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被照美冥挖了出來章節目錄 > 第71章 哀歌——木之下吉郎

第71章 哀歌——木之下吉郎


  相比較佐助和小櫻的猜測,站在一旁的鳴人雖然臉上依舊帶著開朗的笑容,但比起平時大大咧咧的性格,此時反而有些沉默。
  原來吉郎先生,跟自己所說那些都是真的。
  吉郎先生那么溫柔的一個人,如果能夠找到自己的妻子和兒子的話,想必一定會很開心吧。
  “如果你們三個不想重新回到忍者學校的話,那就把今天所看到的事情都忘掉了。”
  卡卡西看著佐助三人,語氣中帶著一次警告。
  一般而言,根的行動就算不是絕密任務,也是相當重要的行動,這些都是需要保密的。
  至于在場的所有人中,波之國的其他平民都已經回去吃午飯了,也就剩下達茲納不屬于木葉的人。
  不過,達茲納現在還呆在剛剛建到一半的橋梁底下,測量各種數據,想必上面發生的事情應該是看不到。
  “木之下吉郎閣下,你應該沒有跟我們談判的資格。”
  充滿低沉以及冰冷的聲音,從另一名根部忍者的嘴中傳出。
  伴隨著這名根部忍者的開口,整個場面一下子安靜下來,在眾人的注視下,木之下吉郎臉色有些蒼白,緊緊握著手中的卷軸,仿佛在做什么重要的決定。
  木之下吉郎?怪不得!
  聽到這個名字,卡卡西神色一愣,仿佛想起了什么,同時,原本一些想不明白的問題,此時卡卡西也徹底明白過來。
  “卡卡西老師,怎么了?”
  小櫻看到卡卡西的神色,忍不住小聲開口道。
  佐助和鳴人聽到小櫻的聲音,也忍不住將目光望向卡卡西。
  “你們嘴中所謂吉郎先生,可不是什么流浪忍者,他可是霧忍村「木之下」一族的族長。”
  “在半個月前,霧忍村發布關于木之下吉的懸賞,懸賞金額為s級叛忍的價格,而懸賞的內容卻不是什么暗殺,僅僅只是提供關于木之下吉郎的情報而已。”
  卡卡西語氣略為低沉的開口道,由于戴著面罩的關系,佐助等人并沒有看到卡卡西的臉上震驚的神色。
  “難道木之下吉郎先生是叛忍!”鳴人臉色一驚,發出一聲輕呼。
  “白癡,卡卡西老師說的那么明白,你還沒有聽懂!”佐助聽到鳴人的聲音,露出看白癡的目光,開口道。
  “鳴人,卡卡西老師的意思是說,木之下吉郎先生對霧忍村很重要,重要到哪怕木之下吉郎先生失蹤,霧忍村也只能以高額的懸賞來獲取木之下吉郎先生的行蹤。”
  小櫻無奈的開口解釋道。
  “而且發布這么高的懸賞,也是在向其他忍村說明,木之下吉郎依舊是霧忍村的人,其他忍村不能對木之下吉郎動手。”
  佐助帶著嘲諷的目光看了鳴人一眼,不過也同樣認真的給鳴人解釋道。
  鳴人眨了眨眼睛,愣愣的看著佐助和小櫻,為什么聽同樣的東西,他們兩個人竟然能明白這么多?
  雖然鳴人還是有些不太明白,但至少聽明白,木之下吉郎先生不是叛忍。
  相比較鳴人等人輕松的神色,卡卡西卻露出一臉的凝重,佐助說的的確不錯,但有一點,佐助沒有意識道,那就是每個忍村之間的黑暗。
  霧忍村發布如此高的懸賞,同時也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木之下吉郎握著極為重要的情報。
  而掌握著這樣情報的木之下吉郎,對于各個忍村而言,就是一塊肥肉。
  此時另一邊,原本緊張的氣氛,也開始逐漸消散。
  木之下吉郎仿佛做出了決斷,咬了咬牙,將手中的卷軸一邊抬起,一邊認真地開口道:“希望你們木葉的人說話算數不行!”
  說完,木之下吉郎將卷軸已經交到了那名根部忍者的手中。
  那名根部忍者打開卷軸,看到上面的內容微微點了點頭,又重新將卷融合上。
  緊接著,這名根部忍者對著另一名根部忍者做了一個手勢。
  不好!
  卡卡西看到這個手勢臉色大變,他們要殺掉木之下吉郎!!
  嗖!
  卡卡西猛地一蹬地面,直接向著前方沖去,木之下吉郎身份太過敏感,如果死在木葉的手上,恐怕會有大麻煩。
  根部的這群人真是太過肆無忌憚了!!
  在卡卡西動身那一刻,其中一名根部忍者也已經沖了出來,直接擋在卡卡西面前,語氣低沉道:
  “做好你的任務就好,不要多管閑事。”
  在這名忍者擋住卡卡西的那一刻,另外一名根部忍者也直接動手了。
  噗!
  鮮血四濺!!
  在木之下吉郎不敢相信的神色下,另外一名根部忍者直接一只手,穿透木之下吉郎整個人的胸膛。
  鮮血之中,還摻雜著一些內臟的碎片。
  木之下吉郎愣愣的看著這名根部忍者,大量的鮮血從嘴中流了出來,語氣虛弱的開口道:
  “為……什么,告訴我妻子……子和兒子的消息……”
  噗!
  再次鮮血濺出,那名根部忍者,將整個手掌從木之下吉郎的胸膛處抽了出來。
  “怎么會?!”
  小櫻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整個人忍不住倒退兩步。
  佐助同樣瞳孔一縮,這件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除了卡卡西之外,佐助等人根本沒有絲毫的準備。
  “吉……吉郎先生!!”
  鳴人先是一愣,緊接著發出一聲大吼,直接沖上前去。
  “鳴人!”
  卡卡西臉色一變,想將鳴人拉住,可是對面的那名根部忍者,氣機已經牢牢鎖住他,卡卡西根本不敢有絲毫的動作。
  鳴人沖到木之下吉郎的身前,當看到木之下吉郎胸口位置巨大的傷口時,整個人身體忍不住一顫。
  “你們到底……!”
  鳴人抬起頭,看向那名根部忍者,發出一聲怒吼,不過話還沒有說完,一只染滿鮮血的手輕輕拉住了鳴人。
  “吉郎先生!”
  鳴人感受到木之下吉郎的動作,連忙開口道。
  木之下吉郎虛弱的跪在地上,艱難的抬起頭,看向鳴人,語氣斷斷續續的開口道:
  “你不……是他……他們的對手,對不起……一開始騙了你鳴人,只……只是,到死都沒有見到妻……妻子和兒子。”
  說到這里,木之下吉郎緩緩的抬起手,輕輕的摸了摸鳴人的腦袋,手上的鮮血似乎將鳴人金色的頭發,染成了一片血紅之色。
  右斗大人,我的任務完成了,現在已經沒有破綻了吧?
  下一刻,木之下吉郎緩緩地閉上眼睛,整個人直接倒在鳴人的懷中,生息全無!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