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天魔英雄傳章節目錄 > 第十五回史金怪招戲結巴,花翎訴情救陳停

第十五回史金怪招戲結巴,花翎訴情救陳停


  結巴將史金拉到一旁道:“那那那……那!件一一事,辦得怎么樣?”史金自己明白,他說的要云晞嫁給他那件事,心中暗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但他雙眼一轉,微笑一下將折扇一扇道:“本公子早就安排好了,正準備來告訴你。今天晚上,在這桂花林中,云晞想來偷偷與你約會。但她說她有些怕羞,所以將在樹林中布下張簾帳,你到時只要見簾帳上有臉露出,就表示她已經同意,為了表達你的心意,你要跑過去在她臉上親上一口,聽清了嗎?”結巴高興道:“聽聽聽……聽清了。”史金又道:“記住了嗎?”結巴又高興道:“記記記……記!住一一了!!”
  當夜,一牙彎月灑了一些微弱的余暉,結巴美滋滋的來到桂花林,遠遠見張簾帳下垂,中間有一個拳頭大小的洞,結巴開口問道:“寶寶寶……寶!貝一一你來了嗎?”
  而這簾后根本沒有云晞,原來是史金故意在捉弄他,所以才將他騙到這兒來,只見史金暗笑一下,捂著鼻子學著云晞的聲音道:“姑娘早來了,快過來親我吧。”結巴高興得連蹦帶跳的跑過去。
  史金暗笑一下,爬上簾后的一塊巨石脫開褲子,將屁股對準簾上的小孔,結巴跑到一看,見簾上果真露出白嫩嫩的肉,高興的猛親一口,史金感到屁股癢癢,又捂著鼻子學著云晞的聲音道:“味道好嗎,如果好就多親幾口吧。”
  結巴高興得將舌頭伸出使勁猛舔,恨不得將這塊肉吞到肚中。史金感到非常開心,連忙將嘴巴捂住不讓笑出聲來,但上面捂住了,下面卻捂不住,這股笑意化作一股氣流,奔騰而出。但聞“嘟……”的聲響,沖得結巴冠發亂飛。
  接下來當然又是史金拼命逃跑,結巴舞筒狂追,眼看史金就要被追上之時,一把寒氣逼人的劍幫助史金攔住了結巴,原來是花翎與孫不平星夜趕回了翠屏山。
  云晞將花翎迎入閨房,引出花恨與瞎眼婆婆,當花翎的聲音傳到瞎婆婆耳中之時,瞎婆婆激動道:“是她是她,丟丟,這位是你的娘……”花翎與云晞聽后心中一驚,本想告訴他們花恨是撿回來的,但又怕傷了花恨幼小的心,花翎只沉思一下,就爽快地抱住花恨道:“女兒,娘好想你啊,這許多年你受苦了。”
  她邊說邊在自已身上摸,想找點東西作為見面禮。但摸遍全身,沒摸出一樣東西,反將懷中的《赤練還陽》密笈掉在地上,她撿起后交給花恨道:“娘沒有其他東西送給你,這本書權作娘的見面禮吧。”看來,她已經將孫不平的話忘得無影無蹤了。
  當夜他們高興的玩了許久,因花翎睡覺喜歡在床上亂滾亂翻,把小花恨壓醒了幾次,云晞只好將花恨抱到自己床上。花恨在夢中醒來之后,摟著云晞道:“孃孃,從明天起教我識字好嗎?我要將娘給我的見面禮全部背完。”云晞溫柔的拍拍她點了點頭。
  眼看就快到一個月了,陳停體內的陰氣逾來逾甚,已經發展到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地步。有幾次險些將小丫鬟打死,眾英雄無法,只好將他囚禁在巖洞中。
  林瓏在孫不平的治療下,已經完全康復。他對陳停的傷勢萬分關心,每天都派人出去尋看小糊涂是否回來。
  又一個寧靜的夜到來之時。天空那輪明月,使夜空顯得恬靜祥和。但翠屏山的巖洞中,陳停披散著亂發,發出一陣陣怪笑。如同一頭惡獸,又似一尊狂魔,林瓏在巖洞外長吁短嘆,用話語安慰陳停,不過他哪里能聽得進,孫不平走過來道:“只有兩個時辰,他就快滿一個月了,小糊涂為何還不回來呢?”
  林瓏隨聲走到孫不平身邊,用斷臂攀住孫不平著急道:“孫醫圣,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孫不平仰天一嘆,語重心長地道:“辦法倒有一個,不過使用起來將會十分危險。”林瓏道:“只要有一絲希望,再危險也不妨試試。”
  孫不平沉思一下又道:“以前花翎,出于一片同情之心。曾以自己的體溫給竹笠解過毒,所以她體內有一股抵抗陰寒之毒的抗體。如果讓花翎出手將陳停的雙掌抵住,運動體內的抗體與陳停相斗,不用半年,陳停也會康復如初。”他一下又道:“但是,陳停體內之毒,不比其他毒氣,它會使人喪失理智,做出別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來,所以若要花翎進去,又萬分危險。”
  他們的話音剛落,花翎一人突然從崖邊一棵大樹后走了出來,原來她心中掛念著陳停。一人前來探望,無意中聽到了二人的談話。只見她默不出聲,慢慢的走向巖洞。孫不平飄過去將她攔住道:“花翎,千萬不要進去,很危險呀!”花翎淡淡一笑,推開孫不平又向前走。
  眼看花翎推開門進去,孫不平在外大聲道:“千萬不要與他與肌膚之親,更不能讓他占有你的身體,若有意外點他的穴位就可以了。”林瓏心中矛盾激動地道:“這怎么辦?”孫不平道:“我們在外不能走,只要他們有什么不對,就立即沖進去殺掉陳停救花翎,因為他體內的毒若從口舌上與花翎相抗抵消的話,今后花翎就不要想,再將武功練到更高一層,如果他發狂時占有花翎的話,那花翎就會像他一樣,成為另一位當年的梅寒冰,當然,他會迅速清醒過來,但憑他的秉性,會痛苦終生。”
  花翎面帶有股說不出的笑容走進崖洞,從她的笑容中能看出幾分幽怨,幾分愛憐。陳停體內的毒氣正充滿心臟,對女人的仇恨正達到最高峰,他見花翎進來,渾身疼痛使他張開雙爪撲向花翎。
  花翎見他撲來,心中暗道:今生不能得到你的愛,能死在你手中,已算一件幸福的事。所以她不躲不閃,仍朝陳停走去。陳停雙手抓住花翎的脖子,擰得花翎喘不過氣,舌頭都伸了出來。他看見花翎的舌頭,忽然張開大嘴,狂叫一聲,想一口將花翎的舌頭咬掉。
  就在他的嘴與花翎的舌頭相接的那瞬間,二人同時感到體內一股,陰冷之氣沖唇而出,好像兩塊磁石一樣,先緊緊將二人的嘴唇粘在一起,隨之,相抗地猛彈,將二人拋開數丈之遠。
  這一接觸,使陳停的陰寒毒退了許多,但隨之一股炎熱之氣又是他猛然欲火焚身,看見他滿面獰笑又抓向花翎,一把將花翎的衣服撕爛,花翎仍不躲不閃,心中暗道:我早就發過誓,今生今世,非你不嫁,我本來就是你的。
  陳停扯壞花翎的衣服,伸手就想將花翎抱住,突然他全身像電擊一般抖個不停。大叫一聲,而后就倒在花翎懷中睡了過去。
  花翎坐在地上,看著懷中熟睡的陳停,低頭深深一吻,柔腸婉轉,語聲凄涼的低聲輕呤道:“多少年來,我就盼望著能夠有這一天,你能靜靜的聽我說話,聽我叫你一聲停哥哥,雖然知道你心中不愿睡在我懷中,但我能夠擁有哪怕是你極不情愿的這一刻,也終身滿足了。
  停哥哥你知道嗎?在泰山上我的心從見到你那一刻開始,就已經不屬于我了,它悄悄地跟你而去,它會因你的高興而高興,會因你的憂愁而憂愁,它使我改變了從前的模樣,努力將頑皮活潑換成文靜溫柔。
  然而這一切,不想都付渚東流,當我知道你不愛我之時,你的絕情使我感到心在流血,使我感到一切都如一場睡夢。
  曾經,我又拼命的想將你忘卻,使勁的將你深藏在心底,豈料這情好比深藏的烈酒,藏得越久,味就越濃,藏得愈深,味會更烈,我努力的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但每當人靜夜深,你來到我夢中之時,我都會悄悄地痛哭許久許久……停哥哥,我好希望你能情深意濃的,喊我一聲翎妹妹啊……”
  這時,門輕輕推開,云晞出現在二人背后,她在林瓏口中已經知道花翎在為陳停療傷,但她看見陳停熟睡在花翎懷中之時,不由心中一驚,矛盾的將長發拿在手中不停地纏繞,默默地聽著花翎對陳停的低訴。
  花翎無心留意身后的來人,仍在繼續輕呤道:“也許當你醒來的時候,只覺得自己如同做了一場惡夢,永遠不會想起我們曾經親近過,也許當你醒來的時候,對我的仍是那副冰冷冷的面孔,我好希望你永遠就這樣睡在我懷中不要醒過來,但我又豈能為了一私欲,而害了你的終生呢。
  只要我們曾經擁有過,這樣明月當空的夜晚,何須還苦苦奢求天長地久永不分呢,你的親吻,你的擁抱,今生今世我會永遠記在心,不會忘記,停哥哥,就讓我再叫你最后一聲,再吻你最后一下吧。”
  花翎輕呤話畢,無限柔情的叫了一聲:“停哥哥”低頭將自己的唇緊緊壓在陳停嘴上……。
  陳停感到一陣冰涼的微風,將自己心中的炎熱漸漸撲滅,于是他慢慢的醒了過來,他睜眼看見自己睡在花翎懷中,一把將花翎的嘴唇推開,憤怒的指著花翎道:“你想干什么?”
  看見他重新醒來,云晞跑過來將他拉住高興得直叫:“停哥哥”。花翎慢慢的整理衣服,雖然她一聲不吭,但從門口透進的月光中,看清她臉上掛滿了兩行珠淚。孫不平與林瓏在外,當然清楚里面的一切,只見孫不平搖了搖頭道:“幸好他還沒占有花翎,否則上蒼對花翎就太不公平了,哎!”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