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神棍棄妃章節目錄 > 第五十四章:扛回一個男人?

第五十四章:扛回一個男人?


  衛凌冷汗連連,他家王爺太難了!
  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卻要防賊一樣,怕被人惦記。
  容漓馬都沒下,徑直朝花月閣飛奔而去。
  夜玲瓏愜意的看著幾個漂亮姑娘們跳著舞。
  難怪那么多男人喜歡來這里,簡直就是人間天堂啊!
  不愧是華安城最好的煙花之地,里面的姑娘個個水靈,賞心悅目,連帶著她的心情都放松了不少。
  瞧那個紅衣姑娘,嫩的仿佛能掐出水來!
  還有那個黃衣女子,婀娜多姿,嘖嘖嘖……
  嗯!那個粉衣女子也不錯,清純動人!
  “好看嗎?”
  嗯嗯!好看!夜玲瓏連連點頭,隨后錯愕的看向身后,結結巴巴的開口:“你……怎么來了?”
  容漓看著一身男裝打扮的夜玲瓏,目光閃了閃。
  她這是真把自己當男人了,翹著二郎腿,左邊姑娘捏腿,右邊姑娘喂食。
  容漓黑著臉,彎腰扛起夜玲瓏就走。
  “哎……放我下來!”夜玲瓏驚呼一聲,掙扎著要下地。
  容漓一言不發,快步朝樓下走去。
  夜玲瓏見狀,連忙朝屋子里喊道:“云湘姑娘,下次再來找你,不見不散!木么~”
  容漓聽了,步伐更快了。
  眾目睽睽之下,京城里的人看著他們的戰神王爺扛著個“男子”,翻身上馬離去。
  “那不是漓王殿下嗎?他怎么進花月閣扛了個男人出來?”
  “該不會是漓王妃失寵了,漓王殿下想不開變了性取向?”
  “我看有可能,那天你們看到沒,漓王妃那么彪悍,漓王殿下肯定吃不消……”
  “唉!可憐咱們的戰神……”
  “噗……哈哈哈”夜玲瓏忍不住笑了出來,被容漓圈在懷里,身子一抖一抖的。
  容漓咬牙切齒的在她耳邊道:“王妃還是想想,該如何為本王的性取向負責吧!”
  夜玲瓏心虛的笑了:“正所謂謠言止于智者,王爺不用擔心!”
  “是嗎?”容漓目光深了深:“可是本王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下!”
  “怎……怎么澄清?”夜玲瓏身子直了直,該不是她想的那樣吧?
  容漓卻沒說什么,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暗自打算著什么。
  花月閣
  揮退了其他人,云湘突然跪在屏風前。
  “主人,她果然來了!”
  透過屏風,能看到一道若有若無的身影,只可惜看的不真切。
  清冷的聲音傳來,赫然是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記住你的任務!”
  云湘欲言又止,想開口說什么,卻又有些猶豫,沉默好一會兒,才問道:“主人為何料到她一定會來這里?”
  回應她的是沉默,云湘面色白了白,主人向來討厭別人多嘴,又怎么會回答她這種問題。
  “因為……我了解她!”
  云湘錯愕的抬頭,屏風后卻空蕩蕩的,走……走了?
  主人不但沒有懲罰她,還回答了她的問題?
  云湘愣愣的跪在原地,皺著眉頭回想著方才那句話。
  了解她?可是既然了解,為何不親自出手?
  夜玲瓏跟著容漓回到王府,恰好遇到來蹭飯的季邪。
  “喲……阿漓和弟妹這是……閨房……樂趣?”季邪吊兒郎當的搖著扇子,圍著夜玲瓏上下打量著。
  夜玲瓏看著這個逗比表哥,嘴角抽了抽,目光一轉,抬手掐了起來。
  季邪怔了怔,看著夜玲瓏像模像樣的算著什么:“弟妹……你這是中了什么邪?”
  “中了你的邪!”夜玲瓏嘿嘿一笑,湊過去幸災樂禍的打趣道:“表哥近日可要小心的,不僅有血光之災,還會犯桃花劫!嘖嘖嘖……”
  “看來表哥的春天要到了,最近要很長一段時間蹭不到王府的飯了!”
  季邪聽了哈哈笑了起來:“弟妹裝起神棍來,倒是像模像樣!”
  一旁坐在主座上的容漓卻面色凝重了幾分,他是清楚夜玲瓏的能力的,朝夜玲瓏看了過去。
  夜玲瓏無奈的點點頭又搖搖頭,她上知天命,下知命理,卻不會插手去改變什么。
  因果循環,有些時候,牽一發而動全身,改變一點,或許會牽連更多。
  季邪挑眉,表情突然嚴肅了幾分,焦急的開口:“為何不是桃花運,而且桃花劫?弟妹,你可別嚇我!”
  夜玲瓏目光閃了閃,點撥道:“既然是劫,就非良緣,至于能否順利化解,都得看你自己。”
  “非也非也!我季邪出馬,就算不是良緣,也能化成良緣,弟妹怎么樣?我演的像嗎?”季邪閃著星星眼,終于裝不下去,捧腹大笑。
  夜玲瓏:……
  騷年,我已經盡力了!
  隨即朝容漓做了個無奈的手勢,你家逗比我救不了!
  容漓沉著臉:“來人!送表公子回府,最近一個月,不許踏出季府半步!”
  衛凌快步走了進來,拽著還沒反應過來的季邪往外走。
  遠遠的傳來季邪的聲音。
  “哎……阿漓,我不就是來蹭頓飯嗎?”
  “不給吃就不給吃,軟禁我是怎么回事……哎……放開我……”
  “容漓……你最好軟禁我一輩子,不然出來吃的你傾家蕩產……”
  夜玲瓏扶額,看著主座上黑著臉的容漓,直男癌表弟加逗比吃貨表哥,她有點不忍直視啊!
  容漓該不會以為把季邪關在府里,就能避開這一劫吧?
  罷了!她還是由他們去吧!至少最近能清凈一陣子。
  衛凌將罵罵咧咧的季邪送回了季府。
  季邪卻扯著他的不撒手,左瞧瞧右看看,一幅惶恐不安的模樣:“小……小凌子,你說我這府里,該……該不會鬧鬼吧?”
  會不會是有女鬼,然后才叫桃花劫?
  他雖然不相信弟妹的話,但是人嘛!總會往不好的地方套,他也不例外。
  衛凌嘴角一抽,無奈的掰開他的手:“表公子想多了!”
  有沒有鬼他不知道,膽小鬼倒是有一個,不知道王爺和王妃對他做了什么。
  去的時候還好好的,回來就成了這幅神經兮兮的樣子。
  季邪見衛凌朝外走,急忙又抓住他:“小……小凌子,要不你留下給我作伴吧!”
  衛凌立馬跳的遠遠的,警惕的看著他:“表公子請自重,屬下還有事,就先走了!”語畢,逃似的飛身出去。
  季邪抖抖身子,看著飛身離去的衛凌,輕功都用上了,這里果然有問題!
  不行!他得搬去寶靈閣住!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