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神棍棄妃章節目錄 > 第二十六章:王者之怒

第二十六章:王者之怒


  “你覺得呢?”容漓說罷,轉身,目光冰冷的落在烈火宗幾人身上,接著開口:“本王的王妃,豈是你們能肖想的!哪只手碰了她,自己廢了!”
  烈火宗的幾人還沒從變故中回過神,此時聽到他的話,借著微弱的夜色看清了他的臉,紛紛嚇得面色發白。
  漓……漓王?他們居然惹了這個鐵血羅剎,而且……他說什么?那個女人是他的王妃?
  幾人冷汗連連,完了!被葉蘭芝那個女人害慘了!
  強者面前,弱者只有順從的份兒,否則下一秒他們都會變成尸體。
  幾番權衡之下,其中幾個接觸過夜玲瓏,哪怕是碰過一片衣角的人,紛紛自斷手臂。
  黑夜里的咔嚓聲格外明顯,偏偏幾人根本不敢出聲,心里恨不得把葉蘭芝撕碎。
  之前那名扛著夜玲瓏的男子,早就被容漓那一掌擊斃,可見容漓的怒火有多大。
  躲在一邊目睹一切的葉蘭芝嚇得面色發白,腿肚子都忍不住哆嗦。
  漓……漓王怎么來了?不行,她得趕緊離開,否則……
  葉蘭芝悄悄轉身,卻發現背后站著一身勁裝的衛凌,嚇得直接癱坐在地上:“你……你什么時候來的?”
  衛凌似笑非笑:“看戲看的很爽?”
  葉蘭芝一邊哆嗦著往后退,一邊想著如何脫身。
  卻被衛凌一把抓住直接丟了過去,落在容漓面前,滾了幾圈才停下。
  衛凌恭敬的抱拳:“啟稟主上,屬下在不遠處發現了這個女人!”
  葉蘭芝驚慌失措的抬起頭,見容漓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猶如在看一只螻蟻一般。
  而他懷里的女子,正攪著頭發在神游。
  葉蘭芝心里不甘極了,分明她才應該是漓王妃!
  容漓方才的所做所為,深深地刺痛了她。
  憑什么葉玲瓏一個庶女,一個被丟棄在別院的下堂王妃,能夠得到容漓如此厚愛。
  “是這個女人,都是這個女人一手策劃的!”
  “對!對!是她暗地里助我們行事,也是她暗示我們可以對那姑娘下手的!”
  “就是就是!迷藥也是她提供的!”
  葉蘭芝臉色難看的瞪了幾人一眼,在容漓面前卻絲毫不敢放肆,手暗自摸到袖袋里的信號彈。
  容漓目光冷的仿佛可以凍死人,抱著夜玲瓏轉身,丟下一句冰冷的話。
  “衛凌,你知道該怎么辦!”
  葉蘭芝感覺不妙,連滾帶爬的上前抓住容漓的衣角:“王爺,求求你饒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砰”
  葉蘭芝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一棵樹上,隨著斷掉的樹一起倒在地上。
  容漓面無表情的離去,從頭到尾都沒看葉蘭芝一眼。
  夜玲瓏脖子縮了縮,原來神隱四國志上記載的容漓是這個樣子的。
  好危險!可是為什么被他這樣護著,她居然會偷偷竊喜?
  走了許久,容漓突然放下夜玲瓏,低頭看著她,夜玲瓏忐忑的想打破眼前的囧境,卻不知道說什么好。
  “知道錯了嗎?”容漓突然開口,打破了寂靜。
  夜玲瓏眼珠一轉,哦~原來是在生氣她沒好好待在王府啊!
  好說好說!夜玲瓏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知道了知道了!下次我一定乖乖待在王府!”反正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時候。
  容漓腳步一頓,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臉上,與她對視許久。
  終是無奈的嘆息道:“下次不要再將自己置身于危險之中,哪怕是作戲!”
  容漓說著,深呼一口氣,天知道他看到她被人扛著的時候,他有多想殺人!當然他也這么做了。
  明知道她不是弱小到被人隨意暗算的那種,可是凡事都有個萬一,若真的中了招怎么辦?
  啥?夜玲瓏驚訝的看著容漓,原來他是在氣這個?
  夜玲瓏看清了他眼中的擔憂,難得順從的點頭應到:“好!”
  “對了,你怎么知道是我?”夜玲瓏突然很好奇,容漓的樣子似乎一開始就看出了是她。
  容漓目光閃爍,看了她許久:“猜的!”
  “真的假的?”夜玲瓏總覺得沒那么簡單。
  容漓卻沒有回答,原本的怒氣才散了幾分,轉過身,微微彎腰:“上來!”
  夜玲瓏結結巴巴的開口:“什……什么?”
  “已經三更了,還能睡會兒,我背你!天亮了叫你。”容漓說著,一只手直接拉過呆愣的夜玲瓏,讓她趴在他的背上。
  發現他的發絲都汗濕了,明顯是趕了半夜的路,夜玲瓏拒絕的話卻是怎么也說不出口了。
  靜靜的趴在他的背上,聞著熟悉的蘭花清香,也許是昨晚沒睡好太困了,也許是神經不用緊繃了,不一會兒便進入了夢鄉。
  聽著背后傳來均勻的呼吸聲,容漓原本充滿陰霾的心情好了起來,將速度放慢,腳步放輕,平穩的朝迷幻森林深處走著。
  十幾個屬下則靜悄悄的遠遠跟著,誰也不敢發出一點聲音,生怕打破那對璧人和諧的畫面。
  月華如練,拉長了容漓的身影,也不知不覺拉攏了兩人的心。
  清晨,夜玲瓏醒來的時候,正蓋著毛茸茸的披風,躺在臨時搭好的帳篷里。
  伸了個懶腰,夜玲瓏感覺神清氣爽,來異世這么久,頭一次睡了個安穩覺。
  回想起昨夜,夜玲瓏面色一紅,她怎么就睡著了!
  掀開簾子,夜玲瓏走了出來,見衛凌守在門口,揮揮手:“嗨!早啊!”
  衛凌恭敬的朝夜玲瓏抱拳:“王妃早!王爺去捕魚了,說給王妃燉魚湯!”
  “捕魚?燉湯?”夜玲瓏呆滯的想了一會兒,她之前好像聽王府的丫鬟說,她們王爺不會下廚吧?
  衛凌拳頭放在嘴邊輕咳一聲:“王妃最好還是去看看……雖然這里燒不了膳房,但畢竟森林起火也是很危險的!”
  “噗”夜玲瓏直接笑了出來,衛凌這么一說,她能想象容漓廚藝有多差了,扎心了,老鐵!
  “帶路吧!”夜玲瓏無奈的聳聳肩,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衛凌連忙帶著夜玲瓏往小河邊趕去。
  到的時候,容漓正在烤魚,只是差點沒讓夜玲瓏罵人。
  只見架子上串著幾條大小不一的魚,容漓正用靈火小心翼翼的烤著。
  “住手!”夜玲瓏大步上前,抬手間打斷了容漓輸送靈力。
  容漓見夜玲瓏來了,面上難得露出一抹尷尬:“你醒了?魚一會兒就好!”
  “魚湯呢?”夜玲瓏環顧四周,沒見到燉湯啊!
  容漓仿佛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頭道:“沒有炊具,所以……”
  因為每次外出都是打獵燒烤的,一群爺們兒哪里需要燉湯,所以根本沒有準備這些工具。
  以后一定要準備齊全,容漓暗自想著。
  夜玲瓏見他這副模樣,有些忍俊不禁:“好了,去歇著吧!有我在,你們就等著大飽口福吧!”
  “太好了!王妃出馬,咱們總算不用吃干巴巴的烤肉了!”衛凌驚喜說著,很自覺的給夜玲瓏打起了下手。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