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妖尾之惡魔創造章節目錄 > 第六十九章 施虐

第六十九章 施虐


  “我說塞巴斯蒂安,既然梅蘇洛格先生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無辜的,那你便給他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如何?用惡魔的方式。“
  說話間,莫西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如果說,之前的他只是單純的因為原作劇情而討厭這個人,那么對方剛剛的所作所為,便無疑已經觸碰到了他的逆鱗和底線。
  聽到莫西的囑咐,塞巴斯蒂安半瞇著眼,從懷中掏出一把用作餐具的牛排刀。
  “既然少爺您這么說,就算我做出一些過激的舉動也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銀質的小刀在梅蘇洛格的臉上,脖頸輕輕的劃動著,嚇得對方動也不敢動一下。只能用巍顫顫的聲音低聲道:“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要亂來,我可是鄰國的將軍,你這樣動用私刑,會使兩國交惡的。”
  “哦?”塞巴斯蒂安不以為意勾起嘴角,嘴唇貼近梅蘇洛格的耳邊輕聲道:“將軍還請放心,您畢竟是艾琳殿下的貴客,我不會殺了你的,不過為了證明將軍您的清白,還請將您的十指貢獻出來如何?”
  刀具從梅蘇洛格的脖頸漸漸下滑,最后落在對方右手的小拇指上。
  當手指觸碰到冰涼器具的那一刻,梅蘇洛格瞳孔緊鎖,突然間扯著嗓子大聲呼喚:“艾琳,艾琳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求你了,快,快阻止這個瘋子。”
  面對梅蘇洛格那張慘白的臉,艾琳內心雖不忍,卻還是默許似的將頭扭到另一側。
  即便她心地善良,卻也有著無法容忍的事情,哪怕她還不能確定梅蘇洛格的所作所為是真是假,但之前的種種跡象卻表明,這件事十有八九和對方相關。
  “別叫了,艾琳殿下這一次是不會站在你這邊的,并且將軍你也不用這么害怕,不過是十根手指罷了,和您的性命比起來,根本就無關緊要。”
  說著,塞巴斯蒂安抬起手,狠狠地向下揮下!
  “等,等一下,我說,我說!”
  刀鋒此時已經切進了梅蘇洛格的皮肉,但在面對血肉下的指骨時,塞巴斯蒂安卻仿佛早有預料般,及時收手。
  “看來將軍大人比我想象的還要沒有骨氣呢!”塞巴斯蒂安譏笑著對方的軟弱:“所以,將軍大人您要說什么呢?”
  說話間,塞巴斯蒂安又將手上的刀具深入了幾分。
  “是,是我做的,一切都像你剛剛說的,都是我做的。”
  隨后梅蘇洛格戰戰兢兢在眾人的注視下,將自己的計劃全盤托出。
  說完后,梅蘇洛格祈盼的看向艾琳,一臉殷切:“艾琳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害你的意思,我這么做,都是因為我太愛你了,出于無奈才會做出這種事情,你原諒......”
  不等梅蘇洛格說完,便被莫西無情的打斷:“愛?你這還真是不要臉的回答呢!”
  半蹲在梅蘇洛格面前,莫西神色冷漠:“讓我告訴你好了,你那根本就不是愛,你不過是在饞艾琳姐的身子,你那是下賤!”
  見莫西從塞巴斯蒂安那里接過牛排刀,梅蘇洛格內心雖憤怒對方剛剛對他的辱罵,卻也不由松了一口氣,在他看來莫西雖然看自己不順眼,但比起那個沒有感情的黑衣執事,對方或許更容易說話。
  然而正當他想要再次辯解時,莫西卻冷冷的勾起唇角,手上帶有鋸齒的刀鋒在梅蘇洛格的手上像鋸木一般來回拉鋸著。
  每拉鋸一次,都會讓梅蘇洛格發出刺耳的哀鳴。
  “真是難聽的叫聲呢!雅兒貝德,可以讓他閉嘴嗎?”
  “謹遵您的吩咐,莫西大人!”
  隨著話音落下,梅蘇洛格的嘴唇不知為何,好似被縫合在一起似得,絲毫沒辦法張開。
  被封住嘴的梅蘇洛格聲淚俱下的嗚咽著,鉆心般的痛處讓他想要向艾琳求救,但面對艾琳那復雜中帶著絲絲憤怒的目光,梅蘇洛格的心底漸漸沉了下去。
  如果說,在他承認之前,還留有余地的話,現在的他便已經沒了退路。
  面對著仿若惡魔一般的莫西,除了忍受,已沒有第二條路供他選擇。
  可忍受這一詞說得簡單,想要去做卻是難上加難。
  都說十指連心,斷指之痛猶如挖心,他現在所承受的便是挖心鉆骨一樣的疼痛。
  “已經習慣了嗎?”
  指骨被切斷大半,但對方的反應越來越小,不由讓莫西感到無趣,緊接著,手指微一用力,原本還連在一起的指骨徹底被他切斷。
  而這本應痛徹心扉的創傷,卻讓梅蘇洛格的臉上浮現出解脫的表情。
  “太無聊了!你這個樣子我可是不會滿足呢!”
  早已被怒火激起的施虐心讓莫西的神色越發冷漠,此刻的他,仿佛真的化身成無情的惡魔,亦或是兇殘的暴君。
  看了眼身旁欲言又止的艾琳,莫西清楚,對方一定是出于同情而感到于心不忍。
  因此他沒有讓對方繼續留在這里,而是吩咐一旁的希露迪,將艾琳帶到別處。
  看著眼前讓她感到十分陌生的莫西,艾琳抿著唇,輕聲道:“小莫西,梅蘇洛格將軍到底是鄰國的將軍,并且我現在也沒什么事,不要殺了他好嗎?”
  面對艾琳的請求,莫西點了點頭,隨即再次看向梅蘇洛格。
  “梅蘇洛格將軍,老實說,我玩的也差不多夠了,但是有一點我至今都抱有疑問,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我呢?”
  說著,莫西讓雅兒貝德解開了對方嘴上的禁錮。
  “你剛剛說,你還有同伙,計劃也是那個人給你提出的,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對方是誰?”
  “不……不知道……”
  梅蘇洛格急忙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
  因為是對方主動找上他的,因此關于對方的身份,他并不是十分了解。
  “不知道?”
  并沒有滿意的莫西從地上拾起那根斷掉的手指,懟在對方嘴邊:“你是不知道還是不想說呢?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若是還不肯說,這根看上去還算新鮮的手指頭,就要讓你自己吃下去了呢!
  唔……那句話怎么說來著!?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嗎?”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