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神棍棄妃章節目錄 > 第二十五章:計中計,意外

第二十五章:計中計,意外


  “既然幾位師兄有意結識我家妹妹,不如咱們結伴同行?”葉蘭芝適時開口,她知道這群人是不會拒絕的。
  果然,烈火宗的幾人都高興的加入了她的隊伍。
  葉蘭芝暗自得意,先穩住這群人,必要的時候制造事端拖住他們,到時候看他們怎么跟她搶。
  夜玲瓏皺眉,察覺到那幾人的別樣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渾身氣息冷了幾分,看了葉蘭芝一眼,敢拿她當槍使,也是需要勇氣的。
  將計就計,靜觀其變。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朝迷幻森林深處前進,有這兩大門派結盟,一路上倒無人敢不長眼的撞上來。
  夜玲瓏也通過烈火宗知道了許多有用的信息,比如迷幻森林里確實有她想找到藥材,比如這次那么多人來這里的目的。
  神獸?想不到這里居然會有神獸的存在,這么一說,就不奇怪為什么那么多人明明知道迷幻森林危險,卻還要來一探究竟了,畢竟神獸的誘惑確實夠大。
  在這個以武氣為尊的大陸,擁有一只神獸意味著什么?意味著至少有著武神級別以上的戰斗力,意味著可以在神隱大陸橫著走。
  難怪葉蘭芝一路上遮遮掩掩,一點風聲都沒有透露給她。
  走了大半日,幾乎沒有遇到什么危險,只有幾只低階異獸不小心沖進人群,被輕松幾招就地斬殺。
  全程夜玲瓏都沒出手,決定將柔弱進行到底。
  天色漸晚,全體在古木茂盛的河邊安營扎寨。
  夜玲瓏悠哉悠哉的靠在大樹上,吃著烈火宗弟子為她尋來的水果,喝著華光宗的人尋來的蜂蜜。
  還有人烤好鹿肉兔肉給她送來,眼紅了一大群女子。
  “師姐,你看!你三妹真是好本事,狐貍精!”
  其中一個華光宗女弟子憤憤不平的開口,手里抱著剛拾來的樹枝,狠狠一扔。
  葉蘭芝目光微閃,不動聲色的與烈火宗那個大胡子男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后開口道:“稍安勿躁,我自有打算!”
  “可是她……她……這也太囂張了,弄的咱們跟她的丫鬟一樣!”女弟子說著,故意聲音大了點兒。
  夜玲瓏聽覺靈敏,自然毫無疑問的聽清了她的話,頓時我見猶憐的開口:“對不起,我姐姐心疼我才帶著我一起的,都怪我什么都不會,要不……我還是走吧?”
  葉蘭芝一聽,立馬急了,她可是放低姿態好久,才穩住她這個三妹的。
  絕對不可以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否則她的新仇舊恨何時才能報。
  “你給我閉嘴!她是我妹妹,我帶著她怎么了!誰敢說不!”葉蘭芝狠狠瞪了之前那個女弟子一眼,獻媚的將手里剛烤好的魚拿到夜玲瓏跟前。
  “就是就是,人家玲瓏妹妹本來就是弱女子,應該得到我們的照顧,你懂什么!再說人家是小姐命怎么了!”烈火宗的一眾男子也紛紛站在夜玲瓏這邊,美人嘛!自然是需要照顧的。
  之前開口的女弟子紅著眼睛,灰溜溜的走開了。
  “三妹,這是姐姐專門給你烤的魚,快點嘗嘗吧!”葉蘭芝將原本自己留著吃的食物遞了過去。
  夜玲瓏推辭了一番,被葉蘭芝硬塞了過來,只好將袖袋里的小金鳥放出來吃魚。
  氣的葉蘭芝差點吐血,她簡直一刻都等不及了,恨不得就地掐死這個女人。
  一點小插曲就這么過去了,夜色正濃,夜玲瓏靠著大樹,閉目養神,精神力釋放出去,籠罩著這一大片區域。
  幾道身影鬼鬼祟祟的靠近她,時不時交頭接耳一番。
  “她怎么還沒倒下?”
  “不是說藥效快發作了嗎?”
  “噓!小點聲,別吵醒了別人!”
  就在他們嘀嘀咕咕的時候,夜玲瓏突然軟軟的倒下。
  “成了!快點扛走!”
  幾人慌慌張張的將夜玲瓏扛著朝一旁跑去,葉蘭芝偷偷躲在夜色之中,滿意的笑了起來。
  待天亮,她再拿烈火宗毀她妹妹名節的事一宣揚,烈火宗一定會被那些正派的唾沫星子淹死,到時候一個人人喊打的隊伍,如何跟她一爭?
  而她再適時透露出葉玲瓏是漓王妃的消息,到時候一個失了清白的漓王妃,她倒要看看漓王還要不要。
  只是……為何她心慌慌的,不行!她得跟上去看看,一定不能讓那女人逃走,否則她一箭雙雕的計劃就泡湯了。
  想到這里,葉蘭芝快速跟了上去。
  就在幾個人扛著夜玲瓏朝叢林跑去的時候,遇到一隊人馬,幾人腳步一停,大概沒想到這么晚還會有人,隨即匆忙繞行。
  “站住!”
  清冷的聲音傳來,夜玲瓏呼吸一滯,我靠!要不要這么巧!看不到我!看不到我!夜玲瓏暗自祈禱著,恨不得隱身遁走。
  月光之下,容漓絕美的容顏不帶一絲溫度,一步步朝這幾人靠近。
  “我們可是烈火宗的弟子,你……你是何人?居然膽敢攔住我們的去路!”
  其中一個男子連忙亮出身份,生怕拖下去會引來別人,畢竟他們所行的是不光彩的事情。
  容漓聽了眉頭微皺,烈火宗居然也有這樣的敗類?思索的時候腳步停了下來。
  烈火宗的人紛紛松了一口氣,總算是震懾住他了!
  夜玲瓏也松了一口氣,心里祈禱著容漓趕緊走,別多管閑事,否則她真是無比尷尬。
  其實她是有點心虛,就像做了什么對不起他的事情被抓包的感覺。
  然而,天不遂人愿,就在夜玲瓏祈禱的時候,一道勁風席卷而來,直接打飛了扛著她的男子。
  而她被一股力量吸了過去,穩穩的落入一個蘭花香的懷里。
  這下玩大了!夜玲瓏心跳漏了一個節拍。
  頭頂傳來容漓的聲音:“王妃這是玩的哪一出?本王著實很好奇!”
  現在真暈過去來得及嗎?夜玲瓏無奈的睜開眼睛:“嗨!又見面了!”
  衛凌嘴角抽了抽,原本以為夜玲瓏真的昏迷,還有些擔憂和后怕的心頓時落下。
  隨后很自覺的降低存在感,因為他明顯感覺到自家主子的怒火蹭蹭上漲著,王妃這下玩大了!
  好冷!夜玲瓏感覺空氣中溫度好像降了好幾度,縮了縮身子,隨即想起現在的處境,嘿嘿一笑:“那個……能放我下來了嗎?”
  容漓目光微閃,朦朧的月色掩飾了他眼里異樣的情緒,淡淡的開口:“若本王說不呢?”
  啥?夜玲瓏愣了愣,今天的容漓是怎么了?
  “你……沒事吧?”雖然她確實玩大了一點,可是跟他好像沒什么關系吧?莫非他以為被她這個冒牌王妃綠了?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