結萬分。想回四川,卻怕一旦回去了成都又丟失,白蓮教就將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可不回去,眼睜睜看著成都被清軍打下,甚至丟掉全川,而自己又在南陽無法打開局面。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王致清的腦海中突然閃過這一句話,當初就不應該急著出川,而是好好把川中經營好,然后直攻廣元,在解決廣元清軍后由川入陜,這樣一來就根本不會有現在的局面。
  
      話雖這么說,可現在后悔也晚了。王致清傳教有方,更善于蠱惑人心,但他卻不是一個有戰略眼光的人,或者說在他白蓮教中也未有真正有判斷大局能力的人才。就連張淼、崔亮等人,也并非合格將領,這也是王致清在拿下全川后,擁兵幾十萬卻如此一張好牌打成爛局的主要原因。
  
      “師兄,小妹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講。”林娘子突然說道。
  
      “說吧,你我之間有何不能講的。”
  
      林娘子勸道:“當初入河南,我教是打算以大軍掃平中原,然后一路北進的,可如今局勢根本不是我們當初所想。先不說清軍,相比我教,清軍雖然人少些,可清軍戰斗力極強,再加上還有蒙古鐵騎在手,中原平原地帶,兩軍對壘我們實在太吃虧了。”
  
      聽到這,王致清點點頭,魯山大戰,清軍近萬鐵騎橫沖直撞,一路勢不可當他是親自瞧在眼里的,雖說白蓮教人多勢眾,可相比白蓮教,訓練有素的清軍根本不是川中那些老爺兵可以比的。如今,白蓮教和祝建才聯手才勉強和清軍打成平手,如以自己的力量想要擊敗河南清軍實在是難上加難。
  
      “再者,川中大變,如今回兵川中恐怕也來不及了,所以依小妹所見,師兄還得早做打算才是,以免到時候兩頭落空,坐守孤城啊!”
  
      王致清搖頭嘆道:“這談何容易,現在已是進退兩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而且北邊的清軍已有動靜,說不定這大戰又將開啟,難……難啊!”
  
      “其實師兄還有一條路可走。”這時候,林娘子突然道。
  
      王致清疑惑地抬頭看向林娘子,不明白她這話是什么意思。
  
      林娘子笑了笑,只見她停下手中的動作,伸手向左邊指了指道:“師兄您難道忘了,您還有一個好女婿呢,如今您的女婿可是已拿下荊州府要地,更一口氣占了岳陽,眼看著就將重歸江西。河南向南,離湖北并不遠,師兄與其在河南和清軍死拼,倒不如南下湖北,再怎么說,高進總比祝建才可靠些,何況那兩個丫頭還在高進身邊不是?”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