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卿可聽聞人章節目錄 > 第76章 至純至善

第76章 至純至善


  這片大陸之上的修仙者大都驕傲,女修仙者斷然是不肯讓男修仙者一夫多妻的,一言不合是真能打起來。
  江雪玥知道慕楚是火系靈脈時,還擔心了許久。莫翰卿的性子溫和,若是慕楚她的脾性隨了聞人河澤,那翰卿與她若是真的成了親,那之后的日子定要被吃得死死的,莫氏這塊兒地方定然是不得安寧了。
  好在,慕楚性子溫潤,看上去與翰卿倒是合適好。
  江雪玥與莫霜凌在堂內擬好了信稿,讓雪鷹送了出去,便閑談起來。
  “慕楚這孩子,我真是越看越喜歡!”江雪玥絲毫不掩飾對慕楚的喜歡,滿臉堆著笑。她一雙笑眼閃著光,“若真能嫁到我們家來就更好了!”
  “確實是個好孩子,只是這感情上的事,還是孩子們自己的緣分。你也不要過多干涉了。”莫霜凌笑她心急。
  江雪玥坐到椅子上,便給自己倒茶喝,說道:“過些日子我們都要到競技場去,他們二人可怎么辦?慕楚的身子還未大好……”
  “有白樺在,你也別操心了,你又不懂這醫術。”莫霜凌無奈地搖了搖頭,“白樺和霜寒兩個肯定比我們更上心,慕楚定然會很快痊愈的。”
  “我是已經把慕楚這孩子當兒媳婦看了!那就是和自己的閨女一樣啊!我自然要操心!”江雪玥不滿莫霜凌這樣不慌不忙,氣得半死,“你就是這樣,半點人情味都沒有,還不會說話!罷了,我去廚房去!”
  “你去廚房做什么?”莫霜凌不解。
  “讓她們每日給慕楚多做些大補的餐食……哎,你自己呆著吧!”
  莫霜凌是個溫吞的,雖說是穩重,可著實是不解風情得有些呆板,江雪玥有時覺得和他說話都憋著一口氣。
  莫霜凌是怎么當上家主的?還不是莫霜寒那小子和白樺雙宿雙飛氣著老爺子了,才把位子留給了莫霜凌,讓他撿了便宜。
  其實原本莫霜凌是不想做家主的。他這個人沒那么大的志向,平日里就喜歡寫寫詩彈彈琴,年輕的時候出去游歷,還去蘇式東臨學過琴呢……
  莫翰卿自幼就跟父母都很親,莫霜凌在他小的時候就教他撫琴,還送了他一把琴,說是特意尋人按著蘇式東臨某位前任家主的琴做的,琴頭雕了一條水龍,口中含著一枚巨大的白色的靈石,那是莫霜凌特意把原來的靈石摳下來重新安上的。畢竟他們修習的是水系術法,風系靈石對他們而言沒有益處,反而容易影響心智。
  ——
  莫氏的果酒比她以為的烈了許多,只是恐怕日子不足,影響了口感。
  “尚可……”慕楚喝了一杯,找不出任何辭藻來夸贊這果酒,無從下手。
  莫翰卿嘗了一口,沒嘗出差別,可慕楚這樣說,心想這酒定然不如慕楚愛喝的那些酒。
  “待慕楚身子痊愈,我們再去找好酒喝。”莫翰卿無比認真地看著她,那眼神仿佛在道歉,“莫氏恐怕也沒有更好的酒了。”
  慕楚點了點頭,溫柔地笑了笑,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說:“倒是不難喝,只是釀酒之人沒有太用心,釀酒時間短了些就拿出來賣了。”
  莫翰卿哪里懂得這些,他根本喝不出差別來,只覺得這些酒都是過喉的時候,讓他的喉嚨都要燒起來了。
  二人悶聲喝了幾杯,莫翰卿忽然說道:“有一事我覺得甚是奇怪。競技場已十余年未開,為何現在歐陽氏與蘇氏如此迫不及待。”
  慕楚拿著酒杯的手忽然頓了一頓,抬頭看向莫翰卿,眼中沒什么情緒,沒有答話,仰頭將酒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歐陽氏與蘇氏不睦已久。”慕楚平靜地說,“出了些事,才迫不及待地想要斗一場。畢竟,競技場試煉,都是要簽生死狀的,試煉中光明正大的殺人,也不是沒有。”
  莫翰卿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看著她平靜地說出這樣的話,心中有什么顫動了一下。
  “我聽聞,與聞人氏也有些關系。”莫翰卿說道,“往年,聞人氏是最不肯理會蘇氏的。此番莫氏決定參與,也是因為聞人氏竟然松口了。”
  “……”慕楚覺得莫翰卿問這話,有什么別的用意,便裝糊涂,“是嗎?”
  “慕楚先前在歐陽氏,后來輾轉到聞人氏……是巧合嗎?”莫翰卿也不愿意猜疑,倘若當時慕楚只是個普通醫師也就罷了,可慕楚偏偏還是個實力強勁又通四系術法的的修仙者。
  何況慕楚還有白樺和莫霜寒兩個罩著……
  她到底是為了什么要去歐陽氏和聞人氏?倘若是要聲名遠揚,這醫師的身份雖然受到了重視,可與她水火兩系的造詣相比,就不值一提了。雖然可以說得通,但莫翰卿又覺得有些勉強……
  莫翰卿這話,明顯是有所猜疑,又不知緣由,慕楚若是想搪塞過去也未嘗不可。
  “也不算是巧合。”慕楚的臉上掛起了微笑,“原先不準備去歐陽氏的。不過歐陽氏的醫師是我的好友,也算是陪咕嚕去看望他……我也想起一事來。”慕楚又給兩個人倒了酒,說道,“翰卿應當知道,蘇氏嫡系的公子突然亡故,也應當知道歐陽氏的家主被下毒,是我救的。”
  “慕楚是說這兩件事有聯系?”
  也不怪莫翰卿有疑惑。有的事雖會傳出,但并不一定都是真相,總是混雜著各種各樣的謠言。當初歐陽氏的事情,甚至有人說是歐陽氏的家主練功心切走火入魔了呢。
  “自然是有聯系的。”慕楚點了點頭,聲音綿軟地說,“蘇氏嫡公子,蘇子嵐,死在煙花之地。致死之物是銀針。歐陽家族中的人都會暗器,每個人的銀針形狀都不相同,恐怕那枚銀針,是歐陽家主的……后來蘇氏長老蘇楠木到歐陽氏,表示求和,又說有禮物相贈,結果打開錦盒,是兩枚帶了劇毒的銀針。”
  “所以歐陽家主失去左臂,是蘇氏的銀針導致的?奇怪,倘若是歐陽家主殺了蘇氏的嫡公子,那為何蘇家的長老來了一趟,卻不曾心存戒備呢?”莫翰卿疑惑不解,覺得說不通。
  慕楚心里咯噔一下。當初這些事一出,她也覺得事情出得有些偏離了她的計劃,可沒辦法,后來她也只能順著這件事繼續下去。
  “那便不知道了……不過我還從歐陽氏大公子處,聽了些別的……”于是她將歐陽羽和蘇子嵐那一段簡單敘述了一番。
  莫翰卿聽得心驚肉跳,說了一句:“歐陽羽,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女子。”
  “當時在歐陽氏,歐陽家主被襲,我雖將他救了過來,但心中也有些心悸。翰卿可還記得我二人初次相見?”慕楚要趕緊將話題往對自己有利的方向轉變才好。
  “蒂壺?自然記得。”莫翰卿再回憶起他們的初相見,都覺得帶了些浪漫色彩。“慕楚看見我時,仿佛是無比驚慌。”
  “是。”慕楚不禁笑了出來,“當時,我的水系靈脈被壓制著,已然沒有提升的空間了。而我自出生起,就沒有接觸過火系術法。兩位父親說過,我的靈脈太純,需得煉化火系靈獸的內丹輔以修煉。”
  莫翰卿大抵聽明白了:“所以慕楚原要去蒂壺,遇上了歐陽家主的事,才不得不停留。后為了修習火系術法,才輾轉到了聞人氏?”
  “是啊。”慕楚點了點頭,“總不能見死不救。”
  雖說,她并沒那么偉大,但是,這樣說起來,她可真是太善良了。
  她絲毫不想在翰卿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實意圖,翰卿這樣單純善良之人,不該聽這些。
  “慕楚實在是至純至善之人……”莫翰卿微笑著看她,又說,“可是……慕楚為何不直接與聞人家主道明身份?卻以醫師身份……”
  “聞人家主未必會信。”
  莫翰卿覺得慕楚面上的笑帶著些苦味,慕楚卻并不是苦笑著的,她的笑中帶著嘲諷的意味。
  聞人博廣,雖是她的爺爺,但兩個人這十幾年間從未打過照面。當年,她的父親從未走火入魔。那聞人博廣又怎么說她的生父是走火入魔的?她心中對聞人博廣有偏見,兩個人的血緣也沒能讓她對聞人博廣帶有一絲一毫的好感。
  可這樣的事,莫翰卿卻感覺可憐。自己的親人在眼前,卻不能相認。應當很是悲傷吧。“慕楚不要太難過……”
  “我為何要難過?”慕楚抬起頭,一雙眼睛很是清澈,并沒有悲傷的情緒,“我這十余年,有兩位父親疼我,聞人家主是我血緣上的親人,但在我看來,兩位父親才是親人。我并不難過。”
  “那便好。”莫翰卿自己,是個父母雙全的,從小就在普通的家庭關系中成長,自然有些不能理解慕楚的感受,可換位思考,他大概也能明白了……若他見到一個十余年都從未接觸過的長輩,恐怕也親近不起來。
  慕楚環顧了一下整個房間,忽然說:“翰卿會彈琴?”
  “會一些。”莫翰卿點了點頭,“父親曾教過我。”
  “翰卿可有興致彈一曲與我聽一聽?”慕楚似乎情緒大好,揚起了嘴角,眼睛彎起來,帶著笑意。
  “好。”說罷,莫翰卿就起身往書案走去。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