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無敵從喚神開始章節目錄 > 第二十四章 暗潮涌動

第二十四章 暗潮涌動


  江神山,落水崖。
  一片茂密的叢林深處,大山高聳,瀑布飛騰,平日里罕無人跡的地方,今日卻是人滿為患。
  說來這江神山的本名并非這個,而是叫天河山,因那山間小瀑布而聞名。
  十數年前,神武軍統帥江風,在此處鎮壓了第一只毀滅天妖等級的妖獸,貴省人民為慶賀此事,故而將天河山喚作為江神山,時間一長,人們也逐漸淡忘了本來的名字。
  天地異像正是從落水崖的位置發出的,當杜衛國和時天羽趕到密林外時,入口位置已經被神武軍守住。
  “入口被堵住了。”時天羽望著入口處的神武軍戰士,眉頭微皺,這還如何進去?
  “那你說在我們之前來的人,他們是怎么進去的?”杜衛國撇了時天羽一眼,反問道。
  正所謂一語驚醒夢中人,時天羽心里擔憂著自己未來姐夫哥的安危,腦子也變得沒那么靈光,經杜衛國一點,馬上反應過來。
  看了看密林兩側,果不其然,只有在大路入口位置才有神武軍的位置,往兩邊拉開數十米之外,左右兩側,可不見有人把守。
  畢竟神武軍戰士可不是來此做看守的,將入口把守住就行了,如果你想進去送死,難道還要派人攔著你不成?
  “走,我們從那邊繞進去。”時天羽指了指左邊百米外的地方,那里有著一個拐口,算是神武軍守衛的視角盲區,從那進自然不會被發現。
  兩人從暗處繞出百米,去到了神武軍視角盲區后才走出,跟著進了密林,朝落水崖趕去。
  林間小路自是不好走,兩人在林中化作了開路使者,手中落獸刀也變成了開路工具,硬生生從荊棘滿布的密林開出一條路來。
  走了約莫二十來分鐘,可就是沒聽到一點兒動靜,杜衛國在后面輕喊了一聲:“天羽,你確定好方向了嗎?”
  時天羽右手繼續用落獸刀開著路,左手抬起揮了揮:“放心好了,我可是移動的免費導航,有我在還能走錯?”
  突然,一聲‘轟隆’巨響在距離他們左前方的位置傳來,聽這響動,起碼還在一兩公里之外。
  “這就是你說的移動導航?”杜衛國沒好氣的質問了一聲,要不是這一聲響,他們繼續走下去,指不定要偏多少。
  “那啥,大致方向不也沒錯嗎,前方和左前方,也只是差了一個字。”時天羽回過頭來訕訕而笑,剛裝完就被打臉,自然有些難受。
  兩人趕忙改變了方向,腳步也加快了些許,既然那邊響起了動靜,說不準已經打起來,這要是去晚了,沒準只能當收尸隊。
  隨著和落水崖的距離不斷拉進,打斗聲也是越發清晰,就在快接近落水崖五百米左右的距離時,走在后方的杜衛國突然快步上前,一把按住時天羽的肩膀,兩人蹲了下去,躲藏在了密林之中。
  “怎么了衛國?”突然被按下,時天羽有些疑惑,這看來也沒危險啊。
  “你看那,還有那……”杜衛國連著指向了好幾處,竟都有著人影躲在暗中,若不是細看確實不容易發現。
  時天羽暗嘆一聲好險,這個時候雖說大家都是為了對付火爆猿而來,可在利益面前,是敵是友就很難說了,一旦被發現,隨時有可能把自己置身于危險之中。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在落水崖和火爆猿對戰的應該是戰狼軍,據說這是神武軍最強的一支尖刀小隊,小隊長陸戰風更是達到了地煞附魔九重的實力。”說話間,杜衛國眼睛又朝著在他們前方隱藏的人群看了看:“這些多半就是各大傭兵團的人,躲在暗處想分一杯羹。”
  “一群王八蛋,眼看著神武軍的尖刀小隊在戰斗,他們卻躲在暗中看戲,只想坐收漁人之利。”時天羽不由怒罵了一聲,畢竟他們是天武學院的學員,畢業后也將加入神武軍,自然將自己和神武軍擺在了一個位置上。
  ‘嗚~’
  一聲憤怒的猿鳴響,刺耳聲讓杜衛國和時天羽不禁捂耳皺眉。
  數秒后,猿鳴聲落下,杜衛國面色一緊:“不好,這應該是火爆猿在呼叫附近妖獸趕來支援的求救聲。”
  九級妖獸突破到毀滅天妖等級,完全是一個質的變化,不僅擁有了靈智和一些特殊的攻擊手段,而且還會擁有號令百獸的能力。
  而九級以下的妖獸,對毀滅天妖的命令近乎可以說會毫無保留的去執行。
  戰狼軍面對一只剛突破的毀滅天妖,或許還能勉強壓制,但如果再有妖獸潮趕來,說不準還會面臨滅隊的危機。
  “如果傭兵團的這些家伙肯參戰,戰狼軍就能騰出手來專心對付火爆猿了。”杜衛國咬牙說道。
  “就他們這些家伙能指望上?”時天羽發出了不屑的聲音:“曾經也都是神武軍的戰士,現在卻只為個人的私利,簡直是神武軍的恥辱。”
  不想杜衛國突然一笑:“他們不愿意幫忙,我們可以強行讓他們幫忙啊。”
  時天羽正費解之際,杜衛國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盒子,見到這東西,時天羽一笑:“還是你小子鬼主意多,我怎么就沒想到。”
  默契這種東西很微妙,培養不易,一旦培養出來,做起事來事半功倍。
  在杜衛國拿出小盒子后,兩人當即分頭行動,開始朝前摸去,潛入了各大傭兵團內。
  杜衛國往著右前方的人群混了進去,這邊剛一進去,站在最后的一名麻子臉男子立馬發現了他:“你誰啊,怎么沒見過你,跑錯地了吧?”
  杜衛國立馬板起臉來,壓低聲音道:“上面讓我來監督你們,可別把事情辦砸了。”。
  “你是?”杜衛國的話可把麻子臉嚇了一跳,還當是某個高層的兒子過來了。
  “該你問的問,不該你的問少開口。”杜衛國毫不留情的訓斥了起來,這可把麻子臉給鎮住了,看了看杜衛國,就在自個兒心里想了起來,真要是某個高層的孩子,自己是不是得巴結一下?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