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茍到最后稱神作祖章節目錄 > 第八十七章 焦土之塔

第八十七章 焦土之塔


  惡魔獸進化之后,直接來到趙雨的身邊,與趙雨融合。惡魔獸進化之后,心智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也發現了當前詭異的氣氛。
  在進化的過程中,惡魔獸的等級有了很大的提高,那些進化時吸收的能量,一部分被用來提供進化所需的能量,多余的部分便被用來提升進化后的等級。
  單單一個進化,惡魔獸的等級就達到了驚人的四十五級,足足提升了好幾個等級。
  趙雨與惡魔獸融合之后,老實的站到一旁,等候著。
  艾瑞姆見到大家都看向自己,才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先進軍亡者沉眠之地吧,先把吸血魔獸的寶藏取出來再說。”說著便朝前走去。
  大家互相對視一眼,快速跟了上去。
  趙雨依然走在最中間,不過幾人的距離卻是無形中拉開了些許。
  前方很快就出現了低等階的不死生物,都是一些低戰斗力的骷髏兵。骷髏兵的出場方式還是蠻嚇人的,四面八方從地下伸出慘白的骨手雖然眾人陷入了包圍之中,但是由于包圍的人都是些弱雞,所以大家都沒有太過在意。
  幾人對視一眼,最后迪恩站出來解決問題。高舉手中之劍,低聲說道:“靈魂收割。”
  劍柄處的羊形骷髏的兩只瞳孔里的藍色幽光開始明亮起來,有一股針對靈魂的無形吸力,像漩渦一般,開始向四周蔓延擴散。
  趙雨等人還好,因為靈魂有肉體保護的緣故,雖然有些輕微的拉扯感,但是并沒有感覺到太大的不適,而那些骷髏人就不一樣了,失去了肉身的庇護,位于骷髏頭中的靈魂之火,好似受到了強烈的吸力,有逐漸飛出的跡象。
  骷髏人為了穩定住靈魂之火的躁動,紛紛停下進攻的步伐,雖然有所減緩,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是顯得徒勞無功。
  雖然已經是沒有自我意識的骷髏,但是還是仰天發出了無聲的怒吼。大量的靈魂之火開始從骷髏頭中透過空洞的眼窩漂出,在半空中打著圈,像是被無形的漩渦吸引住,快速地朝著思恩手中的劍飛去。
  等到吸收完所有骷髏人的靈魂之火,迪恩手中長劍上的藍光顯得更加幽冷。
  “繼續前進。”艾瑞姆見到事情已經全部解決,開口說道。
  眾人跟在艾瑞姆的身后,繼續朝著惡魔領域深處前行。
  趙雨借著觀察四周環境的同時,偷偷觀察著眾人的反應,大家臉上平淡的表情,似乎在告訴迪恩并不是第一次有現在的表現。
  不知怎的,見到如此邪惡的技能,趙雨不禁開始對迪恩抱有一絲戒心,雖然趙雨也知道這并不正確,但還是不可避免的產生了這種感覺。
  踏過黑白相間的坎坷之路,伴著著時不時的清脆響聲,趙雨們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傾斜的燒焦的高塔前。
  “這里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了。”艾瑞姆停住腳步后,轉頭對身后的幾人說道。
  大家都看著眼前的高塔久久沒有說話。
  趙雨察覺到一絲怪異之處,但細細想來,卻是沒有絲毫頭緒。
  “我們進去吧,大家都集中精神小心些。”艾瑞姆帶頭走向高塔的大門,輕松地推開了塵封已久的金屬門。
  趙雨等人見艾瑞姆率先進入,也沒有多作猶豫,先后進入。
  塔內,入眼處都是燒焦的物品,但也能看出曾經的繁華,有一張燒焦的桌子突兀的出現在正中央,四周是一堆堆的灰燼。
  赤往前走了幾步,來到艾瑞姆的身邊。趙雨好奇地看向赤,想要知道赤要做什么。
  赤張開嘴巴,從中飛出一只微型蝙蝠,拍打著翅膀,飛速沖向正中央的桌子。
  “呃呃。”趙雨親眼目睹整個過程,感覺有些惡心反胃。見到赤聽到聲音,笑著轉頭看向他,心中沒來由的一陣惡寒,連連道歉:“抱歉,抱歉,鄉下人,見識少。”
  赤笑了笑轉過身,沒有多說。趙雨發現好像只有自己有過激的反應,其他人的臉上都是一臉的淡然,心中想到,“MMP,我該不會加入了一群變態的隊伍吧?”
  微型蝙蝠來到桌子上方,盤旋著,將所有的感覺都共享給了赤,赤發現暫時沒有危險后,用意念控制著微型蝙蝠,緩緩地下降,接近桌子。
  一切都在下降的過程中平淡無奇,直到微型蝙蝠觸碰到桌子的一剎那,整個桌子突然燃起洶涌的火焰,發出“吡啵”的燃燒聲響,微型蝙蝠發出尖銳的刺耳慘叫,沒過幾秒鐘便燒成了灰灰。
  赤“啊”的一聲,抱頭慘叫。微型蝙蝠所有的感覺都與赤共享,死亡時的感受,亦是如此。
  赤馬上就退出了融合狀態,整個人虛弱不堪。凱恩快速地翻動著手中的書,低聲吟唱了幾句,一道圣潔的光芒,“刷”地一下,在赤身上亮起,赤才恢復了些,不在慘叫,只是慘白的臉色高速在場的眾人,他現在還是一個傷員。
  原來凱恩還有奶媽的功效,趙雨看了凱恩手中散發著圣光的書本一眼,也不知道融合的是哪種寵獸。
  趙雨有些眼饞凱恩的圣書,有心想要觸摸一下,看看是否能夠依靠夢幻的【變幻】破解出其中的奧妙,但是經歷過之前恐懼魔王的送禮,現在大家都對彼此懷有戒心,此時明顯不合時宜。
  “大家都仔細找找有沒有通往二樓的入口。”艾瑞姆見赤失敗,決定先不管正中央的桌子,想來第一層也不會有什么好東西。
  幾人開始各選一個方向,開始尋找。塔內的空間出人意料的大,而且其他幾個方向都有墻壁阻擋視線,因此并不能一眼就看盡整個一層的情況。
  由于凱恩是奶媽,所以很自覺的留下來照顧傷員,赤。
  趙雨看了赤和凱恩幾眼,覺得自己留下來也沒有什么意思,也選擇了一個方向尋找二層的入口。
  人逐漸散去,最后只剩下了赤和凱恩兩個人。
  赤一臉疲憊地坐在地上,看著同樣坐在地上陪伴他的凱恩說道:“你說之前我們遇到的恐懼魔王到底是幾個意思?他為什么不直接殺了我們呢?就算他不能全部殺掉我們,但至少也能夠干掉幾個,為何反而送了些東西給我們人就跑掉了。”
  “你想說什么?”凱恩疑惑地看著,突然嚴肅起來的赤。
  “你說恐懼魔王說的五位冒險者的意思,是不是我們之中還有一個不是冒險者?”
  “你想說我們之間有內鬼?”凱恩說道。
  “很明顯應該有一個不是人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赤認真地說道。
  “那你覺得會是誰?”凱恩笑著問道,好似不相信赤的言論。
  “我覺得那個新來的很有可能。”赤自信滿滿地說道,好像有十足的證據證明自己的猜想。
  “哦?這是為什么?”凱恩右手撫摸著手中散發著圣潔光芒的書邊,一臉溫和的,笑著。
  “我。。。,嗨,你們找到入口了嗎?”正當赤要進一步分析的時候,眼角看到凱恩的背后宋明義的身影,立馬側過腦袋大聲問道。
  “沒有。”宋明義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一無所獲,向著兩人走來。
  凱恩站起身,轉了過來,看向宋明義,問道:“有見到其他人嗎?”
  宋明義也來到赤的身邊,看著凱恩說道:“沒有見到人,估計別人應該會有所發現吧。”
  赤坐在地上,看著身邊兩道高大的聲音,聽著耳邊無人的話語,沒來由的心生出一絲恐懼,尬笑道:“那個,你們能不能坐下來,我仰頭看著你們脖子有些不舒服。”
  宋明義聽聞,低頭看著赤,有些無語,不過還是依言坐了下來。
  “感覺怎么樣?”宋明義說著拍了拍赤的膝蓋。
  “好多了,就是還有些無力。”赤松了口氣,苦笑著說道,這次真的是虧大了,早知道先切斷與微型蝙蝠的聯系了。
  隨后幾人陸續回來,等到所有人都到了之后,迪恩才開口說道:“我在哪個方向找到了入口,不過就是進去的方式可能會有些麻煩罷了。”迪恩指著自己搜索的方向說道。
  “我們先去看看,等到了那里再說。”艾瑞姆說道,“迪恩,你在前面道路,我們扶著赤一起過去。”艾瑞姆說著看向趙雨。
  趙雨點點頭,與艾瑞姆一道攙扶起赤,跟在幾人的身后。
  在饒了幾圈之后,在迪恩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迪恩所說的進入二樓的入口處。只見天花板上有一個黑色的圓形洞口,四周的黑光在緩慢地順時針轉動,正下方并沒有孰知的圓形白色傳送通道,看樣子是需要自己憑實力飛上去。
  大家也知道了迪恩的意思,赤現在還是傷員,不知道是否有能力能夠進入。
  艾瑞姆沉思片刻說道:“我先上去看看情況。我進入之后看看能不能原路返回,如果等我進入過了半個小時還沒有回來,那說明就回不來了,到時候你們再自行決定去留。”
  幾人對視一眼,都是點點頭。。
  “老大,小心些。”迪恩更是出言提醒道。
  艾瑞姆點點頭,看了所有人一眼后,拍了拍赤的肩膀,“我先行一步。”說著,身后出現一對金屬翅膀,也不見別的動作,便直接飛身進入黑洞之中。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