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且拭風雨章節目錄 > 第二百五十章 我這一生求富貴

第二百五十章 我這一生求富貴


  那鐵臂男子投入煙塵之中,嘶吼聲伴著狂笑聲,直令煙塵又濃郁幾分。
  待到張野子已忍不住,欲要再使暗器之時,煙塵中的狂笑聲突然響了幾分。
  笑聲未落,那鐵臂男子已又倒飛出來,這一次,這鐵臂男子的嘴角還掛著鮮血。
  而那條鐵臂的手背上,也沾著幾道鮮血!
  這鐵臂男子又倒飛出來,在地上滾了幾滾,卻不站起身來,只又向前沖去。
  煙塵之中,那光頭壯漢也竄了出來,在半路上正撞到這鐵臂男子。
  緊接著,這鐵臂男子還未反應過來,那光頭壯漢已又強摟過來,抱著鐵臂男子轉了幾個圈,突然一松手,直把這鐵臂男子旋得飛回了天字軍中。
  而那鐵臂男子的身形倒飛之際,卻也一拳錘到了光頭壯漢的胸口,直把光頭壯漢也錘得后退幾步,直到左腳強使勁力,深深插在了食鐵獸身前的泥土里,這才得以止住退勢。
  這一次交戰之后,二人便都不再出手,只默默地盯著對方,直至煙塵散去,這光頭壯漢才“嘿嘿”一笑,說道。
  “摘花郎不愧是摘花郎。”
  那鐵臂男子聽見這話,也咧嘴一笑。
  “嗅花郎也不愧是嗅花郎。”
  話音落下,二人已都笑了起來,張野子卻心中一驚。
  難道這曾告訴過自己師父情況的光頭壯漢不是幫手,而要跟敵人一笑泯恩仇了?
  正當張野子心中驚懼之時,那光頭壯漢卻猛地收攏了笑意,大咧咧地問道。
  “袁無盼啊,你是不知道杜世閑的身份?”
  袁無盼?
  張野子聽杜世閑說過,名字叫袁無盼的,正是天字軍中的鐵壁將軍,也是師父的好友,袁超一。
  此時看來,這袁超一,還是天字軍中的鐵壁將軍,只是“好友”這兩個字,只能讓師父自個兒咽下了。
  袁超一瞇了瞇眼,說道。
  “良禽擇木而棲,花間會斗不過彭家,孫新雁,你也該換換地兒了。”
  孫新雁聽見這話,朗聲喝道。
  “袁無盼,禹無羊是你義父,你也能反?”
  袁超一嗤笑道。
  “識時務者為俊杰,你不也是禹無羊的義子,不也反了嗎?”
  孫新雁皺了皺眉,說道。
  “我就是出來單干而已,我可沒以花間會為敵。”
  袁超一冷哼一聲,回道。
  “五十步笑百步,差哪去?”
  這話說完,孫新雁卻又笑了起來。
  “差哪去?哈哈,并蒂花下,來個人給他說說,我們倆差哪去了!”
  話音未落,一個肥碩的身影從天字軍陣列中躍起,持著一桿粗如樹干的金杵,照著袁超一的頭顱砸將過來。
  袁超一也不回頭,只冷哼一聲喊道。
  “錢根,你敢造反!”
  話音未落,金杵已然臨頭。
  袁超一卻不慌不忙地,左手鐵臂一揚,穩穩地接下了這一杵,緊接著便一腳飛出,直把錢根踢得飛了起來。
  錢根一招失勢,卻不慌亂,只凌空一個擰身,穩穩地落在地上,好似這一腳并無使出勁力一般。
  錢根落在孫新雁身前,也不對孫新雁說兩句話,便金杵一橫,指著袁超一喝道。
  “袁超一,白絮是怎么死的,你敢說出來嗎?”
  袁超一眉頭一皺,卻依舊穩聲答道。
  “是我告得密,引來了‘邊城五鬼’,那又如何?我投身彭家,不得納投名狀嗎?”
  錢根厲喝道。
  “無恥小人!虧得杜世閑如此信任你,白絮也對你尊崇有加,你竟作出這等小人行徑!”
  袁超一聞聲微怒,回罵道。
  “你們懂什么?彭家勢大,只有跟著彭家,才能活得暢快!”
  錢根還未答話,天字軍中又躍起一人,大喊一聲,便向著錢根身旁躍來,還將一個人影甩向了袁超一。
  “鐘衣殺了你師兄,廢了你師父,你還勾結鐘衣的徒弟,袁無盼,你還記得邢無為嗎?”
  袁超一木著張臉,聽著風聲一揚手,正接下了被擲來的秦嫡,也不去看,只將秦嫡輕輕放在地上,這才說道。
  “葉零,你不也是背叛了鐘衣,才跟上杜世閑的嗎?我們都是為了活得更好,有什么錯!”
  來人正是葉零。
  葉零剛才在天字軍中突然發難,偷襲了秦嫡一掌,將其打得背過氣去,可人群之中一時不察,不知被誰抓了一爪,此時隨著自己的縱身飛躍,小腹位置的衣衫已撕裂開來。
  衣衫上五道爪印可怖異常,萬幸葉零飛躍得及時,這才只被在肚子上挖出了五道紅印。
  葉零聽見袁超一的喊話,也不動怒,只沉聲回道。
  “至少我知道,我是被花間會養大的,而你呢,你還記得誰讓你活下來的嗎?”
  袁超一終于暴跳而起,指著孫新雁罵道。
  “你們都說我不對,那你們知不知道,他說沒反花間會,可他殺了臘梅花楊逸心,毀了禹無羊在枉天城的所有安排!”
  話音未落,孫新雁突然笑了起來。
  “我讓你看見臘梅花身死,但你又怎能知道,這一切,不是禹無羊的安排?”
  袁超一聞聲一愣,還未答話,孫新雁已指著袁超一又開了口。
  “袁無盼,禹無羊早就知道你心生反意!”
  袁超一終于臉色通紅地狂笑起來。
  “好啊!好啊!你們都針對我!你們一個個都正氣凜然,但你們知不知道,我為什么這樣!”
  袁超一的鐵臂高高抬起,大吼道。
  “我這左手,當年也是能巧撥機栝,翻弄秋毫的!可是我技不如人,又沒一個勢力照顧,我如今,只能用一只鐵手,你們是好人,是,就我是壞人!那你們為什么非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于我!
  我只想活得更好,有錯嗎!”
  孫新雁攔住袁超一的話頭,大喝一聲。
  “袁無盼!”
  “盼”字剛喊出口,袁超一猛地大叫一聲,壓下了孫新雁的下一句話。
  “我不叫袁無盼!我最開始,叫袁富貴!是禹無羊,禹無羊給我改了名,叫我‘袁知恩’,他讓我知曉他的恩情,后來,曹一又改了我的名字,讓我的一生都沒有盼頭!
  現在,我叫袁超一,我要超脫世人,成為天下第一!只有彭家,只有彭家,有能力給我富貴!”
  袁超一一句話叫得唾沫橫飛,聲音卻凄厲如鬼,直令眾人都聞聲一滯。
  待到袁超一喊完這句話,場中已無人開口,好似都不知該怎么反駁他。
  張野子見狀,生怕這幾個從天字軍中走出來的幫手又被袁超一說動,忙開口喊道。
  “可你不該讓你的朋友們失望!”
  袁超一聞聲大吼道。
  “我不需要朋友!我只要富貴!”
  這句話說完,護山河里,忽然又響起了喊殺聲,眾人忙回頭看去,不知何時,護山河中已被船只擠得看不清了船下的河水。
  而船上,滿是披甲人和天字軍旗。
  喊殺聲起,一只金翅大雕突然從天而降,落在幾人中間。
  大雕落地,直震得煙霧彌漫,煙塵剛起,一聲蒼老,但威嚴自重的聲音已響了起來。
  “不錯,你不需要朋友,只有彭家,可以讓你一生富貴。”
  袁超一聽著這話突然一慌,可身形抖了幾抖之后,便又強忍下來,恭恭敬敬地彎了彎腰,說道。
  “徒兒不肖,之前多惹師父生氣,還望師父見諒。”
  煙塵散盡,眾人這才看到,金翅大雕的背上,正坐著一個看似五六十歲,還留著一撮花白的山羊胡子的灰袍老人。
  正是天字軍的軍師,也是第一個把袁超一稱作“袁無盼”的,曹一!
  曹一笑呵呵地看向袁超一,點著頭說道。
  “袁超一,知錯就改,善莫大焉。”
  袁超一當即跪了下來,將頭按在了塵埃之中。
  “師父再上,不肖徒不敢再用這賤名,還望師父,能再賜‘無盼’之名。”
  曹一笑呵呵了搖了搖頭,說道。
  “名字只是名字,沒有意義,你的心對了,名字叫什么,都可以。”
  袁超一正要回話,孫新雁突然大喝一聲。
  “你是曹一!”
  曹一坐在大雕背上,回過頭來,俯視著孫新雁,突然一笑。
  “沒錯,我正是打傷了你的腦袋,讓你長不出頭發的曹一。”
  孫新雁勃然大怒道。
  “好,那今天,我就再試試你的大力《山落功》!”
  話音未落,孫新雁已作勢欲動,大雕通得人性,忙一振翅,似要迎上孫新雁。
  曹一坐在大雕背上,卻紋絲不動地笑道。
  “你若不是看到我身體殘廢,又感受不到我的內力,還敢對我出言不遜嗎?”
  孫新雁既不應下,也不反駁,只兩腳一錯,整個人飛撲而來,蒲扇般的肉掌直沖曹一的頭顱捉來。
  曹一卻一動不動地,只看著孫新雁笑著,待到孫新雁越過了雕翅的阻擋,這才輕聲說道。
  “叫。”
  孫新雁聞聲疑惑,神雕卻知曉其中意思,猛地啼鳴了起來。
  下一刻,萬箭自護山河中齊發,仿佛遮天蔽日。
  孫新雁余光瞥見箭矢群出,忙強自在半空中一個擰身落回地上,緊接著便和眾人一同作出了防備的架勢。
  可萬箭齊發,又哪是人力能防得住的,大家也只能盡人事而已。
  誰知萬箭剛飛到老樂山上,老樂山便突然震顫了起來,下一刻,地底直升起了一面土墻!
  眾人看著這天降奇緣,都忍不住驚咦起來,只有曹一神色如常,似乎,臉上還掛著胸有成竹的微笑。
  待到箭矢撞在土墻之色,發出不絕于耳的“噼里啪啦”聲時,曹一才輕聲開口,似乎是對自己所說,似乎,又只是為了自己的算計至此,落下一句定語。
  “鬼人。”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