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塢少年章節目錄 > 第七十三章:賑災糧 四

第七十三章:賑災糧 四


  “怎么說?”僮俊這時疑惑道。
  “那我就直說了吧!”廖庭織這時鎮定說道:“李教頭的出走,其實并非出于偶然,也不僅僅是因為自恃功高,不甘居于你我之下。而是他早已經有了反叛之心,之所以甘愿留在這里,做個小小的教頭,就是想帶領民團的人馬,一舉去投奔曾日燕!”
  “投奔曾日燕?他不是你的同鄉,好兄弟嗎?為何他要這樣做?”僮俊接著問道。
  “是!從前我也以為,他是看我的情面上,才來民團的。可后來我才知道,他其實和曾日燕,還是表親,之所以在咱們小小的民團任職,一方面是想要你我之力,把民團經營起來。另一方面,其實也是暗中監視咱們。還好,在他還沒有完全聚攏人心的時候,你就先把他給攆走了。不然,稍以時日,民團可能就易主了……”
  “那你為什么不早點說?”僮俊接著又問。
  “我早有提醒過你的,可是都被你阻止了。你叫我不要再說下去,以免中了他人的謠言,傷了兄弟的情義。另外,我也曾試圖勸阻過李少武,叫他懸崖勒馬,可他也是不聽。所以,我才想著,借以家里回鄉之名,離開民團!”廖庭織回道。
  “好家伙,得虧我攔得快,要不然,接下來,下一個該走的,豈不是我跟二牛了?”僮俊接著又道。
  “雖然李少武已經離開了民團,不過咱們暫還不能放松了警惕。眼下,民團內部,還有不少李少武的親信,咱們必需逐個把他們挖出來。要么勸為己用,要么棄之不用!”廖庭織道。
  “那這與我們,奪取賑災的糧食有什么關系嗎?”
  “自然有很大的關系!”廖庭織接著又道:“原先的知縣,也就是曾日燕的叔父,如今已經掉任知府。現任父母官,也就是那天咱們見到的,那位眼睛骨碌碌轉的縣太爺,正是他是的屬下,倆人皆是慶國公陳邦傅的爪牙。而曾日燕和李少武,自然和他們一丘之貉。倘若咱們民團內部,還安插著他李少武的手下,后果可想而知。”
  挖出蘿卜帶出泥,僮俊沒有想到,其中的關系竟是這般錯綜復雜。原本只是想,把那縣官貪污下來的賑災糧食,暗中給他奪了,分派給鄉民的。沒想民險些置整個民團于絕境當中。“怪不得這李少武這般蠻橫,竟敢公然向災民逼捐了,原來他的后臺竟這般強硬!”僮俊道。
  “哼哼,那就看他,是否念在往日的情份上,放咱們一馬了。倘若他回去之后,上報說咱們意圖謀反,帶人強行接管民團。那咱們,也只能是他砧上的魚肉,任憑宰割了……”
  “車到山前必有路!廖庭織你放心吧,倘若真有這么一天,那就由我僮俊來扛,絕不連累你們大家!可是眼下,鄉民無食,只以葛根樹皮充饑。我僮俊自不能坐視不理!這件事,我僮俊是管定了!”僮俊道。
  “既然這樣,那我廖庭織自當舍命陪君子!”廖庭也自回道。
  ——
  “楓木寨”是一個只有二、三十人的民團隊伍的營寨,不過這支二、三十人民團隊伍,閑常卻是從來不作操練,而只是轉翻看守著那所營寨,絕不讓任何生人靠近。領頭之人叫徐開,是徐彪的弟弟。
  徐彪是橫州土豪,地方一霸,與南寧巡撫趙臺關系密切。趙臺是永歷皇帝親點的南寧巡撫,統管南寧行在諸事。而慶國公陳邦傅,曾因保駕有功,得以世守潯梧。原本,兩人都是南明永歷朝廷的大臣。可這陳邦傅偏偏不甘寂寞,非要取代趙臺,兼領南寧府治權。
  清軍將領李成棟拿下廣州之后,派人向永歷帝送來降表,歸順大明。永歷帝因下肇慶,卻在梧州被陳邦傅挾持,欲挾天子以令不臣。好在,李成棟親自提兵迎駕,永歷帝朱由榔,才得以重返肇慶。
  眼下,陳邦傅欲想爭奪南寧府治權,與南寧巡府趙臺相抗。橫州土豪徐不服,自提兵前往南寧城中助防。徐彪、徐開二人,各為其主,因而反目。
  ——
  話休繁敘,再說僮俊,想要吞掉縣太爺私藏在楓木寨,由徐開所領的民團把守的賑災糧食,必然會觸怒陳邦傅及其爪牙,有如曾日燕和他叔父,及李少武等人。唯一的救命稻草,那只有投靠趙臺、徐彪了……
  然而,這倆人的勢力,遠不如陳邦傅不說。終歸還不是什么好鳥,無非也是想割據自雄,獨霸一方罷了。倘若僮俊公然投靠他們,那便此地無銀三百兩,自己承認了搶奪縣太爺私人糧庫的事實,必曾招致曾日燕等人舉兵來攻……
  想到這里,僮俊左右為難!
  “廖庭織!你果然不怕死嗎?”僮俊再次問起廖庭織道。
  廖庭織這時,顯然有些云風輕,笑笑說道:“呵呵,你僮俊都不怕,我怕什么?何況咱們也已經在鬼門關上,走過好幾回的了,也不差這一次!”
  “好!既然你這樣說了,咱們就干他這一次!說吧,你所謂詳實的計劃是什么?依你之見,咱們具體,應該怎么拿下這個徐開,而又不被人發覺是咱們干的……”
  “強攻是不可能的,漫說這楓木寨,易守難攻。而且這徐開的手下,個個都是正規行伍出身,戰場經驗豐富且勇猛無比,只能智取!”廖庭織道。
  “當然是智取!倘若強攻,大隊人馬殺過去,既便能夠得勝。那豈不就是直接告訴所有人,這事就是我民團的人干的了嗎?”僮俊心想,接著又道:“那依你之見,應當如何知智取?”
  只見廖庭織這時取出一張圖來,在案臺上展開道:“這是我派人,暗來探來的,楓木寨的地形圖!還請您恕我擅自主張之罪……”
  “先不說這個!”僮俊此時,自湊過去仔細查看這張地圖。“水源呢?怎么不見有水源在何處?從楓木寨到邕江邊,該有好幾里路程吧?沒有水源,他們日常如何生存?”僮俊看過地圖之后,接著問廖庭織道!!
  廖庭織見說,回道:“此山寨靠山涯面而立,寨中有石洞,洞內正是諸藏糧食的地方,里頭有地下水。想在水里下,基本是不可能的……”
  “……”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