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神棍棄妃章節目錄 > 第六十七章:深藏不露

第六十七章:深藏不露


  擂臺賽有個不成文的規矩,若某一方只有一人參賽,則不需要每場比賽都出場。
  只需要挑掉拿到晉級賽資格的強者,便能頂上他的位置,取代他的名額。
  其原因是因為人數不夠,一對一挑戰明顯行不通。
  不過既然能打贏之前勝出的強者,也不算是有失公平。
  一天的時間,基本上沒什么看點,幾個國家勢力懸殊并不大。
  原本占優勢的南堇國,因為南堇帝的私心,容漓身為大會主持者,沒能上臺參賽。
  所以南堇暫時排在倒數第二,倒數第一是還沒有任何成績的北荒。
  “下一場,北荒挑戰賽!”
  聽到內侍拖著長長的音宣布著下一場比賽,夜玲瓏精神一振,來了!
  百里流月踩著悠哉的步伐,緩緩走上擂臺。
  “哇!是北荒第一公子!”
  “是名冠天下的第一公子,百里流月!”
  “居然跟漓王殿下不相上下……”
  “噓……小聲點,漓王殿下還在上面坐著呢!”
  努妲兒瞇了瞇眼,若是嫁不成漓王,眼前這個男子倒是也可以,看起來不像漓王那般冰冷。
  夜玲瓏嘴角抽了抽,果然哪里都不缺花癡女,她仿佛見到了古代版的追星族。
  百里流月并沒有高高在上的樣子,他彬彬有禮的朝那些對他仰慕的女子微微頷首,絕世傾城的容顏揚起一抹淡然的弧度。
  引的下方觀賽的女子們連連尖叫。
  若說容漓是傲世蒼穹的驕陽,百里流月就是綺麗明凈的皓月。
  旗鼓相當,不分伯仲,各有千秋。
  夜玲瓏目光微斂,只聽聞百里流月才藝雙絕,就是不知道這修為如何。
  突然察覺到什么,夜玲瓏抬頭望去,恰好撞進百里流月似笑非笑的眸子里,她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百里流月回了一笑,隨即看了一眼容漓,拿起酒葫蘆,遙遙一敬。
  容漓目光閃爍,朝內侍吩咐道:“開始!”
  內侍笑瞇瞇的朝百里流月拱拱手:“北荒使者,請挑選對手。”
  百里流月低眉淺笑:“愿者自來!”
  其他強者面面相覷,也就是說,他把選擇權給了他們?
  內侍愣了愣,沒想到百里流月把選擇權交給了對手,朝容漓看了過去。
  容漓神色清冷,沒有多余的表情,見內侍朝他看來,只是點點頭。
  內侍見狀,倒也是個圓滑的,立馬打著哈哈圓場:“既然北荒使者把選擇權給了大家,那么就請大家商議一下,選出合適的人上臺挑戰。”
  這樣對百里流月是很不公平的,百里流月明明可以選第實力最差的那個勝出者挑戰,輕松晉級。
  但是這樣一來,他的對手就可能是最強的那個了。
  夜玲瓏嘴角上揚,真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
  他以一己之力挑戰另外三個國家其中一個強者,選中任何一個,都會擠下那個國家所拿到的一個名額。
  選的對手弱了,別人會詬病他勝之不武。
  選的對手強了,又會顯得他目中無人,爭強好勝。
  可是若讓他們來選,那就不一樣了。
  輸了,面上不會太難看。
  贏了,對手也會心服口服。
  “王妃,百里流月看起來修為不高,聽說他身子羸弱,先天不足,他此舉會不會太冒險了?”衛凌悄悄湊到夜玲瓏旁邊,一臉八卦的問道。
  夜玲瓏聽了搖搖頭:“百里流月那樣的人,你不能只看表面!記住,往往行事低調,不顯山水之人,才是真正深藏不露的那個。”
  衛凌連連點頭:“王妃說的是,就像王妃一樣!”
  噗……
  夜玲瓏差點一口茶水噴在他臉上,看來她無意間收獲了一個小迷弟啊!
  這孩紙該不是被之前的她嚇傻了吧?
  月影見狀,忍不住笑道:“王妃怕是不知道,衛凌私下里崇拜你跟崇拜神靈一樣,就只差每日三炷香拜拜了。”
  夜玲瓏無語的看著衛凌:“我有那么厲害嗎?”
  衛凌連連點頭:“厲害!王妃連神跡都能請出來,求雨也是有求必靈,可神了!”
  哦~原來是因為這個!
  夜玲瓏皺眉,神跡的事,對她來說,整出點異象很容易。
  求雨的事,她其實只是為了將事情圓過去,才那樣做的,可是好巧不巧的,當天就下了一場雨。
  可能是她的運氣太好了吧!
  果然還是古代好,老天爺都眷顧她。
  見有人飛身上了擂臺,夜玲瓏幾人連忙將注意力放在擂臺上。
  “西漠國勇士哈賽西,請賜教!”男子魁梧的身形在話落音的時候,便武氣大盛,朝百里流月沖去。
  百里流月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
  見那名強者已經快擊中他,眾人的心紛紛提起。
  努妲兒面色一沉:“皇兄,快叫哈賽西停下!”
  好不容易看上一個跟漓王不相上下的,可別把人打死了!
  努達亞冷哼:“什么時候了,你還有這心思!我已經跟太子商量好了,比賽一結束,就送你進東宮!旁的心思你最好趁早熄了!”
  “什么?”努妲兒難以置信,她不要嫁給太子那個草包。
  就在他們談話間,擂臺之上,局勢瞬間扭轉。
  百里流月身形化出好幾道虛影,速度極快的躲開了那名強者的攻擊,卻只躲不攻,反復好幾次。
  速度快的讓臺下的人眼花繚亂。
  他身子靈活的走位,恰到好處的避開了那名強者每一次的攻擊。
  “王妃,他這是干什么?莫不是想耗死對手?”衛凌一臉茫然,王妃說百里流月厲害,他以為百里流月會上來就拍飛那名強者。
  夜玲瓏抱著手臂靠在軟榻上,眼里閃過一絲笑意:“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百里流月行事滴水不漏,他不會把任何機會留給對手,所以待他摸清楚對手的路數,一擊必中!”
  這一點,倒是像極了一個人!
  突然,她不知道感應到什么,猛的起身,面色變幻了一番:“告訴容漓,我有事先走了!”
  衛凌愣了愣:“王妃,你去哪兒?”
  “哎……王……王妃”……
  見夜玲瓏匆忙的飛身離去,衛凌和月影對視一眼,立馬跟了上去。
  容漓的余光一直落在夜玲瓏這邊,此時見她觀賽觀的好好的,突然飛身離去,立馬跟著起身。
  “阿漓,你去哪兒?比賽還沒結束!”燕歌仙子見容漓起身,目光朝夜玲瓏的位置看去,了然于心,起身攔住容漓。
  “滾!”
  冰冷的字從容漓嘴里吐出。
  燕歌仙子咬咬唇:“阿漓,比賽還沒結束,你就這么走了可是抗旨!”。
  南堇帝可是下了圣旨,讓他主持大賽的。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