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不是穿越是逃生章節目錄 > 第一百三十六章:怨毒之刺

第一百三十六章:怨毒之刺


  狐妖的尾巴如同鋼鐵一般,皆是經歷過靈氣淬煉的,六條尾巴如臂使指,攻擊向尺武楚的全身。
  古語云雙拳難敵四手,如今尺武楚是雙拳難擋六尾。
  六條尾巴速度奇快,白色的絨毛此刻因為灌注了靈力的原因此刻如同銀針一般,若是尋常人被抽上一下,便是兩條命也不夠死的。
  尺武楚撐起罡氣護體,拳意充沛,出拳捶在如同鋼鞭一樣的尾巴上,拳意與靈力碰撞是,靈力震蕩,散發出諸多的靈力波紋。
  二者纏斗之際,位于小鎮地面下,一位體型圓潤的胖子悄悄的把頭伸出地面,抬頭看向那只狐貍,趕緊拿起手中的紙筆記下。
  “六尾妖狐,元嬰境。”
  “王夫子說的果然沒錯,妖族注意到他了。”
  小胖子在地下抬頭看著上面的戰斗,按照夫子的指示,自己只需要保住他的性命即可,最終擊殺妖族的功勞也都歸他,自己再把內容記錄下來,大力吹捧。
  正當胖子準備換個姿勢的時候,頭頂上一條雪白尾巴從天而降氣勢洶洶的朝著自己抽了過來。
  他迅速下沉,身體在泥土中躲避。
  雪白的狐尾將地面抽出一條深長的溝壑,尾巴上的絨毛根根樹立,往回收攏時,地面上的碎石都化為了塵土。
  “好惡毒的狐貍,抽到就是死啊。”
  胖子心有余悸的看向地面的溝壑,堅硬的鵝卵石都被尾巴的絨毛給切割成了碎片。
  而此刻的尺武楚一邊躲避那六條尾巴的抽擊,身體還不斷欺身向前,想要貼近狐貍的身體。
  狐貍也不可能再給他機會近身,開始時候的大意不可能再發生第二次了,尺武楚更不可能會有機會破開它的護體靈力。
  無法近身,尺武楚就要被這六條尾巴不斷擊退,尾巴每一次的抽落都會在地面上留下很長一條溝壑。
  僅僅是幾個呼吸之間,平攤的地面就已經被它的六條尾巴抽擊出了十幾條深長溝壑了。
  堪堪躲過一次白色尾巴的抽擊,第二條尾巴已經橫掃了過來,第三條尾巴緊接著便抽了過來。
  六條尾巴連連不斷,讓尺武楚有些措手不及,他只能撐開罡氣護住身體,應付六條尾巴已經很難了,這六條尾巴的主人還是元嬰境,這讓他更是難以抵擋。
  根根絨毛如同鋒利銀針,若是刺破罡氣扎入身體中,那必然是能帶下來一大塊血肉。
  狐妖嗤笑著看向毫無還手之力的尺武楚,修行者之路,一步慢,步步慢;與人對敵,這慢的一步,境界之差,那便是生死之分。
  即便是兩道兼修也一樣,修行不是算術,一加一不等于二,兩個境界疊加起來依然還是兩個境界。
  慢慢的,六條尾巴中伸出來了一條漆黑尖銳的黑刺,黑刺隱藏在雪白的絨毛之下,悄悄的沿著六尾蔓延前進。
  怨毒之刺。
  暗紅色的毒刺被雪白絨毛覆蓋,趁著尺武楚在與其他尾巴糾纏的時候,狐貍綠油油的目光盯住了他的眼睛,那根暗紅色的毒刺中夾雜著無數人的怨念悄悄蔓延到了尺武楚的身后。
  “看著我的眼睛。”
  狐貍的眼瞳中散發出綠油油的光芒,一圈圈的圓暈蕩漾開,鎖定向尺武楚的目光,為了保證怨毒之刺能夠一擊必中,它需要以魅惑再次將尺武楚定住。
  二者目光接觸的瞬間,尺武楚的眼前立刻黑暗了下來。
  狐妖冷笑,狐族的魅惑之術從來不會失手,任何男人都無法抵擋這一招,許多自認為心志堅定的修行者都在魅惑中沉淪不醒。
  她身后的毒刺豎起,鋒利尖銳,一擊能夠直接貫穿尺武楚的身體心臟。
  地面下的胖子拿起筆立刻記下了狐妖的那根怨毒之刺,寫完后他看向尺武楚,如果他醒不過來,就該自己出手了。
  又是那個黑暗的地帶,伸手不見五指,仿佛失明了一般。
  “該死,又是那個狐妖的魅惑之術。”他意識到這個防不勝防的魅惑之術便是來自狐貍的眼睛,只要她釋放,自己就會不自覺的被牽引過去看向她的眼睛,然后中招。
  浩然心經運轉,浩然之氣對于這樣的妖邪之術有著天生的克制,只要自己運轉,魅惑之術便會破除。
  當浩然心經運轉起來,浩然之氣流通身體時,尺武楚的腦海里倏地傳來一陣夫子誦念文章的讀書聲。
  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張課桌,自己是一位坐在學思堂中搖頭晃腦的學生,此刻正在課堂上走神。
  一位身著儒衫,手握戒尺的刻板夫子出現在他的眼睛里,當那位夫子走過自己的課桌前,手中戒尺猛的抽在了他的桌面上。
  “專心。”
  尺武楚身體猛的一個激靈,識海頓時清明一片。
  目光恢復的瞬間,他的后脊背汗毛孔站立起來,身后涼風襲來。
  罡氣的撐起與身體的閃避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進行的。
  暗紅色的毒刺在這一瞬間刺入他的身體,尺武楚也在同時身體避開。
  毒刺沒有刺破他的心臟,在他肩膀上留下一條漆黑的血洞,直接貫穿了他的肩膀,血花飛濺。
  疼!
  尺武楚的腦海里只有這一個感覺,疼,鉆心的疼,肩膀上的酥麻立刻傳遍了身體的痛覺神經。
  “哦?這樣都能躲開。”下方的黑衣胖子都蓄勢待發了,沒想到關鍵時候尺武楚居然醒了過來,而且及時的避開了這致命一擊。
  “不愧是夫子都贊不絕口的天才。”
  狐貍的毒刺穿透尺武楚的肩膀,正當它要往后拔出的時候,尺武楚咬著牙抓住毒刺的末端。
  一股極度憤怒的情緒從毒刺中涌入他的心中,很是莫名其妙,尺武楚不知為何,感覺自己胸中有一股氣要爆發出來,但是自己為什么要這么生氣自己也不清楚。
  難道僅僅是因為自己受傷了?
  這的確值得生氣,但是遠遠不夠如此憤怒,這股憤怒幾乎要吞沒自己的理智了,并且快要將理智壓倒。
  邪惡,憤怒,暴躁,怨恨……
  怨毒之刺是所有負面情緒凝聚而成,狐貍吞噬了那么多人,將他們的恐懼吃掉,煉制出這條毒刺,任何人被毒刺刺穿,都將會被怨恨吞沒。
  憤怒,憤怒到想要摧毀眼前的一切,仇恨一切還活著的人,想要一拳將所有人捶殺。
  尺武楚捏緊拳頭,體內真氣灌注滿手臂,他看向眼前的妖狐,目光中只有殺氣。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