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當災章節目錄 > 第57章:迎接義軍

第57章:迎接義軍


  “殺!!”
  隨著賈穆的一聲厲喝,百余名悍卒瞬間抽出藏刀,向守城的戍卒砍了起來。
  面色驚亂,慌不迭失的抽出腰刀,然而數名戍卒已經慘死在飛熊悍卒的刀下。
  見此情形,那中候奮力蕩寇身前劈來的大刀,二話不說轉身便朝著城門方向跑去。奔跑的同時,還不忘招呼著其余戍卒幫他斷后。
  然而一直緊盯著他的胡車兒又怎會輕易讓他逃脫,領著環首刀便追著中候沖了過去,沿途想要阻止的戍卒,一刀一個盡皆被砍倒在地。
  然而這樣終究還是延誤了胡車兒追趕的時間,那中候已經奔到城門處,奮力的推動著城門緩緩的將其關上。
  抬腳踹開攔在身前的戍卒,胡車兒踏起大步便往城門奔去,拎起手中大刀,猛喝一聲朝著那中候便擲了過去。
  若是常人,這刀也就這么落了,但是胡車兒卻憑借其一身蠻力,硬生生的讓刀多飛出了數十步。
  “噗嗤!”一聲插在了中候的肩甲之上,被大力帶動的向后連退數步,中候吃力痛呼。雙眼死定了胡車兒一眼,中候一咬牙,伸手便將大刀拔了下來。
  然而還未帶中候緩口氣,下一刻,一襲黑影便轟然撞了過來。雙腳飛起,狠狠的踹在中候的胸口,猛受重擊,中候轟然飛出數步到底。
  原來是腳力驚人的胡車兒在擲刀的瞬間,人也飛奔了過來。抄起地上的大刀,胡車兒兩步上前一腳踩在中候受傷的肩甲上。
  只疼的他齜牙咧嘴,凄慘痛哭。狠狠啐了一口,胡車兒彎腰便把手伸進中候的衣襟里,一把將中候今日的收獲全都抓了出來。
  瞪著中候,胡車兒口中不忘咒罵:“忒娘的,俺臜貨,敢收乃翁的錢!”說著將前囊自然的揣進自己的衣襟里。
  “壯士饒命!壯士饒命!我家中還有...”
  “咣當!”一聲,還沒等中候說完,胡車兒便一刀剁在他的頸脖上,碩大的腦袋,咕咚咚滾了老遠。
  一腳將中候的尸體踢開,胡車兒猶然不忘輕蔑喝罵一句:“沒用的東西!先生說了,人要講理,不該的錢不要拿!”
  而此時,隨著胡車兒一馬當先沖進城中阻止了城門關閉,后面的賈穆等人也陸續壓制住戍卒們奪下了城門。
  隨后埋伏在外的輕騎兵與飛熊軍也紛紛向城門處涌了過來。
  緩步來到胡車兒身邊,看了眼地上身首異處的中候,賈穆也不忘問一句:“錢拿回來了么?”
  “拿了!”瞬間換上一副憨厚的面孔,胡車兒作勢便要掏出賈穆那一份。
  伸手打斷了他的動作。
  “那一份算賞賜你此次沖鋒在前的!”
  “多謝將軍!”當下,抱拳稱謝后胡車兒撓了撓后腦勺,又憨憨的笑了起來。
  無力的斜了他一眼,賈穆無語。不曾想這貨殺起人來卻是毫不含糊!
  “轟隆!轟隆!”
  輕騎入城,賈穆翻身上馬,抓起長刀,朝著人群中的王雙吩咐道:“子全,速領本部拿下城門,其余眾人隨我攻占城署府!”
  說完,在一名城中戍卒的引領下,便朝著城署府方向殺了過去。
  胡車兒沒有騎馬,依舊步行,這段腳程對他來說,毫無影響。
  鄭縣城署府
  鄭縣作為當年鄭國的都城,城墻與城署的建設稍微還有些樣子。不算小的城署府內,此時卻顯得的極其蕭條,人丁稀少。
  除了跟隨馬玩一起從河東作亂的老弟兄們,整個城署府竟找不出多少鄭縣的戍卒。
  去歲關中大荒,各地饑荒,原本當今天子還有憐憫之心,弄出了賑濟糧食準備接濟一下關中的百姓,卻不想被李傕、郭汜給搶奪了!
  如此一來不斷朝廷亂了起來,關中各地也相應亂了起來,彼時馬玩已經在關中流浪日久,見李堪等河東人舉兵作亂,當時也趁勢而起躲了鄭縣城。
  可是讓馬玩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鄭縣的縣令,盡是個庸碌還貪婪的人,不僅府庫沒有多少存糧,鄭縣里的富戶更是逃的逃,死的死。
  于是馬玩一氣之下一刀剁了那縣令,可是接下來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做了。
  眼見府庫中的糧食要吃完了,手底下的戍卒們肯定會鬧起事情來的。每次想到這里,馬玩都十分羨慕候選的運氣,怎么他就奪了一個那么好的城池。
  大家都是縣令,憑什么你城內還有那么多糧食,馬玩心塞的狠。
  最近這一個月若不是靠新豐的糧食接濟,馬玩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了。
  愁眉苦臉的靠著身后的扶手,馬玩手肘支著案幾,耷拉著腦袋,想著要不把城池再掃蕩一遍,撤出去算了。
  可是左右這城里還有些人,偶爾還能有些東西,若是出去,沒有吃的話,真的會餓死的。
  就在馬玩一籌莫展的時候,署門出突然急匆匆的跑進來一個戍卒。
  “報!馬縣君,東門外出現敵軍突襲我鄭縣城!”
  噌的一下做了起來,馬玩瞬間虎眸一睜,吒道:“好大的膽子!敢攻我鄭縣!”
  說著一把抓起案幾旁的大刀,便站起身來,怒喝道:“左右,召集人馬與我出城決戰!”
  旁邊或是和馬玩同鄉的部下,匆匆的便跑下去召集人手了。
  矗立大堂中,大刀橫握手中,馬玩盯著戍卒問道:“可知是何人領兵?”
  “屬下不知!”
  “可知是何方人馬?”
  “屬下不知!”
  “可知有多少人馬?”
  “屬下...有很多!”
  瞪眼瞧著下方戰戰兢兢的戍卒,馬玩問不出個所以然,只得自己去琢磨。從東門攻來的兵馬,難道是段煨?
  想了想馬玩又搖頭否定了,華陰兵卒民富,沒事攻打他們鄭縣做什么,吃力不討好!
  可是若不是段煨又會是誰呢?
  就在馬玩思量的時候,下去召集人手的人也已經來了,大堂瞬間涌進來百余人。
  “人都到了?”馬玩橫掃了一眼,出口問了句。
  “都到了!外面還有四五百人!”
  瞬間眼眸一睜,馬玩詫異道:“怎么這次能夠召集這么多還這么快?”
  須知平日里,馬玩召集這些人,都懶散的很,基本上也就幾百人的樣子。
  訕訕的看了馬玩一眼,那扈從拱手道:“屬下告訴他們有人送糧食來,所以他們都提著刀趕來了!”
  瞪眼瞧著扈從,馬玩呼吸一窒。娘的!這群憨貨都已經餓瘋了都!
  想要怒罵他兩句,最終也沒有罵出來。因為,此時外面已經傳來了哄鬧著聲音。
  眸光一凜,馬玩心中不由驚訝,沒想到這點時間,他們竟然都攻進了城里。連忙排開眾人,馬玩大步當先沖了出去。
  “轟隆!轟隆!”
  隨著馬玩率領麾下眾人沖出,署衙。沿著大道瞧著遠處奔騰而來的騎兵,馬玩當下也愣住了,居然還有騎兵!
  遠遠的瞧見署衙門口,一眾穿著皮甲七歪八扭的矗立在大道上的戍卒們,賈穆不由皺起了眉頭。
  這城中主將也太沒有膽量了,沒為交戰便已經棄城逃跑了。
  隨著騎兵攜帶的煙塵撲向眾人,一陣吭嗆咳嗽之后,馬玩等人打散撲來的灰塵,才看清對面矗立的賈穆等人。
  看著對面這群吃了一鼻子灰的戍卒們,賈穆皺眉道:“你們鄭縣主將呢?聞聽有人攻城難道自己逃跑了么?”
  “哪里來的狂妄豎子!乃翁在此!”拎著刀,馬玩抖了抖身上的甲胄,昂首跨步出列。緊接著一陣灰塵撲娑娑的掉落下來,氣氛稍微有些尷尬。
  輕咳了一聲,馬玩無視這些,昂著頭便對著賈穆喝問道:“你是何人?為何侵犯我鄭縣城?”
  凝眸端詳著馬玩,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賈穆疑聲反問道:“你便是馬玩!”
  “某家正是馬玩!”
  “鄭縣城的主將?”
  “正是!”
  狐疑的掃了馬玩及身后眾戍卒,賈穆有些不太相信。而前方的馬玩見賈穆遲遲不道來路,當下也是怒了,圓眸瞪視賈穆怒喝。
  “你從何處來?若是想奪我鄭縣城,先從本將的身體上踏過去!”
  “我從弘農而來!乃當今朝廷敕封的蕩寇將軍,奉天子之命,前來整頓關中諸事。閣下確定乃是鄭縣主將馬玩?”
  “你從華陰而來?”馬玩聞聽賈穆之言,第一個想到便是段煨。若他連段煨都能擺平,自己也沒有反抗的必要了。
  “正是!”
  “你帶了多少人馬!”
  “萬余西涼精銳!”
  眸光異色驚露,馬玩驚疑不定的盯著賈穆來回打量著。數萬人從華陰過來,若是真的豈不是意味著他兵精糧足?
  糧草充裕?
  橫掃了一眼馬玩等人,賈穆皺眉道:“某觀你領數百人持刀攔道,可是有何想法?”
  “咣啷!”華陰落下,馬玩當即將手中的大刀扔在了地上。繼而單膝叩地抱拳拱手高呼道:“鄭縣主將馬玩,領城中五百戍卒迎接義軍!”
  面色一怔,賈穆也沒料到,這馬玩突然間竟給自己來這么一下。茫然無措的愣了良久,賈穆才翻身下馬,上前將馬玩扶起。
  順勢起身的馬玩,卻是一把抓住賈穆,緊盯著他,深切道:“將軍,我可算是把你盼來了!”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