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遮天之大帝饒命章節目錄 > 0038 我要報仇

0038 我要報仇


  聽著徐元的威脅之語,古小凡嘴角露出一抹冷漠的笑意。
  徐元和其他二世祖一樣,碰到硬茬,便只會搬出身份來震懾。
  可惜的是他那個號稱有大帝之姿的哥哥,還嚇不住古小凡。
  “放心,看在同是十三大寇后人的份上,我是不會碰你一下的。”
  古小凡瞇著眼睛,語氣平緩,看起來不愿意和徐元徹底撕破臉皮。
  見狀,徐元暗中松了一口氣,看來古小凡骨子里是個慫貨,不敢太過得罪自己。
  他沉聲說道:“古小凡,你馬上放開我,今天的事情……我就當沒有發生過。”
  啪,啪,啪!
  古小凡抬起右手,二話不說,直接抽了徐元三個清脆的耳光。
  “我說過了不碰你一下,所以只能勉為其難的抽你三個嘴巴子。”
  “你……”徐元被抽的兩眼直冒金星,一時竟沒反應過來,整個人都懵了。
  陳德目瞪口呆,他跟隨徐元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徐元自報家門后,居然還有人敢對他動手。
  而李黑水和柳寇則是心中暗爽不已,他倆早就想抽徐元這個王八犢子了。
  “你……你敢打我?”徐元臉上血紅一片,氣得渾身發抖。
  啪,啪!
  “哼,那有什么不敢的?”古小凡又抽了徐元兩巴掌:
  “你不是叫囂著要讓你的奴才打我嗎?我不想挨打,所以還是打你好了。”
  “住手,快放開我家公子,”陳德斷喝一聲,搬出徐元的身份:
  “我家公子是第三大寇最喜愛的幼孫,你要是真傷著他,第三大寇是不會放過你的!”
  “是嗎?”古小凡瞥了陳德一眼,左右開弓,又抽了徐元兩巴掌。
  “我連搖光的太上長老都抽過,更別說一個沒有出息的二世祖了。”
  “古小凡,你……”被人當眾抽耳光,徐元丟盡了顏面。
  他怒火上涌,語無倫次:“我哥是徐恒,天賦異稟,將來一定會名震東荒,他絕對會殺了你……”
  啪!
  古小凡抬手直接給了徐元一巴掌,冷笑道:“你哥既然那么牛掰,那為啥還沒入我師父的法眼?”
  “這……”徐元身體一顫,終于明白自己的身份是壓不住古小凡的。
  他爺爺是第三大寇,而古小凡的師父是第一大寇。
  他哥哥天資異秉,可比圣子神體爭鋒,而古小凡是被第一大寇選中的人。
  別說是他,估計就算是他親哥哥來了,光靠身份,也無法壓制古小凡。
  想到這里,他立即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皮笑肉不笑:
  “小凡兄弟,剛才我在和你開玩笑呢,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單純的想要試出你的真實本領。”
  “嗯?”古小凡嗯了一聲,對于徐元的轉變感到有些突然。
  在他的印象中,那些飛揚跋扈的二世祖,都把面子看的極重。
  有的時候,寧肯被人打臉,也絕不向人低頭。
  “真的,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你看,咱們都是十三大寇的人,親如一家,我怎么可能會與你為敵呢!”
  那幾巴掌下來,徐元被徹底打醒了。
  如果真如古小凡所說,他連搖光圣地的太上長老都敢抽,如果再不知死活的挑釁他,那絕對會被一巴掌拍死。
  “是嗎?”古小凡瞇著眼睛,呵呵一笑,抬手又給了徐元一巴掌。
  “你……”徐元差一點兒爆發,但最終還是被他忍住了。
  古小凡嘿嘿笑著:“你別誤會,我也沒有任何敵意,就是單純的想試出你的臉皮有多厚而已。”
  說著他又抽了徐元幾巴掌:“不錯,不錯,還是很厚的,把我的手都震疼了。
  有一首詩怎么說的來?哦,我想起來了,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唯你獨厚于世!”
  徐元差點兒被氣的吐血,但還是心平氣和的說道:“小凡兄弟,咱們也算不打不相識,以后見面就是兄弟了。
  你最近不是被搖光圣地給懸賞了嘛?我可以找人幫你解決這件事情的!”
  他說的這番話,古小凡連個標點符號都不會相信。
  李黑水之前說過了,徐元小肚雞腸,最為記仇。
  而且他還從頭壞到腳,是那種有賊心也有賊膽的人。
  這種人最為可怕,一旦讓他逮到機會,什么滅絕人性的事情都能做出來。
  古小凡眼中閃過一抹殺意,想要斬草除根,反正已經結下梁子了,與其擔心暗箭難防,倒不如徹底撕下臉皮。
  就在他準備痛下殺手的時候,耳邊傳來李黑水的傳音。
  “你師父和老爺子正在謀劃一件大事,用的上徐天雄,不能因為咱們的意氣之爭,誤了他們的大事……”
  古小凡回頭看了李黑水一眼,點了點頭,然后猛然抬起右手。
  見狀,徐元臉色慘白,慌忙喊向李黑水:“李兄,我們可是世交,你快勸勸小凡兄弟,讓他懸崖勒馬啊……”
  李黑水雙手環抱胸前,一副吃瓜群眾的姿勢:“哎,你剛才不是說我們給臉不要臉,不讓我們插手這件事的嗎?”
  “我說過嗎?”徐元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矢口否認:
  “李兄,剛才都是在開玩笑,當不了真的,咱們都是大寇之后,千萬不能互相殘殺,不然會被圣地那些偽君子看笑話的……”
  “咱們不能讓圣地那幫道貌岸然的老東西看笑話,這句話很對。”
  李黑水唱起了雙簧,開始勸說古小凡,讓他大人有大量。
  古小凡的手最終沒有落下來,而是撓了撓自己的頭發。
  就在所有人以為事情會到此為止的時候,古小凡一個回旋踢,直接把徐元踢飛了出去。
  徐元吐了一口鮮血,在心里將古小凡十八代祖宗都問候了一遍。
  但懾于古小凡太過生猛,不能硬拼,只能夾著尾巴灰溜溜的離開了安樂坊。
  “可惡,這該死的古小凡,我一定要親手活剝了他……”
  回到住處,徐元歇斯底里的咆哮著,幾乎砸爛了屋里的一切。。
  不過,徐恒遠在東荒南域,短時間內是不會來南云城,沒法教訓古小凡。
  “可惡,我一定要讓爺爺派一名化龍秘境的高手,不報此仇,我徐元誓不為人……”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