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狐妖浮生修道塵世緣章節目錄 > 第十九章 公子相救

第十九章 公子相救


  死,究竟是什么感覺?
  吾以前根本不知道,但這次,卻是真的要死了。
  那兩個護衛弟子,拖著已經毫無反抗之力的吾,走到了桃花林里的溪流邊上。此處是一個流水積潭,雖不過半畝的方圓,但最深處也有一人來高。若想偽裝成溺亡,的確是一個合適的地點。
  “你自己尋死,怪不得我們。”
  “廢什么話,早點做完趕緊離開!”
  她二人一左一右抓住我的手腕,其中一個弟子抓住吾的頭發,把我狠狠往水里按!
  腦袋浸入水里的瞬間,一股好冷好冷的冰寒徹徹底底包裹住了我,夾雜水草和沙石的混水仿佛洗劫掠奪的兇惡盜寇,瘋狂撞擊著我的耳膜,灌入我的鼻腔。
  吾堅持著,一開始死閉著嘴,不讓水灌進來。但沒過幾久,卻是已經感覺口里沒氣了,終于,無法控制地張開嘴,而這一張開,混濁的水流馬上就灌了進來,沖進我的食道,再也沒有任何阻攔,順順暢暢地涌入我的胃里、肺里。
  難受,說不出的難受!一股全身上下毛孔都缺呼吸的難受!我無法形容這時候的感覺,腦海里一片空白,完全沒有能力去思考任何事。雙手胡亂揮動,卻只能做著徒然無功的掙扎。
  漸漸的,我的意識越來越遠,掙扎也越來越弱,全身上下似乎沒有剛才那般難受了,不,似乎是漸漸感覺不到疼痛了。
  死,吾要死了。
  就這樣,死了嗎。
  可是,為什么吾會很不甘心,很不甘心……
  “呼啦!”一聲響,我突然脫離了水。不,似乎是被一股大力給強行從水里拉了出來!
  離開水的瞬間,久違的新鮮空氣如救命的甘露,涌入我的鼻腔、嘴巴和腦袋上的每一個毛孔。刺激著我即將麻痹的神經,將我從死亡的深淵前硬生生拖拽了回來!
  吾平躺在地上,幾乎是竭盡全力,貪婪地張開嘴巴,大口大口地吸著氣。活著!活著!我還活著!!
  一股難以名狀的喜悅瞬間填滿了吾的心房,不知道如何去表達這份死里逃生的高興,吾只感覺到自己的嗚咽,臉上混雜著水痕、水草和沙石,但不知道,其中有沒有淚。
  不過,究竟,究竟是怎么回事?吾,是被人救了嗎?此時全身上下沒有絲毫氣力。吾只得四下扭頭,映入眼簾的,是那兩個已經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護衛弟子,而在旁邊,有一雙穿著白錦布靴的腳和一根翠玉柱杖,慢慢向我走了過來。
  是誰,究竟是誰……
  吾想仰頭看個真切,卻感覺此時意識再也支撐不住,頭一歪,竟暈了過去。
  黑暗中,不知過了多久,我吃力地睜開眼睛,一眼看見的,是晃動的地面,以及四只正在走路的白毛蹄子。
  怎么回事?吾在哪!此時涼風一吹,我不禁打了個寒顫,身子一抖,滿滿的寒意自上身的每一個毛孔侵入,刺激了我疲憊的神經,頓時,讓我清醒了過來。
  “你醒了?”身旁傳來一聲輕輕的話語,聲音很好聽,溫柔得仿佛春天小風。
  吾循聲看去,只見一個俊朗而熟悉的身影,正閉著雙眼,拄著翠玉竹杖一步一步走在我身后。是他,這人竟然是沈渙,沈惜泉!
  “沈公子,你怎么……”吾驚訝極了,正要大叫出來,卻見沈渙對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噓,我這坐騎白瓏鹿性格好靜,不喜歡人吵吵嚷嚷,你大叫出來若惹惱了它,可是會被甩下身去的。”
  吾扭頭一看,才發現自己原來趴在一條巨大的白毛梅花鹿的背上!這鹿皮毛似錦,身段修長高挑,頭頂的鹿角更是狀如樹冠,當真是雄壯好看極了!
  吾又扭頭看看沈渙,小聲著問:“沈,沈公子,是你救了吾?”
  沈渙沒有說話,只是輕輕點點頭。
  “謝謝,謝謝你。”
  “無妨。”
  “沈公子,你為何救吾?現在,又……又要帶吾去哪?”我不解地問。
  “第一個問題,我等會兒再回答你。至于第二個,你放心,我只是送你回碧游宮。”沈渙面色平靜,接著說。“不過在回去的路上,請你回答在下,之前為于游子亭偷聽我們的談話?而且,還帶著我師妹,卿曉竺。”
  吾一聽這話,不由目瞪口呆,吞吞吐吐地說:“你,你一早就知道了嗎?”
  “是在游子亭的時候,我便感覺到了,身旁有處地方藏著一股熟悉的靈氣波動。那股靈氣的主人就是我師妹,而在她身邊,有一股細微到幾乎可以忽略的妖力存在,我對它并不熟悉,不過現在來看,那股妖力就是你吧。”
  吾聽了不由暗自驚嘆:“這人真是強大,竟然能感知周身附近藏匿的靈氣妖力。不過,吾是知道自己非常弱小,但也不用這般打擊吾啊。”
  苦笑一聲,吾心知事情是瞞不了了,便將落鶩山和卿曉竺相遇,兩人一起力戰墨毒蝰王以及為何路過游子亭的事一五一十、痛痛快快地對沈渙說了。
  聽完后片刻,一向平靜的沈渙面色竟起了絲絲變化,他竟稱贊道:“了不起,當真是非常了不起!此般智勇,真叫人自愧不如!姑娘,你真厲害!”
  “這,這是在夸吾?”我愣了,傻傻一笑。“沒,沒什么。能活著回來,一半是運氣,還有一半是你師妹卿曉竺的功勞。”
  我說著,還手腳并用地從鹿背上支起身子。一個女孩子家趴在別人坐騎上還是有點尷尬,吾想翻身坐好。這白瓏鹿似乎很不情愿我在它背上鬧騰,但沈渙示意下,也就任由我去了。
  “既然姑娘如此坦誠,沈某也無可隱瞞了。”沈渙笑著說:“那時拒絕上官姑娘后,我并未真的離開,而是藏于暗處想,弄清我師妹打算干什么。豈料你們被上官姑娘發現,我怕你們陷入危難于是便暗中跟著保護,雖然我看不見,但那時姑娘你舍身保我師妹時說的話,卻被我句句聽得清楚,沈某十分感動,后來你深陷危險,我怎能袖手旁觀,于是找個時機打暈那兩名弟子,救了你出來。”。
  “原來是這樣。”我在鹿背上坐好,朝沈渙笑著道。“謝謝公子的救命之恩!”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