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我是全球金手指章節目錄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生世

第一百四十六章 生世


  “媽媽?媽媽!”沈言猛地睜開眼,而眼前只有巨大的淡藍色恒星,距離恒星這么近,正常情況早被化成灰了。
  但沈言卻發現,有一層溫和的力量包裹著自己,阻隔了恒星的毀滅之力。
  “沈言。”
  “誰?!”沈言猛然一驚,竟然真的有人跟自己說話,但他此時無法動彈,也看不到說話的人。
  “那么短的時間,你能走到這里,的確是沒讓我失望。”
  沈言只覺得這個聲音很熟悉,心中猛然驚醒,這聲音正是黎族之主。
  果然,那顆巨大的恒星中央,漸漸浮現出一個肉球。
  這里有黎族之主的影像?沈言心中大喜,如果這一層宇宙中也是意念幻境,那黎族之主必然會指引他離開!
  而更不可思議的是,肉球卻說道:“這里并不是幻境,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您就是黎族之主?!”沈言懷疑自己還在做夢,畢竟他現在的意識還是模模糊糊的。
  只聽肉球說道:“我就是黎皓,黎族之主,也算你的半個父親。”
  沈言腦中嗡的一聲,完全說不出話來。
  而肉球又說道:“剛才我已讓你看到了一切,你母親彌留之際,我將系統與一絲神脈注入了她的胎盤,你才保住了性命。你體內有我的血脈,難道我不算你半個父親嗎?”
  “父、父親?”沈言腦中還是一團混亂,不知道該問什么。
  “快服下神木精魄,否則你的本源將會潰散。”
  一枚神木精魄從沈言的儲物空間中自動漂浮出來,直接喂進了他的嘴中。
  藥力發散,沈言只感到本源被一團生機包裹,慢慢復原,這一刻他的意識漸漸清晰。
  他仿佛看到,姐姐抱著他在看紅菱礦的光芒,他的眼中盡是奇異飛舞的流光。
  “你是我父親?”沈言的意識終于清晰了,他發現這一切并不是夢。
  黎皓答道:“你肉身的父親是沈明輝,本是夏盟一名士兵,在大災難的救援中犧牲,而我賦予你神體與血脈,也是你的父親。”
  沈言的眼淚流了下來,姐姐從沒跟他過多說過父母的事情,而他對父母可以說完全沒有印象。
  想起之前模糊中聽到的對話,沈言又問道:“那姐姐呢?”
  “她是你父母收養的孤兒,我并沒有過多探究。”
  果然如此,沈言再也忍不住抽泣起來,姐姐竟然為了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弟弟付出了那么多,他只感到無比的心疼,又無比的失落。
  沈言只覺得自己欠了很多的債,無論是人類父母,還是黎族之主,再或者姐姐沈琪,他這一輩子都還不清這些人的恩情。
  情緒越來越濃烈,自從沈言獲得新生的那一天起,他從未再像一個孩子般哭過。
  一通發泄過后,沈言漸漸冷靜了下來,輕輕對著黎皓喊了一聲:“父親。”
  黎皓半天沒有說話,片刻后才又說道:“宇宙無窮,能站在頂端都是孤獨一人,如今我黎皓有你這個兒子,也算值了。”
  “父親,您并沒有死?”而直到這時,沈言才意識到這個問題,他一直以為黎族之主已經隕落,但現在黎皓就在眼前與自己對話。
  黎皓說道:“離死也不遠了,當初我只剩一絲意識本源,躲入宇宙之心,化為現在的寂滅胎。
  也就能撐個百年的時間,我真怕這百年都等不到你,現在好了,我還是等到了我的兒子。”
  “父親,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是那普傷的您嗎?!”
  沈言多少知道一些,傷黎皓的人,很可能也是造成地球大災難的人,人類父母是因災難而死,那這個人與他可謂有不共戴天之仇。
  “那普還不夠格,不過他也的確是兇手之一。”黎皓頓了頓,又說道:“那普已被我斬殺,小言,你該想的不是復仇,而是帶領人類重現黎族輝煌。”
  “那父親,還有辦法救您嗎?難道神木精魄也不行?”
  “神木精魄也有局限,只能修復界王以下的本源,對宇宙神而言,卻是杯水車薪。”
  沈言也明白,如果神木精魄有用,父親早就用了。
  但他還是不甘心,從血緣上來說,他就只有黎皓一人算是親人,又怎么能眼睜睜看著父親百年之后神消識散?
  而黎皓又再說到:“小言,你記住,不要老想著去挽回失去的東西,那會讓你一輩子都被束縛,你應該努力去創造,創造新的世界。”
  沈言知道父親為什么這么說,黎皓似乎就是因為要挽回一個人,才結了許多仇。
  但宇宙神都沒有看開的事,沈言又怎么能看得開?
  “父親,能不能告訴我一些當年發生的事情?”沈言繼續追問
  只聽黎皓說道:“大概的事情你應該也知道,我被三個宇宙神追殺,西斯族背叛,趁機奪取了我兩方宇宙的宇宙之心。
  我本已被圍困,本尊立時被殺,之后我的分身逃入銀河系中,只為了能找一個能繼承黎族傳承的智慧生命。
  后來通過洞察之眼才找到了地球人,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地球生命的智慧被‘大腦’囚禁,如果能走出去,前途無量。
  后來你也知道了,我需要一個純凈的靈魂,而你就是人選,你父母都有純凈的靈魂,你剛好是將死之胎,能完美融合我的神脈。”
  聽到這里沈言又問道:“對了父親,那普是怎么追到地球的?而且他也將自己的界王之心交給了另一個人。”
  “我知道。”黎皓繼續說道:“那普不知死活,他知道我的分身躲進了銀河系,便一路尾隨。
  他當然怕有后患,所以想要暗算偷襲,我的分身只有界王期修為,而且本尊死的時候,分身本源也受到了重傷。
  那普在太陽系中對我攻擊,我們一旦打起來整個太陽系都會化為飛灰,是以我用最后的力量將他封住。
  沒想到他喪心病狂竟然想要毀滅地球,以絕我的后路,不得已我只能用身體去擋,可惜力量還是泄出來一些,地球也引發了災難。
  那之后,我才在地球找到了你。而那普也有一部分本源逃走,但界王之心卻破損了。
  為了保住界王之心,他找一個叫汪志的人作為寄宿體,那人聰明絕頂但心術不正,不過是個工具而已。”
  沈言又問道:“那普有可能復活嗎?”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