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兔妖大人請饒命章節目錄 > 第38章:天助我也

第38章:天助我也


  黃紙加持的靈魂能量迅速退去,林梟也從神念境跌落神識境,這種靈魂力的驟然反差,非常刺激靈魂,故而強烈的眩暈沖擊感官,再加上藥力沖刷帶來的傷勢,林梟再也堅持不住,兩眼一翻,昏死過去。
  說也奇怪,他身后形成的軀體突然縮小,新長出的骨頭縮回脊骨中,經絡也是如此,妖力所化血肉則憑空消失。
  這便是《三頭六臂魔功》的玄妙,一旦練成,功法催動時,骨頭、經絡從脊骨中延伸出來,妖力化為血肉。骨頭和經絡一旦練成,永久存在。只不過每次施展需要大量妖力罷了。
  林梟昏死過后沒多久。
  悟飯第一個蘇醒過來,他服用萬族神血丹后,補充了源血虧空,并且血脈激發,竟然直接邁入筑基境初期,并且雙眼異變,變成了赤眼金瞳。他怒吼一聲,澎湃血脈直接沖破腋下玄關,身體脊骨陡然分裂出新骨,然后是經絡纏繞,妖力凝聚出身軀。他眉心飛出一朵心猿慧光融入新顱,剎那間,兩頭四臂身練成!
  雙顱表情一模一樣,四臂也能隨意操控。
  只是和林梟所練成的不同,悟飯的兩頭四臂身只有一雙腿,一個身軀,只是單純的長出雙臂和頭顱,而且頭顱在肩膀上,共用一個本體。而不像林梟那樣延伸出雙腿,甚至連胸骨、身軀都長出來了,完全變成了連體人。
  并且,隨著悟飯心念一動,面向后方的頭顱轉過來,后背的雙臂轉移到腋下。
  這才是真正的《三頭六臂魔功》!
  單打獨斗時,肩上三顆頭顱,肩上一雙手,腋下兩雙手,強敵難敵四手,更何況是六手。群戰時,肩上三個頭顱分立三方,雙臂也是如此,可戰四面八方。
  所以,林梟是胡亂改,練岔方向,搞成了連體人。以至于最后一步斬出慧光融入新顱時,他傻眼了。
  所謂的慧光,其實就是修士邁入修煉之境時,在上丹田凝練的靈魂之火。
  斬出慧光,就是斬出靈魂分體,從而達到控制頭顱,同為一體的境界。
  悟飯的三頭六臂只用一個本體,斬出的靈魂分體只是控制這個頭顱,讓它和主靈魂連接,意念同步,只需要一點點就可以,所以很簡單。但林梟搞出了兩個身體,負荷較重,所以斬出的靈魂分體較大,才能達到和主靈魂連接意念同步的境界。
  而僅憑神識境的靈魂力,還做不到。
  第二個醒來的是落清揚,她的血脈虧空也補充回來,并且身體中也得到好處。
  緊接著是趙嚶嚶和朱剛,兩妖的修為都精進到靈慧境高期。
  他們在萬妖神血丹練成之后,便昏迷過去,自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看到祁山神的尸體躺在不遠處,林梟也趴在地上。
  他們連忙沖過去,抱起林梟。
  “兔爺,兔爺!”悟飯眼淚嘩啦啦。
  趙嚶嚶檢查了他的身體,松了一口氣,道:“沒事沒事,死不了。雖然身體受傷嚴重,但似乎有一股澎湃能量在修復。”
  幾人這才放下心。
  朱剛掃視四周,問道:“萬妖神血丹呢?被祁山神吃了嗎?他怎么死的?”
  落清揚道:“萬妖神血丹應該被我們和林梟吃了,不然,我們的血脈虧空是如何補齊的,而且還能精進?林梟體內的能量應該也是萬妖神血丹。至于祁山神是如何死的,看來只能等他醒來才知道。”
  “那如何弄醒他?”悟飯問道。
  落清揚和趙嚶嚶對視一眼,給出了方案:“等!”
  三日后。
  林梟悠悠地從昏迷中醒來。
  從石床上坐起來,就看到悟飯、趙嚶嚶幾個在烤肉,聊著天,好不快樂。
  自己累死累活,弄死祁山神,還給他們喂了萬妖神血丹,這群白眼狼就是這樣照顧自己的。索性他繼續睡下,查看自己的身體情況。
  這一看,頓時喜上眉梢。
  他的修為竟然直接邁入靈慧境高期,十一條經脈全部填滿妖力,而且不再是源脈,全部變成了晶脈!妖力凝結成晶體顆粒,堆滿了經脈。
  稍微一運轉,渾身充斥洶涌力量,如今的他雖然還是靈慧境,但比一般的氣脈或者霧脈的筑基境還要強。
  同時,他內視自己的血液,他發現原本紅色的血液中帶著幾縷金色血液,數量極少,估計是萬妖神血丹提升了他的血脈層次。
  “對了,三頭六臂魔功!”林梟皺著眉頭,煩勞著如何斬出慧光融入新顱,自己亂改功法搞亂了修煉,最后一步難度增加太多。最起碼也要到神念境,才能斬出靈魂分體。
  “還能活著,就會有辦法。”林梟轉念一想,立即將煩惱拋諸腦后。
  攤開手掌,只見自己昏迷中還握著祁山神的儲物戒,竟然都沒有松手。自己果然是勤儉節約的好男人。
  他立即將神識探入儲物戒中,看看祁山神收藏著什么寶貝。
  祁山神并沒有太想象的富裕,想來所有寶貝都用來煉制萬妖神血丹了,所以偌大的儲物戒中空蕩蕩,只有少數幾件物品。
  首當其沖的是三個玉片。
  眾所周知,黃品功法記錄在紙上,還屬于招式。玄品功法可記錄在紙上,也可記錄在玉片之中,已經屬于術。至于再往上的地品法術,完全寄托在玉片上。
  林梟現在修煉的還是黃品功法,隨著妖力的越加雄厚,單純招式已經發揮不出威力,必須修煉法術。一路西來也搶了一些玄品功法,但都因為不太適合,都未修煉。祁山神的收藏功法,不知如何。
  他立即查看玉片,玉片內容讓他格外興奮,以至于從床上直接彈坐起來。
  “我靠!天助我也!”
  林梟興奮地紅了眼睛。
  “呀!兔爺醒了!”
  悟飯看到了醒來的林梟,驚喜不已,連忙跑過去。
  “兔爺,兔爺,你感覺怎么樣?”悟飯問道。
  林梟揮揮手,此時心思完全不在對話上。
  趙嚶嚶、落清揚走來,看著一臉便秘笑容的林梟,趙嚶嚶眼珠子一轉,說道:“看來沒事,只是笑的這么陰險,肯定得了什么好處。”
  林梟一激靈,立即收住笑容,揮揮手,道:“我能得什么好處?無非就是萬妖神血丹的奇效讓我高興。你們也被我喂了神血丹,效果如何你們也是知道的。”。
  “是嗎?”趙嚶嚶哼哼一笑:“那我為何沒找到祁山神的儲物戒?”
  “我不知道啊!”林梟睜大眼睛,一臉不知情的表情。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