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伴守章節目錄 > 同是淪落人

同是淪落人


  晚上晚修結束后,韓濤的舍友也回到了寢室,這是一所大學,卻仍然保留了高中上晚修的傳統,回寢室成為一種奢侈。
  “老韓!你怎么一天都不去上課啊?躲在寢室干嘛呢?”陳曦一開宿舍門喊道,這個來自河南洛陽的小正太,一直是寢室的開心果,與其說“開心果”,不如說成開刷的對象。
  韓濤沒有理睬他,繼續躺在床上,安靜得可怕,卻也讓別人一看就知道,這家伙估計又心情不好了,他總是這樣,開心和難過都那么容易被別人發現,總是把自己的狀態寫在臉上,不懂得隱藏。
  “喂……怎么了?”陳曦走過去一看,他枕頭都濕了,看來哭很久了,“哎呀好啦,沒啥事,有啥事過不去,今晚陪你喝酒。”陳曦繼續對著韓濤說道,但韓濤還是一動不動,沒有搭理他,眼睛呆呆看著天花板。陳曦也不知道該怎么辦,顯得不知所措。
  “行吧,那你自己安靜一會吧,夏木和孤狗待會也回來了。”陳曦口中的夏木和孤狗是他們的舍友,還有麥煜和肖昊,這個時候應該在網吧打著游戲。說完之后陳曦也就出去抽了個煙。
  現在的韓濤,是這個世界上最傷心的人了,戴著耳機,一遍又一遍的單曲循環,像是丟了靈魂的尸體,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天花板發呆。再沉思一會,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朋友圈,江雅她會發朋友圈嗎?她現在怎么樣?她現在在干嘛?這些問題韓濤似乎已經無權知道了。
  ‘歷時2年7個月19天7小時10分
  沒有善始善終,沒有從校服走到婚紗,等待過也期盼過。千山萬水藏于心,你藏山水里,世界多地見證我們相愛過,你我之間不談虧欠,離別那天日常親吻相擁下線,傷心繪成曲線,首尾相接這個句號滿是欺騙。’韓濤看到了歐陽豪豪的朋友圈,不禁苦笑了一下,他也分手了,同是天涯淪落人,歐陽豪豪是韓濤的同班同學,一樣是廣東人過來山東這邊學醫,也許這也算是緣分,同一天失戀還可以互相安慰一下。
  “唉!”韓濤深深嘆了一口氣,有點吃力爬下床,一整天沒有吃東西了,看起來的確憔悴了不少,穿好衣服隨便扒拉一下亂糟糟的頭發,走到隔壁寢室去找歐陽豪豪。
  “哎哎哎,老韓你沒事了吧?”陳曦在樓道跟女朋友打著電話,看到韓濤出來就趕緊上去問一下,這小子每天都和女朋友打電話,雖然是異地戀,也羨慕死旁人。
  “沒事。我待會出去一會。”韓濤拍了陳曦的肩膀,走進歐陽豪豪的寢室。
  果然失戀的人都是一樣的狀態,死魚一般,眼睛無神,都泛著淚光,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能都是遇到自己喜歡的,又失去了,這種滋味的確很不好。
  “我也分手了,她提的。”韓濤拿起桌子上的酒,喝了一口。
  “出去喝一個咯,我在門口等你。”韓濤說完放下啤酒,走了出去,歐陽豪豪似乎也沒有要去的意思,但對于同病相憐朋友的邀請,與其一個人在寢室喝得孤單,還不如跟老韓出去喝一個。
  韓濤知道歐陽肯定會去的,這兩個人平時也是不碰酒碰煙,可很奇怪的是,人總是在低谷的時候,想尋找這些東西麻痹自己,看著外面陳曦和遠在西安的小對象有說有笑,韓濤也深深感受到了,江雅其實真的沒有感受到自己給他的安全感和關心。
  “沒什么大不了的,明白你的感受,今晚少喝點。”陳曦看到韓濤出來了,示意他對象等一下。
  “嗯嗯,我沒啥事。”說著嘴角上揚微笑,真的裝的不像,平時戲精本精的韓濤演技派,但到真正心情不好,好像所有的表情都會出賣他的內心。陳曦拿了個煙給他,不想韓濤真的不會抽煙,被煙嗆到咳嗽,看起來還是很狼狽。。
  “走咯。”等了一會歐陽豪豪還是出來了,搭著韓濤肩膀,兩個人相視一笑,不過都是苦笑,都是在嘲諷自己,嘲笑自己無能為力,丟掉了自己最重要的她……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