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我有無數仙家手段章節目錄 > 第40章 猜猜我是誰

第40章 猜猜我是誰


  王虎這一跪,就知道自己今晚栽了,這次幫蔣家父子做事栽了。
  眼前這人,不是他能對付得了的。他敢萬分確定,這個傅千里根本沒有出拳,沒有擊中他。
  王虎沒有起來,他不敢起來。他怕萬一惹怒傅千里,傅千里會要他的命。
  傅千里繞過王虎,走到王虎的老板椅上坐下。
  “王虎,你自己說說,對我動了幾次手?”
  王虎很光棍,知道一次和兩次沒什么區別。想了想回答道:“五次。”
  “哪五次?”
  “在帝豪一次,你離開帝豪后在街上一次,第三次是鐵手三,第四次是鳳嶺下重型卡車,第五次就是你來之前。”
  “你還算老實,敢做敢當。我和你無冤無仇,誰讓你做的?”
  王虎是不會出賣蔣家父子的。他若出賣蔣家父子,就算傅千里不殺他,刀哥也會來殺他。他可不敢保證,傅千里能對付得了刀哥或蔣家父子。他決定自己扛下來,至少自己死,不會連累妻兒。若是出賣蔣家父子,以他對刀哥或蔣宗財的認識,肯定連累全家。
  “沒有人,就是我看你不順眼。”
  傅千里看著王虎的后腦勺,嘆氣道:“你不怕死?那個卡車司機,可是掉糞坑死的,你想不想試試?”
  王虎身體抖,不由一陣哆嗦。掉糞坑死,傅千里這家伙太狠毒了。
  他出來混,知道什么要堅持,咬牙道:“就是看你不順眼,我做的我認。”
  傅千里的手指在辦公桌上輪流敲擊。
  “我可以讓你痛不欲生,活著比死還難受。”
  王虎心道,我忍。我王虎出來混,有所為有所不為!他沒有說硬話,能不受刑最好不受刑。
  王虎沉默以對。
  “那就讓你嘗嘗萬蟻噬身的滋味。”傅千里捻訣念咒,打個法術到王虎身上。
  王虎頓覺皮膚下面麻麻的,似乎有東西在爬。想到傅千里說的“萬蟻噬身”,立即聯想到有螞蟻在皮膚下面爬。
  癢,很癢!
  這種癢,不是想笑的癢,是萬般難受的癢。他立即坐在地上,伸手去撓癢。可是皮膚越撓越癢,讓他恨不得抓破皮膚,把里面的螞蟻捉出來。
  “啊——”王虎難受地大喊,要將滿腔的難受發泄出來。可是這個辦公室采用了隔音效果,他的聲音根本傳不出去。
  “這是萬蟻噬身第一層,噬皮。接下來第二層,噬肉。”
  隨著傅千里說完,王虎就感覺到皮下的螞蟻開始往肉里鉆,噬咬他身上的肉。
  此時,真是又癢又痛,全身上下無處不癢,無處不痛。就連襠部也同樣如此,讓他擔心事后自己還能不能再行人事。
  “啊——”王虎用頭撞地,用手捶打自己的頭。他喊得咬破嘴唇,捶得拳頭出血,撞得額頭出血,但是那種萬蟻噬肉的痛癢,根本沒有減弱。
  “讓我死算了!”王虎大叫,他卻沒有勇氣自殺。
  “你還是不說?其實我知道是蔣家父子指使你的,對不對?蔣志杰還指使不了你這樣的人物,應該是蔣志杰的父親授意,你才幫蔣志杰,對不對?”
  王虎說話已經不利索,卻仍嘴硬道:“就是我看你不爽,所以要教訓你。”
  他不敢用怨恨地眼神的看傅千里。他恨傅千里嗎?恨!傅千里這么折磨他,他當然恨!
  但是他不敢表現出來,他除了恨,更多是怕。
  他知道武功練到高深之處,能夠通過點穴分筋錯骨做到這樣的酷刑。
  傅千里能夠做到這一點,一定是個高手,很高很高的高手。
  他不知傅千里用的是法術,以為傅千里趁他不備,從后面對他動了手腳。
  所以,王虎看向傅千里的目光,是害怕,是恐懼。但就算這樣,他仍然克制自己的恐怖,強硬地不說出是誰指使。
  傅千里猜出來是一回事,他承認又是另外一回事。只要他不承認,他就沒有對不起蔣家父子。
  “你很硬氣啊。萬蟻噬身還有第三重,噬心。噬心不只是咬你的心,還包括你的五臟六腑,你的所有內臟,好好享受。”
  王虎聽完傅千里的話,就感覺身體里的螞蟻開始往身體最里面鉆。這些螞蟻咬穿他的肉,鉆進他的胸腔腹腔,開始咬他的內臟。
  他怕了,真的怕了。他不知自己能不能撐得下去,他發抖著脫下自己的鞋,放進嘴里使勁咬。
  皮鞋的膠和皮,適合用來咬。鞋子的臭味,鞋子的臟他都顧不得。
  王虎咬著皮鞋,用力撞頭捶地,想用這種外力引起的疼痛抵消一點螞蟻咬內臟的痛癢。
  足足折磨了王虎一個小時,王虎硬是頂住了萬蟻噬身的法術。這讓傅千里都有點佩服王虎,前世他用這樣的法術折磨人,極少有人能夠抗下來。
  法術的效力已經過去,王虎咬著鞋子喘著氣。他全身大汗淋淋,身上到處是血。頭上各處撞傷,身上多處抓傷,眼睛流盡,口水鼻涕和血混在一起。
  傅千里走過去,用腳踢開王虎嘴里的鞋子。
  “說,是誰指使你?”
  王虎喘著氣,斷斷續續地說:“沒有人,就是我看你不爽。”聲音很弱,他實在沒力氣。
  “行,我想想換一種什么刑罰給你?”
  傅千里走回老板椅坐下,認真回想用什么方法。他可以用催眠問出結果,但其實這樣做沒什么意義,因為他早就猜是蔣家父子。
  就在此時,王虎的手機響起。傅千里拿起王虎手機一看,笑了。
  “王虎啊王虎,你不招,你的手機幫你招了。你看看,來電顯示打電話的人叫蔣少。哈哈,我來看看,是哪個蔣少。”
  傅千里接聽來電,并點開免提。
  “虎哥,聽說你的手下都去堵傅千里了,一百多號人呢,有結果了沒有,是不是把傅千里打成了肉醬?”
  傅千里對王虎笑了笑,說道:“虎爺不在,請問你是哪位?”
  “虎爺不在?我是蔣志杰,讓他快點給我電話。”
  王虎臉色大變,卻又無可奈何。他剛才叫得嗓子都啞,全身無力,沒有力氣阻止蔣志杰說話。
  傅千里笑道:“哈哈,蔣志杰,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
  “你是誰?”蔣志杰覺得傅千里聲音確實有點熟悉。主要是他只往王虎身邊的人想,往王虎那個圈子想,所以一時沒想出來。。
  “你這么恨我,居然聽不出來?”傅千里道。
  蔣志杰心里一驚,脫口而出:“你是傅千里!”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